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房间内很安静,陈诺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他深深埋着头, 脑袋上仿佛压了千斤重, 连转个眼珠子撇余光瞧人都费劲。

    犹如身处炼狱,每一秒掰成千万份碎开, 时间过得特别慢。

    无比煎熬。

    长久的沉默后,他鼓起勇气朝她那边瞥一眼。

    床边,女孩子坐姿端正, 神情好奇, 俨然一副老学究的模样, 她一眨不眨地望着正前方,让人不禁好奇她此刻全神贯注观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能让人目不转睛。

    陈诺肠子都悔青了。

    怎么就答应下来了呢。

    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

    小黄片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他重启时不小心关掉了, 她没说让他调大音量, 他也就没问。

    这时候急于找点话调节尴尬气氛,陈诺慌慌张张问:“……要……要开声音吗?”

    一问出来,他就想抽自己两耳光。

    哪壶不提哪壶开!

    她没看他,一心盯着前方, 随意点了点头。

    陈诺到处找遥控器。最后在她坐着的被子下面找到,他拿出遥控器,顺势在她身边坐下,屏住呼吸, 一双眼往她那边瞧。

    她半点害羞的样子都没有。

    亏他还愧疚, 生怕把她带坏了。

    陈诺咳了咳,轻声说:“说好就看十分钟的, 十分钟一到,你就不准再看。”

    他刚才看片的时候有过模糊印象,正片从十分钟之后才开始。所以不必担心她看到很露骨的画面。

    女孩子转眸凝视他,陈诺连忙将头撇开,视线移到正前方的幕布上——男主角开始撕女主角的衣服了。

    他一吓,忙地看向地上。

    有徐妙坐旁边,任何画面都变得色-情起来,光是男女主角靠在一起,他就忍不住脑补一场大戏。他甚至觉得撕衣服这种事尺度太大。

    徐妙拍拍他的肩,指了指自己的手机屏幕。

    上面写着——“我上过生理课,性是很正常的事,不必谈性色变。”

    她拿起他手里的遥控,正儿八经地调大声音。

    陈诺一怔。

    她这认真严肃的神情,搞得他好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

    短暂的懵逼后,陈诺回过神,双手抱肩,痞声痞气说:“确实挺正常,做个爱而已,男女正常需求。”

    他语气拽得很,刚说完,立马就怂了。

    眯着眼看视频进度条,稍稍往上瞄几眼都不敢。

    马上就要十分钟以后。

    妈的。

    男主角该掏家伙了。

    陈诺慌神问:“那个……徐……徐妙啊……你看窗边那是什么?”

    徐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什么都没有。

    回眸,面前多了个人。陈诺蹦来蹦去,正好挡在她跟前。

    他伸个懒腰,“哎呀,坐久了腰酸腿疼,我做个广播体操放松下。”

    徐妙皱眉。

    她伸手让他走开点。

    陈诺偏不,他跳上跳下,正好完美地遮住她的视野。

    她作势就要起身,陈诺立马去拦。一个不小心,勾到地上的圆矮凳,两人齐齐往床上倒去。

    他应该立马起身才对。

    陈诺看着身下的女孩子,她娇小的身体又软又香,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往下压了压。

    女孩子拍开他想要起身。

    陈诺按住她的手腕。

    少年缓缓靠近,几乎挨着她的鼻尖,他怔怔地看着她颤抖的长睫,内心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跟得了脑震荡一样,整个人都不太清醒,所有的事物变得模糊起来,就连他自己也是模糊的,唯有她最清晰。

    他要说的,本来是一句感人肺腑的小情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句极其无耻的发问:“徐妙,你看小黄片,会不会有生理反应?”

    fuck!

    为了面子着想,陈诺嘴硬死撑:“我好奇而已,没其他的意思。”

    她眨着大眼睛望他。

    陈诺喉头一耸,咽了咽口水。

    他想起片子里的调情剧情来。男主角抚摸女主的脸,手指从她的脸颊一路轻滑至她的小嘴,而后伸进去问,想要吗?

    现在这个气氛,好像特别合适做这个事。

    陈诺伸出手,还没碰到她脸,自己没出息地开始颤抖。

    徐妙躺在那不动,眉眼满是清纯,不带任何情-欲,天真地凝视他。

    身后幕布上演的视频声音虽剧情的进行而变大。

    不用看,就知道片子已经演到哪一步。

    都他妈有啪啪水声了。

    陈诺进退两难。不继续压着她吧,她一起身就会看到那种画面。继续压着她吧,他自个难受。

    刚还犯蠢问她有没有生理反应。

    结果他自个就现场示范了。

    操。

    内心刚冒出这个字,小心翼翼又收回去。

    不能操。

    陈诺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地挪动身体,尽量让自己挨得不那么紧,脸红道:“我脚抽筋,一时半会起不来,你别动,我歇口气立马就移开。”

    小黄片女主角的求饶一声胜过一声高,伴随着交欢的声音,听得人热血沸腾。

    陈诺又咽了咽口水。

    嗓子眼冒火一样。

    渴得很。

    他看向徐妙。

    少女愣愣地望着他,仿佛有些害怕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陈诺暗自骂一句。

    挖坑给自己跳,说的就是他这种蠢货。

    “我……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是个有思想有梦想的三好青年,不是什么流氓。”

    他想起他妈那天晚上说的话。

    脑海里冒出强-奸犯三个字。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现在这副样子,确实挺像那啥啥的。

    陈诺实在熬不住。

    真要等到片子放完,他今天搞不好就真的得进局子了。

    他叹口气,服软:“徐妙,咱俩商量一下……”

    少女往后缩了缩。

    陈诺噎住,装出嫌弃的眼神,扫了扫:“就你这样的,胸还没我大,怕什么啊。”

    她皱眉,大概为了回应他的话,不甘心地挺起胸。

    陈诺羞红脸,语无伦次:“行,你胸大,你牛逼。”

    少女动了动被他扼住的手腕。

    陈诺想起正事,语气立马柔和,低声下气哄道:“算我求你,咱们今天别看小黄片了,你回去好好学习,行不?”

