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陈诺的怀抱又暖又紧,他比她高出许多, 搂着她自顾自地哭起来, 整个身子都压她身上,差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应该推开他的, 一双手抵在少年精壮的胸膛前,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噗通噗通传到她的掌心处。

    徐妙犹豫数秒,缓缓垂下手, 侧脸贴在他心口处, 安静地任由他抱着。

    哭了一会, 情绪过去了,陈诺擦擦鼻子,生怕鼻涕掉下来, 慌张地揩了揩她头发上被他沾湿的泪水, 低下头在兜里翻纸巾。

    他糙得很,从来不会随身携带纸巾。

    眼看鼻涕就要混着未干透的泪水一起流下来,一张纸巾递过来。

    少年狼狈地背过身擤鼻涕。

    “再……再来一张……”

    徐妙将整包纸巾递过去。

    陈诺一边擦鼻涕眼泪,一边瓮着声音说:“不许笑我啊。”

    这时候方才回过神来, 为自己的哭包样感到羞耻。

    女孩子从身后绕过去,停在他跟前,踮起脚伸出手,柔软的指腹摩挲他的眼角。

    她在替他揉眼睛。

    佯装他眼睛进了沙子, 替他吹吹。

    她的体贴, 让人心头一暖。陈诺破泣为笑。

    她皙白的面庞近在咫尺,被他刚才抱在怀里后喘不过气来泛起一层粉红, 她娇小又可爱,整个人就像一颗香甜诱人的草莓。

    陈诺咽了咽。

    他配合地弯下腰,下意识往前凑得更近,“你再吹吹我右边眼睛,也进了沙子。”

    她仰起脸。

    陈诺抿抿唇,鬼使神差地想要趁势亲她一口。

    她越来越近。

    陈诺心跳得越快。

    眼见着就要碰到,女孩子一掌拍在他额头上将他推开。陈诺的心思,落了个空。

    还好,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诺呼口气,抬眸,徐妙已往房间里去。

    他想起学校的事,拉住她,“徐妙,我说认真的,以后你要牢牢跟着我,不许跑开,要乖乖待着让我保护你。”

    这话说出来有点肉麻,可这是真话,他自己说着不觉得,就怕她听着嫌恶心。草草加了句:“谁让我收了你一百块保护费,没办法,只能尽职尽责了。”

    徐妙低头在他手心描一行字——“你好便宜。”

    她第一次在他手心写字。动作又轻又柔,像羽毛挠似的,弄得他浑身上下都痒。陈诺舔舔嘴角,单手插兜,“谁让你运气好到爆,撞上我这么个物美价廉的保镖。”

    徐妙笑着跑开,将门关上。

    陈诺呆呆地看着她紧闭的房间门。

    良久。

    少年抬起刚才被她写下字的手,往脸颊处捂了捂。

    真烫。

    王梦执刀伤人的事在学校迅速传开。王梦的家长立马反应过来,打听清楚徐妙的家庭背景,看她家里只是个普通高知家庭,遂放下心来,求学校务必将这件事压下去。

    学校也不想闹大,准备给王梦记个小过,但是第二天下午,一个电话直接打到校长办公室。

    王梦被直接送进警察局,留下案底。学校那边改成记大过,作退学处分。

    王梦家长想去捞人,捞不出来。只好退一步,托关系到教育局,暂时解决王梦上学的事,问了一圈,办法都使完了,没人敢应下来。

    放学的时候,陈诺主动替徐妙收拾书包,一边收拾一边抱怨:“你伤还没好,就多休息下,不要老是抱着题库刷。”

    她举起自己的右手晃了晃。示意自己伤的是左手又不是右手,依旧能够照常拿笔写字。

    陈诺往旁边看了看,见没啥什么人,捞起她的右手,按摩捏了捏,“伤的是左手那也得休息啊,手酸不酸,我给你按按。”

    她笑着抽出来。

    陈诺又拉回来:“羞什么,反正没人看见。”

    刚说完,就有人闯进教室。章老师问:“你们还没走啊。”

    陈诺赶紧放开徐妙的手,揉揉头发,“马上就走。”

    他们三个一起下楼。

    陈诺背着徐妙的书包,和她肩并肩走着,章老师走在最后面。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少年低头和女孩子说笑的讨好模样,忽然开口道:“陈诺啊——”

    陈诺回头:“怎么了,章老师?”

