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双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他按住她娇小的身体,炙热的吻一点点落下, 她抵抗着, 却因为被铁链拷住而无法动弹。

    忽地她开始回应他:“凌霄,吻我, 含住我的唇。”

    凌霄抬起头,俯身低下去,她的舌在唇间交缠, 他退出来, 嘴角扬起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

    “阿银, 你动的什么心思,为师一清二楚。”

    她想趁他不备,吸他的道魂。

    他大掌覆上去, 将她完全控制在手心, 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两颊,以近乎强迫的姿态,他重新吻上去。

    她越是挣扎,他内心的情-欲就越是膨胀。

    少女哭着喊着, 他却丝毫未有动容。

    他擦拭她的眼泪,冷冷道:“阿银,你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尊,怎能轻易哭泣。不过是与我做欢爱之事而已, 有什么大不了。”

    她望见他眼中透出暗红的眸光。

    她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她怯怯弱弱地摇头:“比起与你欢爱, 我更愿意被你杀死。”

    他紧蹙眉头。

    继而一挥手,他抱着她跃到半空, 铁链随之晃动,系在金笼四处。

    她悬在空中,身体被铁链扯着舒展开来。

    凌霄回到地上,仰头看她,“阿银,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我再放你下来。”

    她不再看他,视线定在虚无处,嘴里喃喃地喊什么。

    他本已往外走,听到她低声的呼唤。

    猛地一震。继而大怒。

    少女满怀希望地喊着:“阿善,救我。”

    凌霄纵身一飞,擒住她的下巴,目光里满是嫉妒,他警告她:“不准喊别人的名字。”

    她不理他,痴痴地喊:“百里善,快来救我。”

    凌霄恶狠狠吻住她,将她的声音堵回去:“闭嘴。”

    他要惩罚她。

    他要她求饶。

    近乎凌-辱的爱抚中,少女长睫沾泪,她嘴里声声嘤咛,眼里却大放异彩。

    她看到凌霄身体上心魔蔓延的痕迹。

    快了。

    就快了。

    她要他恢复成本来面貌。要让外面的人都知道,高傲的凌霄上仙,原来也是魔。

    他问:“喊我的名字。”

    她咬牙不肯。

    凌霄心烦意乱,她越是抵触,他就越是狂躁。

    “不出一天,你定会愿意喊出我的名字。”

    她杀了无忧,他可以不计较。

    她颠覆正道,他可以不追究。

    但她怎么能在他回心转意的时候,喊出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与她师徒六百年,抵不过她与百里善短短一年?

    少女微微喘着气,刚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眸此刻明亮又倔强,即使被他控在手心,她依旧高傲地昂起下巴。

    “我不会愿意的。”

    心魔的痕迹又往外挪一寸。

    凌霄面容暴戾,一挥手,将什么打入她的身体。

    “我等着你求我。”

    话毕,他挥袖离去。 

    妙银僵住。

    通灵玉见她许久未有动静,禁不住好奇飘出来问:“主人怎么了?”

    妙银紧皱眉头,“他刚才给我种了合欢符。”

    通灵玉:“……”听名字就知道,这个符咒很销魂。

    它弱弱地问:“要不求求他?”

    妙银:“你怎么越来越没出息。”

    通灵玉委屈道:“我这不是为主人好嘛。”

    她深呼一口气,合欢符刚刚渗入身体,她尚能忍得住。

    “再等等。”

    “等什么?”

    她期盼地往外望,“等百里善。”

    那晚杀百里无忧取内丹时,她便忍痛将自己的一部分道魂割出来,融入内丹中喂百里善吃下。

    凌霄虽囚禁她,使得她无法使出法力脱离金笼,但这不影响她以道魂的力量牵动另一边的百里善。

    她喊他的名字,是在召唤他。

    几个时辰过去后。

    凌霄再次出现。

    他换了身绯红衣袍,与她素日爱穿的红色相似。

    长身而立,闲雅从容。

    他负手在背,抬头看半空中被铁链困住的少女。

    她洁白的身体涔出点点汗珠,一头青丝已被汗水打湿,少女口舌干燥,不安地扭动身体。

    她明明已经双眼迷离,却还是死命抵抗着。

    凌霄腾空而去,悠闲地浮在她面前。像是有意给一个久经干旱的人送上甘露,他缓缓靠近。

    她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忍不住咽了咽。

    凌霄的声音极具诱惑,“喊出我的名字,就不用再受煎熬。”

    她摇摇头。

    他一手揽住她,一手细细摩挲她的脸。滚烫的手心抚上肌肤的一瞬间,她忍不住一个颤栗。

    凌霄贴着她的唇,“想要吗?”

    她被情-欲驱使,下意识道:“想……”

    “那就臣服于我。”

    她微张朱唇:“……凌……”

    凌霄:“喊出来。”

    “凌霄!”

