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三更四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白茉脸上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

    这时候很想问问他,这句话发自真心, 还是仅仅为了应对白家父母。

    刚刚上车前, 他特意拉她到角落说,“我不想让你受伤害, 所以在你父母面前我说的任何话,你先不要当真。”

    他还没有想清楚就被程墨一个电话叫回来,他怕她之后得了承诺空欢喜。

    对此, 白茉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和谨慎。

    完全抵抗美色-诱惑的强大意志力。牛逼。

    白父白母得季仲的话, 相对一笑, 白母:“夫妻感情好最重要,有什么矛盾说出来就行,千万不要闹到离婚的地步。既然你这么说, 我们就不用再说什么了。”

    白父加一句:“白茉不懂事, 你替我们好好管着她。”

    季仲眼角扬起几不可见的不悦,他说:“是白茉管我,不是我管她,家里全由她做主。”

    白茉转过头看他, 他刚刚说话的严肃神情映入眼帘,此刻察觉到她的目光,他立马将笑容递到她眼里。

    她蓦地想到一句话。

    同仇敌忾。

    他将自己当成战友帮衬着她,共同应对她的父母。身体上的战友不可贵, 精神上的战友最难得。

    不管他如何什么样的心态站出来帮她, 是同情也好,是怜惜也好, 总归是善意的。

    她往前倾,在他脸上印下感激的一个吻,随意又迅速,来不及让人回味,就已经结束。

    季仲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

    窗外晚霞渐现,原本紧密的车内忽地有风吹进,呼啦啦吹得车前挂件东倒西歪。

    白宇的声音飘在风里,他问:“小妹,那你呢,你想和季仲离婚吗?”

    车内人皆是一愣。谁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一句话。

    尴尬至极。

    白茉往后看,白宇倚在车窗边,半个脑袋侧着,正好与她对上视线。

    他冲她笑了笑。

    这笑和季仲的不同,一眼便能瞧出是伪装。用力过度的那种。

    记忆里,白茉与这个哥哥并不亲近,从小到大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并不多,因为很难见到面,所以她对这个哥哥的了解还没有对菲佣的了解多。

    白宇不爱说话,即使每次和她见面,也是坐在一旁看着。

    真要计较起来,白宇对她还算不错。因为每次从外面治病回来,白宇是唯一一个记得给她带礼物的人。

    白茉并不移开目光,她眼里的冷漠足以冲淡白宇虚伪的笑意,“我当然不想离,老公就是我的全部。”

    白宇喃喃琢磨她话里的意思:“全部吗?”

    白茉这时候才笑起来,眼睛弯弯,“对呀,全部。”

    季仲及时打开电台点歌频道,甜蜜的情歌随风晃荡,欢快的曲调融融地往耳朵里送。

    白茉跟着哼起来,身体自由摇摆,完全没有平时与白父白母见面时的拘束。

    季仲冷静地评价:“人来疯。”

    白父白母跟着捧场,白宇没说话。透过后视镜,白茉瞥到他往自己这里看,说看也不算,更像是发呆。

    而她就是他视野内的模糊焦距点。

    白茉继续哼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她让季仲放周杰伦的《我的地盘》,从头到尾就唱两句“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声音嘹亮,咬词清晰,猛地一吼,吓得白父白母往后缩。

    “神经……”

    话未说完,季仲道:“好听,唱得好。”

    两老立马改口,笑嘻嘻:“确实不错。”

    白茉唱得更起劲。

    等到快下高速的时候,刚停止闹腾的白茉忽然发话:“不走这条路,往左边走。”

    季仲:“走左边得绕一大圈才能回家。”

    白茉:“我们先把爸妈送到酒店再回家。”

    白父白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哪有放着别墅不住去住酒店的,前两次来都是白茉求着他们去季家住,这次怎么,魔怔了?

