107.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大家纷纷好奇望过去。刚才一进门就瞧见了,家里多了个女孩子, 长相漂亮, 气质清纯,有几分像已去世的陈老太太, 但是比陈老太太年轻时更加惊艳。

    大家最开始看见徐妙时,还以为是陈老太太那边的亲戚,没顾上问。

    陈老爷子这么一开口, 陈老三顺理成章地问:“爸, 这谁家孩子?”

    陈老爷子往陈诺那边看一眼, 少年腼腆地舔了舔下嘴唇。

    陈老爷子笑道:“别管是谁家孩子,反正以后迟早是我们家的孩子。”

    爷孙俩对个眼神。陈诺脸上满是掩不住的笑意。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旁边窦燕及时站出来:“徐妙, 我认的干女儿, 喊她妙妙就好。”

    徐妙坐到陈老爷子身边,陈老爷子掏出准备好的大红包塞她手里,笑容慈祥,随即和其他人交待:“你们手也别空着, 晚上把红包都准备好。人小女孩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得周到点。”

    陈老爷子发话,大家自然记在心里。

    等晚上吃除夕饭,除在外执行任务的陈诺他爸, 其他人基本都到齐了。大家一看饭桌上陈诺对徐妙那个殷勤劲, 就什么都明白了。

    陈老三拉窦燕到一旁,“你们家可真会算计, 陈诺还没满十八岁呢,就张罗着给他找媳妇来蹭压岁钱了。”

    窦燕:“他自个算计的,我可没帮衬他。话说回来,就算是我给他找的,你也别想着赖账,大红包备好,没现金就直接给卡。”

    陈老三抽根烟:“嫂嫂,我不赖债,那你也别赖债,咱俩的事,是时候说清楚了。”

    窦燕瞪他一眼。

    陈老三笑:“反正离都离了这么久,我也挺想给陈诺当爸的。我要给他当爸,你认的那小女孩,我给她双倍红包。”

    正好陈诺走过来,就光听见后面那句话,当即笑着往前讨要红包:“叔叔,双倍红包拿来。”

    陈老三笑了笑,从钱包里掏出张卡,甩他手里,“密码是你妈生日。”

    陈诺好奇问:“为啥是我妈生日啊?”

    陈老三:“原本准备交给你妈的,怕你乱花。现在来了个小姑娘,那就给她好了。”

    陈诺咧嘴一笑,贪心地问:“这个给徐妙,那我的那份呢?”

    陈老三点点银-行卡,“都在里面,你和她一人一半不就行了吗?”

    陈诺嗤之以鼻:“小气。”

    他虽然嘴里说着小气,但心里很是窃喜。他叔叔一向出手大方,每年给压岁钱,他叔叔给的,是别人的五倍,比爷爷给的还要多。

    陈诺高高兴兴揣着卡,又往其他人那边逛一圈,手伸出来,用意很明显了。

    徐妙收了一堆红包。

    大人们开始凑牌局。徐妙坐谁身后,谁就赢牌,大家都争着让徐妙坐自己身边,最后的赢家窦燕得意地看了看身边嗑瓜子的徐妙,笑着和大家道:“这是我们家的人,你们抢什么呀。”

    大家一边打牌,一边开始话家常,话聊到徐妙身上。

    “嗓子还能治吗?”

    窦燕摸一张牌,喜滋滋:“不知道,医生说,有可能会自我痊愈。”

    聊着聊着,说到生孩子的事。

    “那你们家以后就只能陈诺来带孩子了。”

    陈诺正好走到面前,一张脸羞红,“姑姑,你乱说什么呢,我才多大,带什么孩子。”

    大家笑起来。

    陈诺拉起徐妙往外走,“我带你别处玩去。”

    窦燕喊:“嗳,别把我福星带走,我要输牌了,就拿你压岁钱抵啊!”

    陈诺跑得更快。

    等到了外面,他神秘兮兮地将自己刚收的压岁钱全塞给徐妙,揉揉鼻子,笑道:“给你。”

    徐妙含笑看着他。

    陈诺凑近,“知道这叫什么吗?”

    她摆出疑问的表情。

    陈诺:“这叫用钱砸。总裁文看过没,都用这招。”他一张俊脸笑得傻乎乎,“现在钱是少了点,等以后我挣更多钱,你就等着被我用钱砸死吧。”

    正好十二点,天空升起烟花秀,烟花在耳朵边炸开的瞬间,陈诺牵起徐妙的手,兴奋地对天空大喊:“陈诺超级超级喜欢徐妙!希望新的一年里,徐妙也会超级超级喜欢陈诺!”

    话刚喊完,对面楼上开了窗,窦燕一边抓牌一边往窗外探身:“喊什么喊,都能听到,你也不嫌臊!”

    陈诺脸一红。

    第二天初一拜年,陈诺最是积极,拉着徐妙跑这家跑那家,连姜晗家都去了。

    “这是徐妙,我替她向大家问个新年好。”

    一天下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陈诺身边多了个漂亮小姑娘。电话打到陈老爷子家拜年的时候,都不忘提一句。

    “你们家陈诺交女朋友了呀?”

    陈老爷子幽默感十足:“你明年再打电话来问,我肯定告诉你答案。”

    陈诺在房间逗家里的几个小孩,旁边徐妙低头玩手机。

    他凑过去一看,在和齐临聊天。他瞬间警惕起来,躲在她身后,悄悄地窥探。

    在聊开学后参加国际数学竞赛的事。

    这个事他知道,这次两个代表名额全落在邵水一中,一个是徐妙,一个就是齐临。

    在后面站了几分钟,看到的全是关于数学题的讨论内容。

    陈诺暗搓搓地退回去。

    虽然松了口气,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回头问自家两个上小学的堂妹们,“哥问你们个事。”

    大堂妹精得很,指着自己正在玩的暖暖手游,“问事可以,先帮我齐集套装。”

    陈诺:“好好好,给钱,都给。”

    大堂妹满意地表示:“问吧。”

    陈诺小心翼翼地问:“如果,哥是问如果,如果你们班上同时有男生追求你,长得同样好看,一个会打架,一个成绩好,你选哪个?”

