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随着屋外寻人的声音渐大,睿宗帝的动作越来越大刀阔斧。德音捂着嘴试图将声音咽下, 可他实在迅猛, 像是故意要让她情难自禁。

    临到顶点时,她终于忍不住斥他:“空龄!”

    少年这时醒过神来, 望见她凌厉的眼神,心头一滞,不敢再动, 良久, 他抽身离去, 拣起地上的衣裳,一一为她穿上。

    “表姐,你想回去, 我们就回去罢。”

    德音一愣。

    他领悟错她的意思了。

    原意只是想让他不要太肆意, 没有让他直接停下。

    戛然而止的空虚感袭来,可她又不好让他继续完成该做的事,屋外还有人寻着,随时可能入殿探查。

    等她穿好衣裙, 少年并不急着出去,他知道她忌讳别人知晓,这时候停在书案边,盯着刚才欢爱过的痕迹发呆。

    德音回头同他道:“今夜我留宿宫中。”

    少年狂喜, 一扫刚才的阴霾, 笑得格外灿烂,“那我晚上来找表姐。”

    她宠溺地点点头:“好。”

    待她迈出宫殿, 萧泽第一眼就看到她,上前问:“刚才见你不在,还以为怎么了。”

    霍灵羽本也想着上前,只是刚到跟前就被萧泽拦开。少女细细看着德音,目光自她半遮半掩的衣襟下掠过。

    德音淡定地往前而去,将他们的注意力从宫殿引开,“喝了酒困得乏,随便寻了个地方短憩,刚闭眼便听见你们寻我,扰得人觉都睡不好。”

    霍灵羽愧疚得低下头。刚才见到萧泽有些害怕,一时慌张所以才大声喊了姐姐的名字。他大概也有急事找姐姐,又不想被人看见,所以连侍从都没带一个。

    “姐姐,我们快些回府吧,既然已经吃过寿宴,继续待着也没意思。”少女的直觉让她感觉哪里不对,总觉得不能让德音待在宫里。

    德音却将自己留宿的事告知她,并让她和崔清和一并回府。

    霍灵羽不甘不愿:“姐姐,我一人待在府里会寂寞。”

    德音立马道:“十八的少女思春很正常,要我给你寻个郎君作陪吗?”

    霍灵羽一张脸羞红,知道她不会因为她改变留宿宫中的主意,跺跺脚,下意识想要跑开,可是抬头看见萧泽,立马又忍了下来。

    萧泽的目光扫到霍灵羽脸上,写满不耐烦,就差没将“你怎么还不走”这句话刻在脑门上。

    他压低声音凑到德音跟前,“我要话要同你讲。”

    德音停下脚步。

    男人的目光殷切热烈,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换做平时,她肯定乐意周旋,可她想起睿宗帝来,便立马拒绝了萧泽。

    说不定少年现在躲在哪个角落里偷偷看着,夜晚的春宵,她不想被醋意折磨。

    “不了,萧大人的话先留着,我今儿个实在不胜酒力,不宜与人谈事,还是下次。”

    萧泽只得纳纳道:“好,下次。”

    大殿,崔清和到处在寻德音,问宫人:“可曾看到王妃?”

    问了一遍又一遍,准备出殿去寻时,刚好看到德音归来。

    她脸上晕了红,发髻有些乱,原来饰在左侧的步摇此刻斜插右侧,这些微小的地方,若是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可他刚刚一直盯着她看,已经将她的模样刻在心里,此刻翻出来一比对,瞬时有了想法。

    人们总说男人粗枝大叶,那是因为对着不喜欢的女人,若是对着喜欢的女人,连她指甲盖不同的长度都能一眼认出来。

    崔清和现在就处在这样细微的世界里。

    他的目光触及她,立刻欢喜起来,泛眸望见她身后的萧泽,又立即黯淡下去。

    她直接走过来同他道:“你带灵羽回府。”

    他急剌剌问:“你呢?”

    她:“我不回去。”

    他满脸失望,还要再问什么,瞧见她眉间不耐烦的微蹙,便只得将话头调转,引到萧泽身上:“萧大人今夜也留宿宫中吗?”

