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三更四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季仲愣了很久。

    片刻,回过神, 他伸出手替她擦眼泪。

    滚烫的泪珠滴在手上, 每一下都像是灼他心窝,烧得人心烦意乱。

    他放柔声音:“别哭。”

    她哭得更厉害。

    季仲手忙脚乱地捧起她的脸, 泪水怎么也擦不尽:“祖宗,我求求你,别哭了。”

    他试图辨识她的哭意是真是假, 却怎么也辨不出她的神情真假。

    结婚这两年, 她在他跟前, 永远都只有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无论是笑是哭,目的只有一个——提醒他她不需要他的爱。

    她有她的傲气, 他有他的自尊。

    不知不觉, 两个人已经越走越远。回过头看,他已经说不清这段婚姻的意义。

    明明当时他那么想要娶她。即使被全家人指责,他依旧娶了她。他以为一辈子很长,时间能够解决一切问题。

    可他从来没有想到, 人的生命有限,短到他来不及摆正这段婚姻,人生就已经结束。

    自那以后,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 他不能再将生命浪费在她身上。

    而此时此刻, 季仲望着她一张哭皱的小脸,忽地不想再在乎自尊, 开口问:“为什么?”

    问出口就已后悔。

    想狠狠扇自己两耳光。

    他急忙冷冷补充句:“别说你爱我,我不信。”

    她的眼泪堵回去,茫然地看着他:“为什么你不信?”

    他低下头,“你别问为什么,现在是我在问你为什么。”

    他的手捧着她的脸没有收回来,她主动往他手掌心蹭了蹭,哭泣过后的小嗓子沙沙稠稠:“因为,只有你才可以给我家的感觉。”

    季仲猛地一震。

    她刚刚是说,家的感觉吗?

    季仲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怔了数秒,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掩盖,淡淡道:“你可以回你爸妈那里。”

    这话说出来,两个人皆是一滞。

    季仲当即悔恨地想扇自己十耳光。

    哪壶不提哪壶开。

    “我不是那个意思,刚刚一时口无遮拦,你别在意。”

    她苦笑:“没关系。”

    季仲愧疚地收回手,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手足无措,最后烦闷打开瓶啤酒一口气灌。

    白茉的家庭,对于她而言,是个禁忌。他们夫妻两年半,再怎么互戳对方痛脚,他也绝不会拿这个事伤害她。

    程墨和他说过,白茉之所以会有严重的心理疾病,百分之九十的原因源自她的家庭环境。

    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自己生来就是个工具。

    为救她哥哥而存在的工具。

    白家长子白宇十岁时查出有白血病,虽然查出得早,但由于白宇血型特殊,为以防万一,白家父母又生了一个女儿,为的就是以后能够替哥哥捐献骨髓。

    这个女儿就是白茉。

    白家所有的事都围绕着白宇展开,白茉从懂事起就被教育,她以后要救哥哥,要为哥哥奉献一切。

    白家父母忙着照顾儿子,全球到处飞找名医。

    白茉的童年,只有永远不会说话的洋娃娃,以及三个月一换的菲佣。好不容易熬到长大成人,作为一个标准的白富美,她并未从父母那里得到多大支持,连留学的钱也是自己勤工俭学换来的。

    “家里的钱都要留给哥哥看病,你现在每多花一分,就是在花哥哥的医药费。”

    程墨有次喝醉酒,季仲撬了很久才从他嘴里撬出这么一句话。

    那之后,季仲就将白茉的信用卡额度无限度提升,她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就算买回来看都不看一眼,他也觉得值。

    他认识她六年,她唯一认真与他谈话,就是结婚前和他谈起自己的家庭。语气平静,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

    她说:“季仲,我是个不值得被爱的人,结婚我无所谓,但是你别爱我,我回报不了你。”

    他那个时候特倔:“那你也别爱我,我承受不起。”

    后来两个人常吵架,你一句我一句,爱来爱去的也就不值钱。谁也不知道对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的戏不如她好,露出的爱意时常成为她拿来抨击他的利器,刀子朝心窝捅下去,又快又准。

    可即使每次都被伤得遍体鳞伤,他依旧想给她一个家。但她并没有这个念头。

    她成为他的季太太,却还是将自己当成无依无靠的孤鬼野魂。

    他前辈子,最渴望听到的一句话,便是她对他说,“季仲,你就是我的家。”

    可惜没能等到。

    除了一句“我不爱你”,什么都没等到。

    季仲回过神,白茉已经停止哭泣,海风将她脸上的泪痕吹干,光洁的面庞犹如珍珠般嫩白。

    她像一朵朝露玫瑰,娇艳美丽,他明知她浑身是刺,一碰就扎,却停不下来想要靠近的心。

    他心里流了血,正好拿来浇灌她。

    现在因为她的一句话,隔了两世久旷干涸的心蓦地又涌出力量,再次生出想要割肉滴血饲养她的冲动。

    白茉转眸盯他,深邃的眼睛像浸在水银的黑玻璃珠。

    她问:“季仲,你想知道你和我提离婚后,我为什么死都不肯答应吗?”

    他:“为什么?”

