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百里善从未当过师父。

    他三脚猫的功夫,给人当徒弟提鞋都不够资格, 更何况是给人当师父。可是这一次, 他突然不想抱着那点子自知之明。

    如果这次错过,就要等一百年才能与阿银相见。从入门弟子到低阶弟子, 需要整整一百年的历练。只有师父才能决定徒弟的去向。

    所以,他一定要做妙银的师父。

    他这样同她讲:“你跟着我修行,我定不会像别人那样苛刻待人,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绝不拘着你。”

    怕她不答应, 他又抛出个认师理由,悄悄地说:“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是宗主的儿子哦, 不是什么无名的低阶弟子。”

    他其实是想直接告诉她, 只要她愿意认他做师父,以后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全天道宗随便横着走。等他继承他爹的衣钵执掌天道宗,她就是宗主的关门大弟子了。

    特神气。

    可他最终没敢把话这说出来, 怕说完之后,她会觉得厌恶。

    阿银不是个喜欢仗势欺人的姑娘。

    百里善小心翼翼盯着她,生怕她脸上出现犹豫的神情。

    两个人挨在树上坐着,千年大树常绿茂密, 妙银晃着两条细腿, 垂眸含笑,眼神幽邃, 她问:“百里哥哥,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想认我做徒弟的吗?”

    百里善见她没有拒绝,立马点头:“是啊,阿音特别招人喜欢。”

    她说的喜欢,和他说出来的,完全两个意思。

    她笑了笑,继续问:“可我什么都不会,百里哥哥不怕我这个徒弟给你丢脸吗?”

    百里善凑过去,一双明亮的黑眸如星光般璀璨,他说:“没事,反正我也不是个厉害的师父,你别嫌弃我就行。就算要丢脸,也有我陪着你一起丢脸。”

    他说完,意识到自己的心直口快,这哄人当徒弟呢,怎么可以奔着丢脸的道路去。

    得立个远大目标。

    他立马严肃语气:“有朝一日,我们师徒定会成为三界最厉害的人。”

    她笑吟吟地伸出手点点他的脸,百里善抬眸,少女肌肤胜雪,吹弹可破的面庞如明珠生晕,她张着漂亮明媚的眼睛,朱唇轻启:“百里哥哥,如果我认你做师父,你能不能答应我,除了我,你以后不能再收第二个人做徒弟。”

    百里善心跳如雷,他怔怔地应下:“好。”

    少女得了他的话很是欢喜,她靠得更近,小脑袋低在他的肩头,对着他的耳朵,柔情似水地吐出一句:“师父真好。”

    百里善感受着她温热娇软的身子,压根不敢动弹。

    一呼一吸间。

    仿佛过去一千年那样长久。

    他转动眼珠子,悄悄地用余光去瞥,正好望见她盯着自己看。

    目光灼灼,如火如荼。

    百里善立马收回视线,屏住呼吸。

    她的手攀上来,轻轻用指尖碰了碰他近乎红透的耳朵,“师父,当徒弟该做些什么呀。”

    百里善不敢看她,慌张道:“就和从前一样,你不需要做什么。”

    衣料窸窣。

    是她仰着面庞凑近,一张鲜红的樱唇半开半合:“可要是我想为师父做些什么呢?”

    百里善紧张地攥紧衣袖,他憋着通红的脸,低声道:“我没有做师父的经验,但凡你喜欢,你想做什么都行,只一点,不要累着苦着自己。”

    她香软的身体缓缓退回去,皙白的手却又伸了过去,滑至他握紧的拳头,一点点往里勾,最终勾住他的小拇指,语气天真活泼:“嗯,那以后就拜托师父了。”

    百里善点点头。

    通灵玉忍不住飘出来,伏在她耳边,啧啧两声,“主人,你认他做师父干嘛还要调戏他,看他脸红的,都红成猴子屁股了。”

    她眉梢带笑,将话传到它的元魂里:“我在这里不能随便杀人,就只能调戏调戏他,要是这点乐子都没了,只怕不等宿主的心愿完成,我早就无聊死了。”

    通灵玉:“好的主人,请你继续调-教……哦不……调戏他。”