    萧泽是权臣,又是萧帝的亲戚,今天的寿宴由他一力承办,若是留宿宫中,也是情理之中。

    萧泽却道:“代王以为人人都有资格留宿宫中吗?若是可以,萧某也愿意留下。”

    崔清和蓦地松口气,刚才的沮丧瞬时化成高兴。

    两个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前方灵艳动人的身影,收回视线时心有灵犀地往对方那边瞧一眼。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

    而后背道而驰。

    通灵玉浮出来,将两个男人的好感值即时报出。

    “主人,这个分数好高呀,萧泽的起始分数线本来就很高,往往越高的分数越不容易往上加,可自从木樨树下一聚后,萧泽的分数已经直逼满分。而崔清和更不用说,如今已经是95分的高度。”说完,它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又加一句:“主人真厉害。”

    南姒不是很满意。

    “要想利用他们完成任务,就得保证绝对满分,萧泽自不用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崔清和,毕竟,我的宿主心愿之一,便是让他爱上自己的同时被绿个彻底。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通灵玉问:“欠什么东风?”

    南姒妖冶一笑,“自然是崔清和的满分好感度。”

    夜里,南姒期待着睿宗帝的到来。

    比起她以往尝过的那些男人,崔空龄更像是一个泥娃娃,她可以将他塑造成任何模样。

    他稚嫩青涩,一颗心全是对她的依赖与爱意,像是她曾在九霄捡到的那个小道僧,忠心耿耿任劳任怨。

    只可惜小道僧占有欲太强,连死都要逼着她亲自动手,与小道僧相比,崔空龄就不一样,他是凡人,欲望再强烈,也触及不到她的底线。

    她可以尽情地享受他的爱慕。

    更何况,他是宿主心愿名单的人,她会纵着他,即使纵到无法无天的程度,她也毫无顾忌。

    睿宗帝果然如约而至。

    不但人来了,而且还捧着自己的锦被而来。

    德音好奇地看着他摊开锦被,摊完了,又腾出手来抱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上去。

    她打趣笑道:“我这里有被子,冻不着你。”

    少年摸进被里,紧紧将她拥在怀中,“我总想着与你光明正大地在太和殿共寝,太和殿的床我搬不来,便只好将这锦被捧来,你躺过这张锦被,便算是上过我的龙床了。”

    她转过身与他正面相对,点点他的额头,笑道:“幼稚。”

    他寻着她的唇,“我就是幼稚,以后还有更幼稚的时候,表姐可得习惯才好。”

    这一夜温存,令人心旷神怡。

    她做好了准备迎接他,没有往日的催促,少年如狼似虎,久经不衰。

    长夜漫漫,直到天边泛起蟹壳青,他依旧精力旺盛。

    为了重蹈之前的覆辙,少年欢爱前,特意将她手绑了起来。本领全都发挥出来,做到最后一次时,他满足地躺下,自豪地表示:“表姐,你早晚离不开我的。”

    他眼里透着亮光,她想到昨日他在别殿说的那些话。

    他担心失去她。

    她需要给他一颗定心丸。

    德音反手将他揽入怀中,声音轻柔,哄小孩一般的语气,“空龄,过些日子你到王府来,表姐备了礼物给你。”

    他兴奋地问:“什么礼物?”

    她抚摸他鬓边碎发,“你会喜欢的。”

    日出的光泛泛透进来,半明半暗中,少年抬眸,望见他的德音表姐笑若娇花,她的笑很奇怪,像是妖精嗜血杀人前的征兆,美艳危险,极具诱惑力。

    少年贴上去,甘之若饴。

    崔清和的好感值涨得比以前慢。

    自德音从宫中回来,因为萧泽的事,崔清和的好感度一直忽高忽低。

    通灵玉每天都要飘出来报道几句:“哎呀,涨了涨了,不好……又降了。”

    等不到他自动达到满分,她终于开始主动出击。

    崔清和很是受宠若惊。

    德音已经很久没有迈入过他的院子,现在她不但来了,而且还带着他最喜欢吃的点心。

    崔清和狼吞虎咽。

    从前她给他带点心,他只觉得厌烦,连着喜爱的食物都不想吃,每次都等她走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