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三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百里善浑身上下满是伤痕,妙银连忙走到榻边坐下, 将少年抱起来放在自己膝上, 细细抚摸,视线全盯着少年身上, 并不看凌霄,嘴里问道:“他怎么伤成这样?”

    她满脸心疼,自进屋起, 目光一粘上榻上的人, 就不曾移开过。凌霄扫一眼, 沉声道:“他在血莲山与人交战,险些坠入深渊,恰逢我路过, 便顺手救了他。”

    妙银这时才转过眸子来, 语气生疏客气:“谢谢你。”

    凌霄并不收她的谢意,他冷冷道:“我与百里家乃是旧交,我救他理所应当,就算要谢, 也轮不到你来谢。”

    她道:“我是他徒弟,你救了我师父,我自然要谢你。”

    话音落。

    她已被凌霄俘至怀中。

    他带她飞至崖外,灵脉外的血莲山本没有血莲, 因她当年的一句戏言, 后来才种满血莲。

    大片鲜红的花朵蔓延盛放,他们浮在半空悬立, 凌霄问她:“喜欢吗?”

    妙银不为所动。

    她拿出刚从百里善手里接过的血莲,虽然已经七零八落,但她却含笑道:“我只喜欢这一朵。”

    凌霄盯着她手里破败的花朵。

    顷刻。

    一道白气划过。

    花骨朵灰飞烟灭。

    她抬眸愤怒地望着他。

    凌霄看向远处,姿态清贵,缱绻淡雅地丢下一句:“他不配做你的师父。”

    “他不配,你就配吗?你不要我,难道还不许别人要我?”

    她从他怀中飞开,两人对立而站,脚下是缥缈的仙气,她改不了当年的习惯,所用的御剑术,依旧是他当年所教那套。

    凌霄轻轻一挥手,便引领她脚下所踩团云直蹿往前,妙银再次扑入他的怀中。

    凌霄的眼很冷,像结冰的湖水,世间万物皆无法撼起半点涟漪。

    他的心里装不进任何人。

    他只爱他自己。

    至少,他以前是这样认为。

    凌霄低下头看怀中发怒的少女,手自她的脸缓缓拂过,“阿银,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是魔,和他不是一路人。”

    她狠狠瞪向他,“我为何成魔,你心知肚明。”

    凌霄:“你做错了事,自当该罚。”

    妙银往前而去,重新换过腾云术,不再受他束缚,飞至血莲山山顶,双手合拢,瞬息运出真气,挥手之处,皆燃起熊熊大火。

    她要将这满山的血莲全部毁掉。连同当年的师徒情谊,烧个消失殆尽。

    凌霄波澜不惊,静静在旁注视她。

    她回头冲他道:“你有你的正道要守,我有我的魔道要踏,自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若阻我,我定以命相搏。”

    他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问:“你还在为当年的事生气吗?”

    妙银瞬移到他跟前,她娇小的身量刚到他下巴,少女仰着面庞问:“怎么,你现在想还我清白了?当年不闻不问便将我逐出师门,我落魄之时,你何曾问过我一句?”

    凌霄瞥开目光。

    他早就料到会有今日这番质问。

    他本不该在她跟前露面。

    可偏生忍不住。自她踏入凌云殿那一刻起,她身上的气息便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他前来。

    她是他最心爱的徒弟。她道魂里每一寸地方,他都无比熟悉。

    可如今站在她面前,他却无地自容。

    凌霄只能死咬一句:“你犯了错,受罚天经地义。”

    妙银不再同他争辩。她飞回灵脉处,身后凌霄紧紧相随。

    她运功便要为百里善疗伤,凌霄道:“我已替他疗伤完毕,你不必白费功夫。”

    妙银检查一番后果真发现百里善体内气息平稳,她抱住他的脑袋,柔柔地安抚,凌霄上前,将她的手掰开,妙银不肯,瞪向他。

    他道:“师徒之间,当循规蹈矩,不可逾越。”

    她推开他,“你现在不是我师父,没有资格训我。这世上唯一有资格训我的,只有百里善。”

    凌霄眉头紧皱。

    两人说话间,百里善已经醒来。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自己跌在一个香软的怀抱中,这怀抱熟悉得很,他曾拥过千百次。

    百里善笑道:“阿银!”

    看见她的那瞬间,所有的痛苦都烟消云散,山洞里发狂前害怕到极致的颤栗早已遗忘,少年兴奋地搂着她,仿佛拥有她便拥有全天下最美好的东西。

    他下意识去怀里摸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摘的花,“阿银,我看见好多鲜艳的花,你肯定喜欢。”低头转了许久,没找到,“咦”一声,花呢?

    余光瞥见前头站了个人。

    百里善认得他。

    是凌霄上仙。每一百年,他就会见他一次,也不知道爹哪来的面子,竟然能哄得凌霄上仙为他摸骨。

    其实他觉得自己的道骨没什么好摸的,反正也就那样。如今正好一百年,又到了摸骨的时候。

    他恭敬喊了声:“凌霄上仙。”想起什么,赶忙去摸少女的手,煞有其事地凑过去说:“阿银,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凌霄至尊哦,你多看两眼,以后出去还能和人吹嘘呢。”

    妙银凝视他:“我不喜欢看陌生人,我就喜欢看你。”

    百里善抿唇一笑,低下头去,耳根子发红,暗自窃喜,“那是,我是你师父,你肯定得将我排在第一位。”

    妙银往外看,凌霄已经拂袖离去。

    他不曾当众挑明她的身份,她也不会傻乎乎地去问为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既来了这凌云峰,自然不怕被人认出来。

    师徒俩在屋内待了一会,百里善喋喋不休地将山洞的事告诉她,隐去详细偷情那段,简单两个字带过,气愤道:“真是太过分了,他们竟然想杀我,要不是凌霄上仙,只怕我再也见不到阿银。”

    他下意识以为是凌霄阻止了那两人。

    发狂之后的事,他很难记起来。

    妙银柔声叮嘱他:“下次你不要再往那种危险的地方去了。”

    百里善含笑点头:“嗯。”

    他迫不及待地想带她去看血莲,不顾自己身上有伤,带她飞往血莲山,入目却再无一朵血莲。只有尚未燃尽的大火。

    百里善撅嘴,低声喃喃道:“太可惜了,好端端地,怎么就给烧了,好歹让我的阿银瞧上一眼再烧也不迟啊。”

    妙银趴在他怀中,任由少年的下巴抵在自己脑袋上,他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待若珍宝。如此亲昵的动作被人看在眼里,哪有半点师徒的模样。

    她轻蔑地往旁迅速扫一眼。

    云雾缭绕后。

    一抹雪白的身影暗自隐去。

    因百里善受伤的缘故,妙银想搬去照顾他,师父受伤徒弟在旁伺候,这本是理所应当的事。但不知怎地,看寝的小弟子愣是不肯答应。

    被问得急了,小弟子才吐出一句:“月霄宫特意传过话,说是不让百里少主与阿银姑娘同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