    少女无动于衷,眼神仿佛在责备他说话不算数。

    陈诺:“只要你今天乖乖听话,从明天起我给你当牛做马。”

    她点点头。

    陈诺松口气,放开她,以百米急冲的速度跑出去将电插头一把拔掉,确保她起身后看不到任何邪恶画面。

    徐妙准备从衣帽间的门回自己房里。

    陈诺一手叉腰,一手撑在墙上,口是心非地交待:“以后不准随便进我房间啊。”

    少女举起手机屏幕,打下一行字——“你脸好红。”

    陈诺捂住自己的脸,“没有。”

    少女又打下一行字——“以后还一起看片吗?我想学习一下男女交往的事。”

    陈诺明白她是在捉弄自己,立即将她推回去,“看个屁。”

    门一关,他闷闷地转过身,哼一声,低声道:“学什么学。”

    他想起少女那张清纯可人的脸,下意识抿抿嘴,喃喃吐出一句:“大不了以后我教呗。”

    房间另一头。

    原本天真无邪的少女忽地俯下身笑起来。

    别人听不到,但是通灵玉却可以听到她的笑声。

    “主人,你好坏啊。”

    徐妙抬起眼看它,“不就逗个小男生玩吗,我都还没开始弄他呢。”

    通灵玉弱弱地问:“主人,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弄他啊?”

    弄这个字,说出来,它竟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徐妙摊开桌上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没想过。我这青春才刚开始呢,急什么。”

    通灵玉点点头。

    元旦节的时候,学校将举行文艺汇演,每班出一个节目。

    章老师找上徐妙。

    “徐同学,听说你弹钢琴很厉害啊,高一时就办过个人钢琴音乐会。”章老师翻着徐妙的个人档案表,笑问:“这次的文艺汇演,陈诺递了你的名字,三年二班的节目,就由你们两个代表演出吧。”

    徐妙一愣。

    陈诺什么时候干的这事?

    回到教室,陈诺一脸坏笑,“让你上次耍坏心眼捉弄我。”

    徐妙瞪着他。

    陈诺伸手捏了把她的小脸,“别不高兴嘛,上台演出多酷炫啊。”他凑近,“而且我也想听你弹钢琴,家里的钢琴,你一次都没弹过。要不是我妈前几天无意提起这事,我都不知道原来你会钢琴。”

    徐妙皱眉。

    很久以前,宿主曾被称为钢琴天才少女,但那是转学之前的事了。发生车祸后,宿主就再也没弹过了。

    她不打算靠弹钢琴吃饭,所以也没在意过。

    少女写下纸条——“我弹钢琴,那你做什么?站旁边鼓掌?”

    陈诺笑容得意:“瞧不起我啊?我既然敢报节目,就有足够的实力,你等着看我亮瞎全场。”

    ——“哦。”

    自习课的时候,章老师喊徐妙和陈诺出去,到了音乐教室,章老师指了指钢琴:“徐同学,你不介意弹一曲吧?正好我也对音乐有点研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担任你们这次的节目指导。”

    陈诺一脸期待地看向徐妙。

    徐妙落落大方地坐下,伸手放在琴键上。

    身体里熟悉的感觉翻涌而来。

    她能感受到这双手对于琴键的渴望有多迫切。

    徐妙跟随记忆弹奏起来。

    音乐教室的灯柔柔照下来,优美的钢琴曲行云流水,气势如云。

    贝多芬《月光鸣奏曲》。

    这首曲子难度中等,但她弹得极快,每个音乐点都像是踩在人心里,听得人莫名激动起来。

    陈诺整个人听傻了。

    他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这一刻感受到她小小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像是巨人一般,令人无法忽视。

    一曲毕。章老师鼓掌。

    章老师惊讶地看向安静站在钢琴前的少女,第一句话就是:“这次的汇演,我们班肯定能拿第一。”

    徐妙脸上淡淡的,指了指前面傻站着的陈诺。

    章老师一拍脑袋,“对,我差点把陈诺忘了。报的是你们两人的名字,他也得参与。”

    其实……他是不愿意将陈诺的名字交上去的……

    无奈,陈诺死缠烂打,他只得应下。

    章老师看向陈诺:“陈同学,你打算怎么办?”

    陈诺回过神,嘻嘻一笑:“我啊,我早就想好了,徐妙弹钢琴,我拉二胡给她伴奏。”

    章老师愣住,好奇:“你会拉二胡?”

    陈诺走到摆放乐器的橱窗前,随手挑起一把二胡,他嘚瑟地将弓轻搁弦上,眼神直接略过章老师,挑衅地朝徐妙耸了耸眉,“你听好了。”

    陈诺小时候被强逼着学过很多东西。

    没一样坚持下来。

    唯独二胡,他爷爷手把手教的,老爷子就爱倒腾这些民族乐器,说来也怪,他拉二胡还挺有天赋,后来请的国宝级大师当老师,也夸他拉得不错。

    陈诺唯一能拿出手的才艺,就这个了。

    他以前除了拉给老爷子听,没在人前卖弄过。嫌做作,现在在徐妙跟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