    说完,通灵玉飘回铜铃里。

    妙银看着情窦未开的少年,忽地还想再进一步。

    树下有人缓步而来,修长身形,面沉如水,朝树上喊:“阿善,宗主找你。”

    妙银往下一看。

    是燕三。

    两人视线相对的一瞬间,他主动移开。短短不到半秒的时间。

    自她出现人前,从来没有人不被她的容貌惊艳,除了燕三。他看都不看她一眼。

    燕三身姿挺拔如松,静静等着百里善,心无旁骛。

    百里善同妙银道:“我背你下去。”

    妙银攀过去。

    他们飞下去,百里善动作温柔将她放到地上,转身离开时想起什么,又返回来,“从今天起,你搬到我的清远阁住,那里地方大,宽敞。绝对比你现在住的破地方好上一百倍。”他压低声音,悄悄道:“我偷偷藏了我爹的许多法宝,日后一一拿给你看。”

    一直站着没说话的燕三忽然开口问:“为什么让她搬过去住?”

    百里善笑道:“忘记跟师兄说,从今天起,阿银就是我的徒弟了。”他念着刚才她在树上说的话,咬字道:“唯一的徒弟。”

    他说着话,眼神往妙银那边瞄。

    她甜甜地冲他笑。

    百里善心满意足,挥手:“阿银我先走了,等会再来找你。”

    待百里善离开后,妙银也往前去。

    面无表情的燕三这时发话:“我劝你最好远离阿善。”

    她停下脚步,忽地来了兴致,巧笑媚嫣走回去,走至他跟前,几乎贴着他的衣料。

    “燕三哥哥。”

    又甜又软。

    柔得能掐出水来。

    燕三蹙起眉头。

    小姑娘明艳的小脸天真无邪,继续问:“燕三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呀?”

    燕三这时终于肯扫她一眼。

    但他的目光里没有痴狂。

    “随便你怎么想。”

    话音落,他扬长而去。

    妙银看着燕三冷冰冰离去的背影,听完通灵玉在她耳边报出燕三的好感值,笑着吐出一句:“有趣。”

    这厢,百里善前去见天道宗宗主百里无忧。

    博古架旁的红木椅,一个身着苍蓝宽袍的俊美男子正闭目养神,他略显年轻的脸与沉稳的气质有些不符,像是白发老人借了风华男子的躯壳,连呼吸都透着稳重。

    百里善放轻脚步,试图绕到他身后,就在他走过去的一瞬间,男子睁开眼。

    “阿善。”

    百里善咧嘴一笑,“爹。”

    百里无忧往角落里一指,“站那,别搁我眼前惹人烦。”

    百里善吐吐舌,不甘不愿地贴墙罚站,他往前头瞥,望见百里无忧正从衣袖里掏出面铜镜。

    他爹什么都好。就是有个毛病——臭美。

    无论何时,都特别注意自己的仪态。这不,小憩刚起,就要对镜看看发冠是否歪斜,衣衫是否齐整。

    百里善痞声痞气道:“一大把年纪了,借着突破壳顺势化成年轻男子的相貌也就算了,偏偏还爱臭美。”

    百里无忧一个眼刀杀过去。

    他起身,撩袍走至百里善跟前,瞧了半天,哼一声,“你爹我化成年轻男子的相貌怎么了,待你度突破壳能够改变容貌那天,我不信你不想化作自己最美好年纪的样子。”

    百里善想了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不一定会化成年轻的模样,但一定会化成我觉得最美好年华的模样。”他加了句,“我和爹不一样,我现在就很年轻,不知道老去的滋味。”

    百里无忧瞪向他。

    如果目光能杀人,只怕百里善早被戳成千疮百孔。

    他抬手,最终只舍得狠狠点了点百里善的额头,“你这个臭小子!”

    百里无忧甩袖往屋外去,百里善急忙跟过去。

    父子俩一前一后,百里无忧问起此次出外历练的事,对百里善嗤之以鼻:“啧啧啧,亏你大言不惭说要借此次机会大展拳脚,结果呢?屁事都没干一件。只怕连个低等魔道门徒的身都没近过,还说什么声名鹊起呢,简直丢尽我们百里家的脸。”

    他想到什么,回头问:“你没和外人说你是我儿子吧?”