    她的眼神忧伤又惆怅:“那天你跟我提离婚,我一下子就懵了,很久以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你不是开玩笑。第二天深夜,我睡不着,闭着眼睛想象没有你的生活,想了个开头就不敢再往下想,我怕自己再想下去,就会噩梦缠身。”

    季仲垂下眼眸,“是吗?”

    她笑了声,继续道:“其实噩梦缠身也没什么,我活这么大,几乎天天做噩梦,每次都梦见自己被抛弃一个人孤单单地等死,但说来也奇怪,自从我和你结婚,我的噩梦里就多出一条路,坑坑洼洼的泥泞小路,虽然又窄又破,前方还有大雾遮路,但我知道只要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肯定有人在尽头等我。噩梦也就不再那么可怕。”

    她声音有些哽咽,“说实话,我不想和你离婚,是因为我自私,我怕没了你,梦里的路从此消失不见。”

    她顿了顿,唇角扬起苦涩的笑意:“季仲,你知道在梦里等死的感受有多煎熬吗?”

    季仲心头一梗,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上前抱住她,没出息地将底线往后挪:“白茉,不管以后我们俩怎样,我永远都在,只要你一句话,季家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她趴在他肩头哭出声。

    哭了很久。

    她忽然在他耳边哑着嗓子轻轻细细说:“以后不管怎样,谢谢你爱过我。”

    季仲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他使劲将眼泪往回仰,“什么谢不谢,你情我愿的事,有什么好谢。”

    她亲亲他的侧脸,蜻蜓点水的一个吻,“我知道过去我做过很多事让你伤心,像我这样自私自利的人,要不是你提出离婚,可能我一辈子都意识不到自己有多离不开你。”

    他被她这句话噎得喘不过气,眼泪刷刷往下掉,一边哭一边揩去滴到她背上的泪水,“别说了。”

    她搂紧他,“你听我说完。正如我之前在餐馆说过的那样,凡事都有缓冲期,就像过去你等我,现在换我等你,我不会得寸进尺,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她要转过脸看他,他不肯,怕她看到自己脸上的狼狈样,揽住后背将她往怀里按,“你有耐心等我吗?”

    她肯定:“有。”

    他:“要是最后没能等到我呢?”

    白茉愣住。

    许久,她挤出一句明媚的话:“那我就一直等下去。”

    他埋进她浓密的发间,“傻不傻,我要真跟你离了,分你的钱能少吗,到时候你要包哪个明星包哪个,还等我呢,只怕早把我忘了。”

    她:“你比任何明星都好看。”

    “真的?”

    “嗯,在我心中,老公是全世界最性感的男人,堪称行走的春-药。”

    他身形一僵。

    感受到她的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

    “白茉。”

    “嗯?”

    “别碰那里。”

    “哎呀我就摸摸而已,不做其他事。”

    “你再碰一下,我就射给你看。”

    “好呀。”

    “……”

    悬崖边海风渐大,他松开她起身,白茉重新将围裙穿上,指着后背道:“老公,帮我系紧。”

    他将衬衫替她披上,语气严厉:“穿这个。”

    白茉:“不要。”

    “为什么?”

    “因为衣服上有老公的气味,闻到就想要。”

    季仲故作淡定:“刚才不都说好了吗,慢慢来,你正经点。”

    白茉解下围裙,又恢复成一丝-不挂的状态,她张开手,“我听老公的,老公帮我穿上吧。”

    季仲无奈,只能弯下腰替她穿好衣服,穿完了,她不肯动,“老公,腿坐麻了,走不了路,你抱我呗。”

    季仲刚想拒绝,望见她一双迷人水亮的黑眸,蓄足力往他这边发射天真无辜的眸光。

    他深呼口气。

    腾空将她抱起。

    “明天开始,不准穿成这样,不准故意诱惑我,不准……”

    他话还没说完,她就在他怀里闹腾,双腿上下晃动,“好啦,我知道了,你好啰嗦哦。”

    他下意识想要往她屁股上打一下以示反击,意识到那里是真空状态后,及时止住念头。

    这个女人,一不小心就能让他擦枪走火。

    还是谨慎点为好。

    ……

    自他们约法三章后,她果然不再捉弄他。

    衣服整整齐齐地穿好,就连游泳时都穿的保守泳衣,季仲躺在泳池边晒太阳,讪讪地问:“原来你有带衣服啊?”

    她从水里冒出来,“对呀,像我这样精致的女孩子,外出几天怎能不装备齐全呢,晚礼服马术服跑步服我都有带,另外带了二十套小裙子,还有我的护肤品和香水……”

    不等她说完,他连忙打住,拐着弯说:“我瞧你这几天的穿衣风格很不一样,特别传统。”

    她腼腆一笑:“因为来之前我怕老公兽-性大发,所以特意选保守一点的。”

    季仲:“我?兽性大发?”

    这女人真是含血喷人,说起谎话来一点都不含糊。

    白茉双手撑在泳池砖石边,湿漉漉的卷发垂在脑后,脸蛋白里透红沾着水珠,樱桃小嘴莞尔一笑,伸手去挠他的脚底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