    大堂妹皱眉:“我才小学四年级咧。”她双手抱肩,佯装思考的样子,紧接着毫不犹豫地说:“我选成绩好的。”

    玩彩泥小学二年级的小堂妹这时候奶声奶气地开口说话:“我也选成绩好的。”

    陈诺内心受到十万点伤害:“……为什么?”

    大堂妹:“同样好看,当然选聪明的那个。”

    小堂妹:“是的,考试一百分的人看起来超级可爱,和我一样可爱的男孩子,才能和我一起玩。”

    陈诺返过头去看正在聊微信做数学题的徐妙。

    她神情专注,认真地在纸上比划着齐临故意抛过来的难题。

    少年心头猛地一撞。

    他也想被徐妙这样对待,要比对齐临更多——他想让她用崇拜的目光看自己。

    经过一个寒假的大吃大喝,等到开学时,大家纷纷调侃:“看你样子变化很大嘛。”

    这其中,变化最大的,是陈诺。

    曾经的邵水一霸,打架逃课,如今却成了走路都抱着英语书背单词的三好学生。

    “陈诺脑子进水了?”

    “估计闹着玩的,是不是和别人打赌赌输了?”

    大家都等着看他能坚持几天,结果等了一个月,目瞪口呆。

    陈诺这回来真的了。比上次他要做纪律委员还较真。

    上车的时候,陈诺让单词卡递给徐妙,让她抽单词,背对了他再上车。

    走火入魔一样。

    司机李叔忍不住笑:“这是怎么了?头一回见你刻苦学习。”

    陈诺快速背完单词,往徐妙那边瞥一眼,眸光灼灼,紧盯着她不放,嘴角含着笑意,说:“做校霸做久了没意思,想当回学霸。”

    他不像以前那样,做出点什么事,就急着想在她面前表现。

    他知道,真正拿出成果了,才能有表现的底气。

    月考前一天,陈诺学习到两点,觉都没睡好,梦里全是考试的事。

    他想考个好成绩,让徐妙瞧瞧。至少,离她的名字更近一点。

    等考试成绩出来,陈诺自己不敢去看公告栏。前几次月考,成绩一发放,他为了能第一眼看到徐妙的名字,跑得比谁都快。这次,却胆怯了。

    托朋友去看成绩,朋友将成绩名次一说,陈诺不说话了。

    一整天,闷闷不乐。埋头写作业,将自己错了的题写了一遍又一遍。

    晚上回家的时候,窦燕亲自来接,一见面就高兴地笑:“你们章老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这次考了学校第三百名,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确认了两遍才敢相信。”

    常年挂车尾的学校倒数第一,忽然前进四百名,成为班里的中等生,算是上是突飞猛进不可思议了。

    窦燕犹豫两秒,问:“你没作弊吧?”

    陈诺声音低沉:“没有。”

    窦燕想想觉得也是,她儿子可是坚持考零分的人,就算被训斥得狗血淋头,也从不违背原则。

    不会做就是不会做,偷来的成绩终究不是自己的——陈诺十岁时的考试座右铭。

    等回到家,陈诺直接钻进房里。

    窦燕满脸好奇:“他考得这么好,应该早就跳起来炫耀才对。”她看向徐妙,“妙妙,陈诺在学校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徐妙摇摇头。

    窦燕从包里掏出张银-行卡给她,“我先走了,你把这个给他,当这次成绩进步的奖励。”

    徐妙接下。

    等晚上洗漱完毕后,徐妙躺在床上,让通灵玉开天眼。

    不等她说,通灵玉默契地将天眼视角对准陈诺房间。

    房间内,陈诺捧着卷子,看着上面鲜红的叉叉,看着看着忽然眼睛就红了。

    他以为自己这次能考得更好才对。

    明明已经那么努力。

    陈诺嘴里说着不着急,心里却总是紧张。

    三百名,和第一名,隔着三百个人呢。而齐临,却和她的名字紧挨着。

    他想成为足以和她力均势敌的人。

    她那么聪明,肯定会更喜欢聪明的人。

    床上,徐妙看得差不多了,吩咐通灵玉关掉天眼。起床披了件外套,从衣帽间走过去。

    他没有上锁,她一打开自己这边的把手,便进到了他的房间。

    少年伏在书桌上,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动静。

    因为哭泣的原因,他整个人一抖一抖的。

    他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忽地眼睛被人捂住,空气里传来女孩子身上香甜的气息。

    她一捂,手上全是泪。

    陈诺立马擦干眼泪,找借口:“我眼睛进沙子了。”

    她含笑看着他。

    陈诺被她盯着不好意思,脸红红的,一半是刚哭红的,一半是羞红的,他故作淡定地问:“怎么从衣帽间过来,又想看黄片?我都删了,看不成。”

    徐妙挥了挥手上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唇语无声地说出两个字——“补课。”

    除夕后陈诺就开始奋力学习,一改之前题做满就算完成的作风,大概是为了拿出好成绩让她大吃一惊,他硬是没向她请教过,自个拿着书钻研。

    他不愿麻烦她,她也就懒得问。

    这次,她没有顺着他的心意,假装他眼里真进了沙子。

    他坐着,她站着,重新伸手为他擦干余泪。

    陈诺死咬住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