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双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他凝视她的神情,她像是在努力回想什么, 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程墨心疼地捂住她的脑袋, 柔声道:“别勉强自己,你想知道的事, 我全告诉你。”

    白茉迷茫地点点头。

    他将她抱起来,两个人往楼上去,一边走一边说。

    “二十三岁念研究生那年我在美国遇见你, 那时候你十八, 大一新生, 你入学就成为校园风云人物,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堆人爱慕。”

    白茉听着挺开心的, 两条细腿在他怀里晃悠, “我现在也是万人迷属性呀,超多人爱慕我。”

    程墨笑了笑,伸腿推开门,卧室被她翻个底朝天, 狼藉一片,仅仅是为了翻出她身上这条满意的衬衫。

    程墨继续往前,“那时候你在图书馆看见我,问我要电话号码, 我没给, 你就天天来研究室堵我,我知道你和别人打了赌, 赌能不能让我这个高傲的中国学生为你疯狂。”

    白茉一掌拍他胸膛上,“放屁,我会追你?你编,接着编。”

    程墨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返回浴室拿了湿热毛巾为她擦嘴角口红渍,动作轻柔,继续道:“你堵了半个月就没影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隔壁系的高材生看上你,你堵我,他堵你,你嫌烦,就放弃打赌了。”

    白茉试探地问:“那个高材生,是季铭吗?”

    她身上脚上有刚刚闹腾时沾上的痕迹,他低头为她耐心擦拭,闷声道:“嗯,季铭是当时有名的天才,十八岁就成为物理系的博士。他念书很牛逼,就是性格太过孤僻,不怎么和人交流,你是他第一个追求的女孩子。”

    他顿了顿,纠正:“不能说追求,应该说痴迷,他对你的迷恋程度,简直跟疯了一样。”

    恰到好处的热度令人很是舒服,她悠闲地躺在床上,眼睛一闪一闪,像是在想什么:“我应该不喜欢这种傻乎乎的书呆子。”

    程墨嘴角扬起苦涩的一笑,脱了衣服躺她身边,手缓缓地握住她的手,十指紧握。

    她下意识要甩开他的手,被他重新逮回去。

    程墨一手牵着她的手,另一手揽住她的肩,两人面对面,他看着她继续道:“你刚开始挺厌恶他的,所有人都知道你讨厌他,后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你突然和他好了。”

    白茉舒服地往后仰了仰,“原来季铭是我的前任小男友呀。”

    程墨愣了愣,眉眼含笑,很是心酸,轻轻一句:“嗯,本来你的前任,应该是我才对。”

    白茉忍不住去揉他的头发,板寸头,摸不到几根:“程墨你别皮,正经往下说。”

    程墨凑上前,抬起身吻住她的唇,她要移开,程墨没让,深深吻了几下,叹口气:“你们好了两年,你二十岁生日那年,季铭向你求婚,你没答应,说要跟他分手。”

    “然后呢?”

    程墨停下来,双手抚上她的脸,“他自杀了。”

    白茉一僵。

    “因为我要分手,所以他自杀了吗?”

    程墨重新吻上去,带着抚慰的意图,温柔至极,“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

    他想到旧事,内心止不住地悲伤,后面的事没敢接着讲。

    季家人将季铭的死怪在白茉头上,因为当时季铭在学术界颇有名气,新闻大肆炒作,虽然后来被压下去,但对当时的白茉而言,她相当于被全世界指责。

    她本来就心里有创伤,季铭的自杀,无异于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一下子崩溃了。

    参加完季铭的葬礼,就住进精神病院,一住就是半年。

    他有去医院看她,从医院出来,他就改修了心理学。

    他从来都没告诉她,当初是他把季铭介绍给她的,他嫌她仗美行凶,和季铭开玩笑,说她一定能够颠覆他的内心。

    季铭果然对她一见钟情。

    等他后来再找她,她却出院回国了。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之后再见,就是季仲将她带到他面前,拜托他替她做心理疏导。

    程墨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是五月十七,她穿着小红裙白高跟,一头大波浪如海藻般柔顺,她伸出手,和他笑着打招呼:“你好,我是白茉,季仲的太太。”