    章老师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你们注意点,不要搞出事。”

    陈诺听得稀里糊涂:“章老师你说什么啊?”

    章老师停下脚步,撇过侧脸,白净的脸在灯光下微微泛红,声音特别轻,快速丢下一句:“做好保护措施,别让女孩子吃亏。”

    陈诺秒懂,窘得不行,反驳:“我才不早恋呢,章老师你这人怎么这样!”

    章老师已经走远。

    陈诺返过头看徐妙,正好撞见她投来的视线。

    陈诺面红耳赤,骂骂咧咧:“现在当老师的,越来越不正经。”

    他们接着往前走。

    几秒后。

    陈诺:“跟你说清楚啊,我不早恋的。”

    她点点头。

    陈诺:“你也不许早恋啊!”

    她没应。

    陈诺一急,捞住她的右手,“你干嘛不点头。”

    他还要再说什么,徐妙指了指前方。

    窦燕来接他们了。

    坐进车里。

    窦燕将刚从市中心买的甜点布丁递给徐妙,陈诺自己的那份不吃,留着给徐妙,他馋得很,替徐妙端着布丁,“你喂我一口。”

    徐妙舀起塑料勺子往他嘴里喂一口。

    陈诺盯着她瞧。

    她自然而然地用刚喂过他的勺子继续吃布丁,没有嫌弃他的口水。

    陈诺心里甜滋滋的,“你再喂一口。”

    窦燕转过脸来:“你没手没脚,不会自己吃啊,妙妙又不是家里的佣人。”

    陈诺示威地咬住徐妙刚递过来的勺子,朝窦燕翻了个白眼。

    窦燕懒得理他,吩咐司机往市中心开。

    “不回家啊?徐妙还要复习,你搞到太晚她等会又要熬夜。”

    窦燕看向徐妙,“妙妙,我们先去个地方,今晚不急着学习。”

    徐妙乖巧地点头。

    车开到窦家名下的酒店,进了一楼贵宾厅包厢,陈诺愣住,继而将徐妙护在身后,不悦地问窦燕:“他们怎么也在?”

    王父王母押着王梦上前,朝他身后的女孩子讨好道:“是徐妙同学吧?你好,我们是王梦的家长,这次的事,是王梦不对,我们特意带她来向你赔礼道歉。”

    陈诺皱紧眉头,直接替徐妙回应:“不接受。”

    王父王母看向窦燕。

    窦燕双手抱肩,“听到没,我儿子都嫌你们没诚意。”

    陈诺一愣,他本来以为他妈是喊人来和解的,听这语气,原来不是和解,而是兴师问罪的。

    王父王母对看一眼,继而恨恨地呵斥王梦:“跪下!”

    王梦不肯。

    王父一脚踢过去,“在局子里待了十几天还没待够?还想再进去?”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养坏了,从小到大欺负同学的事没少干,他就这么一个女儿,战战兢兢捧在手心,看她成绩过得去,也就没怎么管。

    哪晓得这次竟惹到尊大佛。

    恨啊。

    之前明明打听清楚,说是个家世普通的小哑巴,想着她哑巴说不出话,掀不起什么波澜来,没想到……

    徐妙静静地看着跪在自己跟前满脸不甘心的王梦。

    宿主也曾像这样被强迫着下跪,只为了供以王梦为首的女生小团体玩乐取笑。

    宿主远离父母,没有像她这样主动利用父母的关系,攀上窦燕这个干妈。宿主入读邵水一中的时候,窦燕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闺蜜的女儿也在邵水念书。