    白母腆着脸说:“不用麻烦,住家里挺好的。”

    白茉回头咧嘴笑:“晚上我要和季仲做-爱,你们来了不方便。”

    白家父母对白茉这个女儿,从未有过任何期望。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用顾忌。

    闹天闹地,管他的呢。

    季仲将音乐声开大,一张脸憋得涨红,紧抿唇角始终没有驳她的面子。

    白茉更加肆无忌惮,她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国内空气不好。”

    白母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季仲替白茉回复:“白茉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刚下飞机就催着人回去,换做以前,从来没有的事。

    白宇替父母回答:“我们要多住一阵子,麻烦妹夫替我们找家合适的酒店。”

    季仲客气表示:“就住自家酒店,外面的酒店服务态度不好。”

    季家旗下产业众多,酒店业也有涉及。开车送到市中心,白茉不下车,任由季仲带领白父白母往大厅去。

    她闭着眼,忽地车窗被人敲了下。

    白宇站在车外笑,“小妹,我买了礼物刚刚忘记拿给你。”

    她一看,是海豚拼图。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怎么还买这个送我?”

    记忆里,白宇每年都会送她一盒拼图,只有半边,无论他身在何处,都会在年末的时候将拼好的另外半边拼图寄给她。

    上面附有白父白母难得的新年祝福,所以白茉每次收到都会特别开心。白茉为了得到父母的爱,虽然很嫉妒厌恶白宇,但从来没有表露过。

    可是她不是白茉。她不需要白家父母的爱。

    白宇将东西递到她跟前,“这是我们兄妹之间的传统,难道你不喜欢了吗?”

    白茉犹豫半秒。

    就在他以为她会照常收下的时候,拼图却被丢了出去。

    “我不喜欢。”

    白宇怔怔地看着她。

    “小妹……”

    很难想象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会有如此清澈哀伤的眼神。

    白茉皱眉,而后打开车门,从地上重新捡起拼图,尽量将语气放柔:“我是真的不喜欢,从今年开始,我不想再维持这个传统。”

    黑夜里,他白得发光,病怏怏的,问:“那你喜欢什么,我们换个新传统。”

    她想了想,问:“只要我说喜欢,什么都可以吗?”

    白宇笑:“当然,你是我妹妹,只要你向我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他是个含蓄内敛的人,很少和人说这样直白的话,说完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扯嘴角笑着看她。

    依旧是用力过度的笑容。

    白茉叹口气,问:“你可以让爸妈早点回去吗?”

    白宇愣住,“你不希望爸妈多留几天吗?以前你很喜欢的。”

    白茉直言不讳:“我希望你们过两天就回去。”

    “为什么?”

    她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因为我不想让你们打扰我和季仲的生活。”

    夜风微凉,风里掺细沙,吹得人眼里疼。

    白宇背过身去,“有季仲疼你,这很好,每个人都需要有个归宿,看到你有幸福的归宿,哥哥就放心了。如你所愿,我过两天就和爸妈回去。”

    白茉松口气。

    和白家父母多待一刻,她都觉得压抑。这种压抑是身体与生俱来,白茉渴望着得到父母关注,她用白茉的身体与记忆,不喜欢脱离把控的情绪,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她分分钟想拿刀捅死他们以绝后患。

    只是,她现在作为一个小甜饼,怎么能随便乱砍人呢。

    她看向面前羸弱的男人,忽地脑海中冒出个大胆的想法,只是不敢确认,得回去问过通灵玉再说。

    她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哥哥,谢谢你的体谅,你照顾好身体。”

    他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的。”

    等回到家里,季仲想到机场她撒娇的那个吻,下意识保持距离,“现在没有外人了,咱俩得恢复正常关系。对我,你要矜持点。”

    换做平时,白茉早就没羞没躁地蹭上去了。

    但是今天,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白茉扭着腰从他身边走过,“老公晚安。”

    没有任何过分的亲昵举动。

    季仲一愣。

    他以为她会借着白家父母回国的借口,利用他的维护,趁机夺取他的肉体,就像之前在机场那样。

    没想到竟然这么乖。说什么听什么,没耍任何花样。

    神奇。

    被称赞神奇的白茉此刻早已回到房间。

    她迫不及待地招待通灵玉:“过来,我有特别重要的事问你。”

    通灵玉连忙爬过去,它已经开天眼看到白茉去机场的情形,不等她发问,它已经开口道:“主人,很多任务者进行到这个事件点的时候,都会因为压不住宿主身体的情绪而崩溃。你竟然安然无恙咧。”

    她并未在意它话里的殷勤,掐着细点问:“白家父母回国这个事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