    她已经彻底将他忘记。连带着季铭的记忆,一并消失。他这时才知道,季仲将她藏了三年,瞒着所有人悄悄地护了她三年。

    季仲自豪地告诉他,是他把白茉从精神病院弄出来,自白茉回国的第一天起,他就设计好一切,撞车欠债,到最后酒醉情迷的一夜情。

    这才鼓足勇气要求娶她。

    季仲说:“从今以后我要浪子回头,专心做个好丈夫。”

    有时候想起来,他真的很佩服季仲飞蛾扑火的勇气,顶着所有压力,毅然决然地娶了白茉,用尽所有手段,让过去那段往事消失。

    程墨回过神,望见白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她漂亮的脸蛋上写满疑惑,并没有因为回想往事而浮现的哀痛。

    他松口气。

    季铭已是过去时,以前是季仲护着她,现在开始该由他护着她。

    他们该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白茉说:“好啊,季仲竟然给自己弟弟戴绿帽子!”

    程墨将她抱入怀中,亲了又亲,“白茉,季仲很爱你,但我的爱不会比他少,今天我既然决定将事情告诉你,就已经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他错过她八年,不想再继续错下去。

    白茉笑着看他:“你不怕我知道之后想起旧事发疯吗?”

    程墨爱怜地揉揉她,半边身子撑起来,不至于压得她透不过气,慢条斯理地往外吐着自己的理由:“总有一天你要想起来的,与其让你毫无防备地面对旧事,倒不如我事先告诉你,反正你有病,我能治。”

    她皱眉,眼神认真,凝视他:“那之前为什么又瞒着我?”

    他眉眼低垂,不敢看她的目光:“因为季仲不让说。现在你和他离了,我没必要再瞒着。”

    白茉感受到他身体的异样,往后退了退,面上恢复如常神情,笑道:“你这是背后使刀子啊。”

    程墨准备做刚才车上未做完的事,忽然手机响起。

    是季仲。

    他犹豫半晌,按下接听键:“喂。”

    季仲:“老程你在哪,白茉这个死女人,她把我电晕,还把我衣服都带走了,你快来接我。”

    程墨看着身边的白茉,只差一步,他就能占有她。

    白茉翻个身,从他身旁挪开。

    季仲:“老程,你怎么不说话,快来接我啊,我冻死了。”

    程墨死盯着眼前神情一脸无所谓的白茉,她将他的衬衫脱掉,重新换上自己的小裙子,一步步往外走。

    程墨上前拦住她。

    白茉亲亲他,压低声音凑在他另一只耳朵跟前:“不做了,你去接他。”

    电话那头传来季仲大惊小怪的声音:“老程,你又玩女人呢,别玩了,先来接我啊!”

    白茉已经下楼。

    良久。

    程墨叹口气,“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回到别墅,白茉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通灵玉好奇地问:“主人,你怎么哭了?”

    白茉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她都没有察觉到泪水的存在。

    她抹掉眼泪往床上一躺,“可能是宿主身体本能的反应吧,刚刚程墨跟我说起失忆的事了。”

    通灵玉:“我知道,我开天眼全看到了。”

    白茉说:“我就说,怎么从来没见过季仲家里人,原来还有这一段。”

    难怪季仲老跟程墨说她心里有个人。

    敢情这个人是他亲弟弟。

    娶了自己死去亲弟弟的女朋友,他心里怎么可能没刺呢。

    加上程墨今天跟她说的旧事,宿主身体的记忆差不多完全拼凑整齐,她再没有后顾之忧。

    从现在起,她就是完整的白茉了。

    通灵玉问:“主人,接下来做什么?”

    白茉打开手机里季仲之前设的屏保,上面是他的照片,季仲气质好,随随便便一照,就是大片风格。

    她点了点照片上季仲的脸,“当然是完成宿主第二个心愿,做季仲的季太太一辈子。”

    通灵玉哇地一声为季仲感到庆幸。

    白茉:“先让他打动我再说,谁让他之前那么傲来着,脱光了男人还不上,知道这是多么令人受打击的事吗?”

    通灵玉:“……嗯。”

    电击事件之后,季仲安静了好一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