    宿主的母亲脸皮薄,除非是宿主主动要求,否则她也没想过麻烦别人。

    邵水全封闭式管理,作为普通学生的宿主,被王梦她们控制,根本没有机会求助。直到最后不堪受辱跳楼自杀,宿主的父母这才反应过来,上学校想要讨个公道。

    内敛的知识分子,求助无门,最后还是由窦燕出面,强压着学校交待事情原委。可那时,罪魁祸首们早已经毕业各奔东西,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王梦一边哭一边磕头道歉:“徐妙对不起,求你原谅我。”

    徐妙往陈诺身后躲。

    她面上端的害怕胆怯。内心却烦躁至极。

    既然知道错了,怎么还不去死。

    通灵玉飘出来,它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弱弱地看向面前的王梦。

    要不是这个世界杀人犯法的话,主人可能真的会一刀捅死这个王梦。

    陈诺护住徐妙,不耐烦地朝窦燕喊:“妈,我们走,妙妙根本就不想看见他们。”

    窦燕走到徐妙身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妙妙,是干妈考虑不周到,光想着让她给你道歉,没想过你的心情,我们现在就回家。”

    转身的瞬间,徐妙回过头。

    正好对上王梦焦急的视线。

    少女狡黠一笑,眼里满是挑衅与得意。

    被诬陷欺辱的滋味,怎么样?

    王梦僵住。

    只半秒的功夫,徐妙已经收回目光,在陈诺与窦燕的双重护卫下,朝门外而去。

    王父一巴掌甩到王梦脸上:“让你平时不学好!”

    王梦捂住脸,哭得浑身颤。

    一如曾经被她欺负过的那些女孩子。

    只是这一次,她成了那个被打的对象。

    夜风徐徐吹来,如今已是十一月初,风吹进车里,有点凉飕飕的。

    陈诺抱怨:“妈,你干嘛多此一举,那种人的道歉,有什么好接受的,又不能替妙妙出口恶气。”

    窦燕拿出粉饼补妆,“恶气都被你出完了,我哪还有表现的余地。”

    陈诺连忙道:“妈你说什么呢,别胡说。”

    他看向徐妙。

    她正趴在窗户上看夜景。

    刚才见了王梦,想必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陈诺打开还没有吃的布丁,喂一口到她嘴边,悄声道:“来吃这个,甜一下。”

    少女张开嘴怏怏地吃进去。

    车里没开灯,偶尔路灯晃地闪进来,窦燕透过粉饼的小镜子,将后排的情形尽收眼底。

    她笑了笑。

    哼,这个臭小子。

    等回到家,刚进门,陈诺喊刘妈煮点宵夜送到徐妙房里,窦燕躺在沙发上,“怎么不说给你妈做点东西吃啊。”

    陈诺:“你晚上又不要学习。”

    窦燕看了眼楼梯上的少女,目光重新转到陈诺身上,“你是不是给你爷爷打电话了?”

    陈诺下意识否认:“没有。”

    窦燕拍拍沙发,示意陈诺坐过去。

    “装什么装,告状都告到你爷爷那里去了,编的什么理由?”

    陈诺见瞒不住,也就不瞒了,“我……我就说我也老被她欺负,严重影响我的学习心情。”

    窦燕捧腹大笑。

    陈诺哎呀一声,“笑什么啊,有什么好笑的。”

    窦燕点点他:“你好意思。”

    陈诺耸耸肩:“我为什么不好意思,难道有做错吗?”

    窦燕拍拍他的手,“没做错。做得对,即使你不给你爷爷打电话,我也会出手的。”她顿了顿,继续道:“权势若不能拿来保护自己想要爱护的人,那么也就没什么争夺的意义了。”

    陈诺哇地一声,“妈,你这么教儿子,不怕教坏我啊?”

    窦燕嫌弃地睨他一眼,“不早就教坏了吗,破罐子破摔呗。”

    两个人说着话,徐妙已经重新从楼上下来。

    她换了睡衣睡裤,小白兔图案的,窦燕给买的。

    窦燕爱怜地摸摸徐妙柔顺的头发,叹道:“我要是有个妙妙这样的女儿就好了,不但漂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