    百里善摇头:“没有。”

    百里无忧长长地松口气。

    数秒后,他手一挥,一道白光将百里善笼住,浮动晃荡。

    百里善已经习惯,任由白光在自己周身打探查看。

    每次他稍微去远一点的地方,回来后爹总会以云覆之力为他查看异样,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或许是怕他沾上外面不干净的东西。

    待百里无忧收回云覆之力,父子俩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唠嗑。

    百里无忧道:“紫门谷的华紫衣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爹都已经传了好几道燕信给我,托我帮他找找。若是真遇到意外,那就太可惜了,我本来还想收她做儿媳妇治治你的。”

    百里善哇地一声,皱眉抗议:“爹,你太毒了,我怎么能和那样狠心泼辣的女人做道侣,你干脆杀了我,我也不要娶她的。”

    百里无忧笑着看向他,“你越不要,爹就越要做。”

    百里善差点被气哭。

    从小他爹就爱这样逗他,逗得他眼泪往下掉之后,捧腹大笑继续嘲讽。

    百里善忍住了,现在他是当师父的人,不能动不动就被气哭。

    他想到妙银的事,眼珠子一转,立马端出谄媚的笑意,替百里无忧捶背:“爹,结亲的事暂时放一边,我有件特别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百里无忧昂起高傲的头颅,指了指右边后背:“捶重一点。”

    百里善赔笑,“好叻。”捶了一会,他觉得差不多了,快速地说道:“爹,我认了个徒弟。”

    百里无忧并未惊奇,他问:“是你从山下带回来的那个小姑娘吗?”

    百里善:“嗯,就是她。我已经让她搬到我的清远阁。”

    百里无忧愣了愣。

    神情有些犹豫,望见百里善一脸欢喜的样子,不忍心再劝。

    罢了,就随他吧。

    反正是个凡人女子。

    百里善见百里无忧没有阻拦,心中的石头落地,他凑过去,得寸进尺:“爹,我修为不高,如果以后阿银有什么想学的,你可以我帮教教她吗?”

    百里无忧翻个白眼。

    “我一宗之主,岂可随便教人。”

    百里善:“可她是你儿子的徒弟,子不教父之过,我游手好闲的性子都是被你养出来的,现在我收徒,你必须负全责。”

    百里无忧瞪他:“无耻,无赖。”

    百里善:“跟爹学的。”

    不等百里无忧发火,百里善已经跑开,他急着去清远阁见阿银,哪有功夫在这耽搁,脚底抹油一般,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

    百里善走后,百里无忧叹息一声,喊道:“燕三,出来吧。”

    燕三从暗处走出来。

    百里无忧问:“查清楚了吗?那名凡人女子是否有可疑之处?”

    燕三将自己返回村子调查的事一一讲述,最后道:“暂时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他说完,想起什么,眉梢沾染担忧,试探地问:“宗主,真的让少主收徒吗?他……”

    百里无忧负手在背,优哉游哉地踱步,“老夫就这一个儿子,护了这么多年,当然要继续护下去。他想做什么,就随他去吧,你看着点,别让那名女子伤了我儿。”

    燕三紧抿嘴角,许久,憋出一个字:“是。”

    拜师大典于会云殿举行,乃是天道宗百年一次的盛事。

    数千名入门弟子齐聚于此,他们已经接受完历练,将于神坛前一一拜入各真人门下,每个人都有择师的机会,但大多都只能静静等着被挑。

    众人屏息以待,很是紧张。

    拜师大典刚一开始,遥遥望见两人御剑而来,自云端而下,衣袂飘飘,端的兰枝玉树清冷之姿,最前方的那个仙风道骨,手持白鸾尾,正是本门宗主百里无忧。

    众人齐齐起身。

    “拜见宗主。”

    众人抬眸,望见百里无忧身后一个披羽戴冠的少年,肤白胜雪,眉眼俊美,站在气势逼人的宗主身边,丝毫未被比下去,反而被衬出种朝气蓬勃的爽朗。

    众人交头接耳,好奇这位少年是谁。

    各大真人是识得他的。

    起身称呼一声:“阿善少主。”

    众人一惊,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千年难得一遇的道家奇才百里善吗?竟生得如此好模样。

    那日与百里善一起进行灭魔围剿任务的弟子们纷纷震惊,谁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