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说:“表姐,别再待王府了,和我一起进宫住吧。”

    崔清和呸地一声,还好睿宗帝抱着德音躲得快。

    崔清和道:“崔空龄你个小王八蛋,你想都别想带走她!”

    睿宗帝支吾一声,声线清灵,像是在诵什么高雅诗词:“九哥,你还不明白吗,表姐现在爱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没有资格留她,也不该留她。”

    崔清和还要说什么,睿宗帝上前一步将他的嘴再次堵上。

    德音抱肩而立,欢爱后的滋润喜色衬得她越发灵动美艳。

    年少的帝王转过身来,缓缓靠近,一双黑亮的眸子天真无邪,语气坚定:“表姐,以后就由朕代你的夫君替你暖床。”

    德音笑着搭上他的手,“好。”

    自这天起,德音果然随睿宗帝一块住进宫里。鸾殿,正式成为她的寝殿。

    萧帝听说她给崔清和递了休书,先是大吃一惊,而后长叹一声。

    “前些日子你进宫,我便知道你与他肯定有不合的地方,只是为何现在突然提出和离?”

    德音为她捶背,“因为不再喜欢了。”

    她哪里会说,是因为现在崔清和已经对她毫无用处。

    萧帝拍拍她的手背,“孩子,姨母没什么好说的,一句话,只要你开心,姨母就开心。只是现在有一件事,姨母需得告诉你。”

    德音一愣,“什么事?”

    萧帝:“清和在宫门外长跪不起,他将你留的那份休书撕得粉碎,说自己不愿意与你和离。”

    德音不说话。

    她原以为那天崔清和在屋里说的话是一时气话,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不愿和离。

    他都当面看见她和崔空龄做那样的事,竟然还不愿放手?

    通灵玉适时飘出来,告诉她崔清和的好感度。

    “那一日,他的好感度由100跌至50,等你与小皇帝离开后,他在你的院子里痛哭流涕,大概是回想以前的事,好感度慢慢地又回升,现在又重新到达……”

    “到达多少?”

    “满分……”

    “真是贱。”

    主仆两人的对话瞬间回到现实,时间刚好过去一秒钟。

    萧帝继续道:“还有你妹妹,那个叫灵羽的,她也在宫门外跪着,但不是为了崔清和,而是想让你带她一同入宫。”

    德音乖巧地问:“姨母怎么看?”

    萧帝见她向自己要主意,思忖片刻,道:“姨母知道你心意已决,清和若是不愿意离,自有姨母出面。至于你的妹妹,我向来不喜欢她,就继续留她在代王府,姨母都想好了,下旨将她赐婚给清和,也算是补偿他了。”

    少女楚楚可怜的脸浮现眼前。德音垂下眼眸。

    霍灵羽现在已经离不开她。

    这样正好。

    反正她不是霍德音,她不需要霍灵羽这样的陪伴。

    德音点点头:“一切就依姨母所言。”

    萧帝爱怜地将德音抱入怀中,“阿音,姨母会替你找一个更好的夫君。”

    德音笑道:“阿音有姨母和表弟就行,不需要其他人。”

    和离的事,由萧帝亲自下旨,崔清和拒不接旨。而至于那道赐婚的旨意,霍灵羽也不接受。

    两人以死相博,求萧帝收回成命。

    萧帝顾及德音的面子,只得慎重行事,甚是头疼,命萧泽收拾好这个烂摊子。

    萧泽往代王府去的时候,面色喜润,一派顾盼自得的气势。

    一月不见,崔清和颓然浑噩,哪里还有半点从前清贵端方的模样,衣衫不整,下巴满是胡茬,踉踉跄跄跑出来,以为是谁来了,一抬头见是他带人前来,欢喜的脸色立即蔫下去。

    萧泽单手负在背后,“我以为是哪个叫花子,原来是代王爷。”

    崔清和狠瞪过去,“大老远便闻到畜生的气息,凑近一瞧,原来是萧大人。”

    萧泽不怒反笑,转眸打量崔清和,语气讥讽:“啧啧,瞧你这副样子,真不知当初德音是如何看上你的,大概是你给她灌了迷魂汤,迷了她两年,现在好了,药效已过,她也就不再受你欺骗。”

    他提起德音,崔清和颤抖咳嗽起来。

    萧泽拿出一张纸,不由分说拽住他的手就要浸红印上指纹。

    崔清和挣扎:“你敢!”

    萧泽冷哼一声:“现在我有什么不敢?你以为你是谁,一个丧家之犬罢了,老实签下这份和离书,留着你的小命,好好地与你的新王妃过日子。”

    白纸一张,什么都没有。

    显然是想先得了他的画押,然后再呈上去写休书。

    崔清和喊道:“除非你让她亲自来,她来了我就乖乖应下!”

    萧泽颔首示意,立马就有人将崔清和擒住,侍卫掰开他紧攥的拳头,几乎将手指折断,这才顺利摁下一个指印。

    萧泽弹了弹手里的沅纸,笑意弥漫,回头望见崔清和瘫在地上,濒临崩溃。

    签下这份和离书,从此以后,代王府与德音,再无任何瓜葛。

    萧泽蹲下身,语气冰冷,警告:“不是你的不要强求,人要学会认命。享了两年好日子,是时候让别人尝尝享清福的滋味了。”他的笑容似毒蛇一般,缓缓地将话往崔清和耳里递:“你知道吗?太上皇已经着手准备替德音另择夫婿。”

    崔清和激动伸出手,还没来及触碰萧泽,便被侍卫拉开。

    萧泽挥挥衣袍上的灰尘,影影绰绰的一点得意映在脸上,“说不定以后你再见到她,得唤她萧夫人了。”

    崔清和倒在地上,一张哭丧的脸忽地鞠起笑容,笑着笑着连眼泪都笑出了。

    他说:“萧泽,你以为她离开我,便会转投你的怀抱吗?你做梦。你知道她为何要与我和离吗?”

    萧泽眉间微蹙。良久,他问:“为何?”

    崔清和笑得更为疯狂,“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萧泽大怒,甩袖离去。走出王府的时候,他吩咐人:“择日准备代王大婚的事,就是绑,也得将他绑入洞房。”

    侍卫有些担忧,问:“若是代王以死相逼?”

    萧泽哼一声,“那就让他死。活人也好,死人也罢,王府的喜事,照常进行。”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