    他的名字被人喊出来,却不是出自少女之口。

    金光闪闪中,少年踏云而来,不知何时,笼子已被打开,他速度极快,不等凌霄反应过来,已斩断束缚笼中的铁链,少女轻飘飘往下落,正好落入少年怀中。

    她含了泪腔,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嗔道:“你怎么才来……”

    少年化出轻纱为她蔽体,羞红脸:“我已经尽快赶来了。”

    凌霄雷霆震怒,他化出仙气便要将金笼关闭,少年快他一步,抱着妙银往笼外而去。

    动作迅速,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身后凌霄被困在金笼里,少年看都不看一眼,一直往前飞,也不知道要飞到何处,不敢停下,生怕人追上来。

    金笼困得了凌霄一时,困不了他一世。

    至幽闭山谷瀑布旁,怀中的人有了动静,他低下头,望见她脸颊泛红,极为难受的样子。

    她顾不得自己的异样,抬眸欢喜问他:“阿善,你想起我了吗?”

    百里善埋头:“没……没有……”

    她从他怀里起来,大失所望:“那你为何赶来救我。”

    百里善:“我也不知道为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他想起刚才见到的情形,如今才反应过来,内心惊起惊涛骇浪。

    凌霄上仙与魔尊妙银……

    他看着往瀑布下而去的少女,她身上的轻纱已被水拍落,她整个人沉入水中,似是想要缓解什么。

    百里善问:“我知道你与凌霄上仙曾是师徒,你们既是师徒,为何要做出那样的事,他对你……”

    她愤愤不平地从水里出来,眺望他:“我与你也曾是师徒,他想对我做的事,你早就做过千百遍了。”

    他一张脸羞红,“胡说!”

    他想起刚才她语气里的颤抖,下意识迈入水中,一步步朝她走近。

    她推开他,“别靠近我,我中了合欢符。”

    百里善大惊失色。

    “是凌霄做的?”

    她委屈地点点头。

    百里善愣住,“那怎么办?”

    她轻咬下唇,秀眸惺忪,“你能救人救到底吗?”

    山谷间轻风拂过。

    良久。

    少年深呼一口气,低身捧住她的脸。

    他语气坚定:“你记着,我只是为了救人而已。”

    灼铁凿洞,水涌浪高,滋林润山。

    她嫩脸红唇,眼风妩媚锐利,一声声唤他的名:“阿善……我的阿善……”

    少年觉得这感觉甚是熟悉,随着狂潮的到来,有什么重新回到他的记忆中。

    她确实没有胡说。

    这样的事,他曾与她做过无数遍。

    她是他的阿银。

    百里善愁颜赧色,一张脸涨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僵在原地,手足无措。

    她高兴地望着他,“阿善,你想起了是不是!”

    少年面红耳赤,弱弱地点点头,“嗯。”

    她上前搂住他,两人挨得更近,少女的声音满是欢喜:“继续,不要停。”

    百里善脑子一片混乱,顾不得理清自己的思绪,立马听话地讨好她。

    越做脸越红。

    做到最后,他几乎怀疑自己要窒息而亡。

    不知过了多久,合欢符总算解掉。

    她声音都喊得嘶哑了。

    百里善怜爱地将她放下来,问:“阿银,现在怎么样,还难受吗?”

    她勾住他的脖子,“不难受了。”

    他松口气,“那就好。”

    他们像以前那样拥在一起。少女贴在他胸膛处,问:“阿善,你后悔遇见我吗?”

    百里善一怔。

    他如实回答:“不知道。”

    如果没有遇见她,他依旧会是那个不谙世事的百里少主,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物,可能直到被百里无忧杀死,才会得知一切真相。

    他作为一个正道弟子,发起狂来杀人如麻,并且无法自拔地爱上一个心狠手辣的魔道妖女。

    他所想起的一切记忆,都与他过去对自己的认识相悖。

    他整个世界都被颠覆。说不慌张,那是假的。

    妙银看出少年的慌乱,她温柔地吻了吻他,“阿善,我们各自走的路不同,我不怪你,只求日后相见,你不要恨我。”

    话音落,她飞身离开。

    百里善忙地去寻,却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刚才所有的事都仿佛梦一场。

    少年这时回过神,浩浩天地间,唯有孤寂相随。

    他再也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眼。

    泪水夺眶而出。

    魔尊妙银再次归来,这一次,她不再等待,而是领着魔道大军直接杀上凌云殿。

    硝烟四起,战火熊熊。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

    于千万人之中,忽地有人旋旋降落,一把抓住莲座上的妙银。

    魔道教徒瞬间扑过去。

    那人一挥掌,便将方圆百里的小喽啰碾压成灰。

    正道人士喜不自胜,高呼:“凌霄至尊!凌霄至尊!”

    魔道大肆屠杀各大门派时,众人曾对凌霄生出怨言,怨他隔岸观火置之不理,如今终于等到他出手,一出手就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