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太上皇寿宴,本该由中宫皇后掌事, 但睿宗帝未立后, 且萧帝非一般妇人,并不拘泥寻常宫规, 下旨让萧泽承办这门差事。萧泽最擅讨好恭维,此等机会落在跟前,自是鞠躬尽瘁, 样样精细。

    德音先入长安殿, 与萧帝问好, 行叩拜大礼。萧帝甚至高兴,拉着她说了会话,不多时小黄门来禀, 说殿外各公主与各府夫人们等候多时。德音主动寻个理由先行告退, 走到殿外,小黄门道:“郡主,萧大人有事寻您。”

    德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五亭桥上站了个人, 身形修长,负手在背。似乎有意想拢住她的视线,颔首点了点头。

    德音走过去,萧泽仍站在原地, 并不往前相迎, 只等着她缓步靠近。

    她提裙而上,两人隔着一段距离, 因他站在高处,她只得仰起头望,日光照下来,映得他一张薄脸雪白,光线太强烈,反而看不清他面容神色。德音抬手搭在额头上,这时候再去瞧,瞻见他眉眼神情恍惚,像隔着淡云的月。

    直至只有一步之遥,萧泽才伸出手来扶。

    德音犹豫数秒,悬而未决的手已被他握在手心。他手很暖,衬得她指尖冰凉,渐渐收紧的掌心,温厚细腻,炙热至极,同他的灼灼目光一起,要将人融化。

    她低眸问:“萧大人特意至长安殿寻我,可有要事?”说着话,手往回抽。他下意识攥紧,续了数秒,而后放开。

    他寻了借口,问她九九寿礼的事。两人缓行,顺桥而下,过垂花门,至人迹稀少处,萧泽忽地停下脚步,声音里鞠了一缕失望:“我原以为今日你会独自进宫祝寿。”

    墙边一排桂花树,生得高大,灰白枝干蕊黄花瓣。她走得累了,懒懒往树上一靠,嘴里答道:“总不能丢下他一人在府里。”

    风簌簌吹落金黄细小的花,香气馥郁。他静静端详她,她眉间沾了花瓣,灵动娇艳,此时微仰头盯着天空看,大概是担心今日的好天气能维持多久。

    他伸出手替她拿下细碎花瓣,指腹沾上去,挨着温热的肌肤,双指夹住脆弱的花瓣,轻轻摩挲。

    “如今你既然想开,那就早点脱离代王府,日后行事也方便,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受拘束。”

    她嘴角含笑,打趣他:“萧大人真无情,代王若是知道,不知该作何想法。”

    他背着手,指尖依旧捻着刚才从她面上取下的花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即将失势,我另择良主,理所应当。

    她问他:“仅此而已?”

    他默不作声。

    阳光下木樨树绿叶丛丛,一簇一簇淡黄的花米粒大小,色泽温暖,掺在风里,一朵接着一朵,顺着翩翩袍角落到地上。

    她招手,“嗳,你过来。”

    萧泽身形高大,此刻俯身,拉长的影子将她罩住。

    她学着他刚才捻花的模样,随意替他拂去袍上落花,“萧大人,你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从前替代王办事,他许下诺言重酬以谢,如今替陛下办事,却半点要求都不提,甚是反常呐。”

    他愣住,低头瞧她一双小手抚在胸前白鹤刺绣上,不是在拂落花,是在拂他的心。

    萧泽面容如常,漫不经心地看向花间枝头,“萧某不过为自己前途着想而已,只要能辅佐陛下,哪求什么好处不好处的。”

    她凑近,一张花容月貌柔艳明朗,“别装了,以前崔清和许给你什么好处,我知道。”

    他眉间微蹙,淡定镇静的眼角扬起波澜,“郡主莫说笑。”

    德音往前,石榴裙下露出尖尖的一点,踩住他的宽袍,原本搁在胸前的皓腕来至脖颈,轻巧地将他环住。

    他微弓着身,不得不将视线从花枝收回,被迫凝视眼前人的肆意笑容。

    “萧泽,你想要我,直说便是,何必白费功夫苦苦向崔清和索求。”她踮起脚,手往下压,压得他溃不成军,气息紊乱。

    他有温泽的唇与冷漠的眼,权势斗争下练就的处变不惊,无论何时都是一派清贵恒赫的气象。而现在,他那份疏离淡然的沉稳瓦解崩塌,一双眉眼慌乱不安,视线怔怔地黏在她脸上。

    她的一句话,犹似千军万马,自耳边奔腾而过,听得人惊魂不定。

    他咽了咽,稳住呼吸,道:“郡主说的话,萧某一个字都听不懂。”

    德音单手挂在他脖间,另一手顺着男人修长的脖颈往上,所抚之处,触手生温,她捧了他的脸,嗔道:“萧大人真是嘴硬。”

    萧泽紧抿嘴角。

    她用手挑他嫌不够,朱唇递过去,湿润舌尖顺着他的下颔角缓行,舔至耳垂,忽地收住,细细一把小嗓子,贴着他的耳朵,巧笑倩兮:“时不我待,机会只有一次,你不要那便作罢。”

    他身形一滞。

    瞬息,就在她准备抽身而退时,他忽地反手将她抵在树上。

    “什么机会?”

    她莞尔一笑,尽情欣赏他的紧张不安与患得患失。

    她笑着不说话,他煎熬难耐,藏至内心深处的情感丝丝缕缕往外冒,终是忍不住低下头,声音暗哑,求道:“你说句话。”

    她有意和他作对,唇角噙笑,眸中蹙春,姣好净洁的面容神情魅惑,连呼吸声都敛得格外动人。

    横竖就是不回应。

    萧泽垮下肩,用力沉沉地一声叹息,这一声呓语,仿佛将所有拘束都散尽,他缓缓揽住她的腰,脑袋埋得更低,不由自主地寻她的唇。

    脸颊边她的舔舐温热湿泽,那一点软嫩的香舌几近令人发狂,刚才用了毕生的忍耐力才没让自己颤出声,这会子得了她的挑弄,理智全无,只想尝尝她唇间的滋味,是否一如他想象中那般香甜。

    忽地身后有男声传来,唤的她闺名——“阿音。”

    萧泽怔忪数秒,她已经推开他,挂着笑意,朝那人而去。

    萧泽回过头一看。

    是崔清和。

    崔清和阴着脸,视线在萧泽脸上扫了几遍,最终沉声道:“萧大人,外头到处有人寻你,你倒好,躲在这里清闲度日。”

    萧泽从容不迫,揖手回应:“臣告退。”

    简短三个字,语气并无半点谦和,嘶嘶透出几分不满,目光自德音身上掠过,绵长深远,意味不明。

    崔清和气愤地指着萧泽离去的身影,“这人简直放肆至极!”

    昔日盟友,一朝破裂,互为眼中钉。过去他对萧泽并无多大情绪,如今见了萧泽,只觉得百般厌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分道扬镳是其次,比起这个,他更忌讳萧泽是德音前婚约者的身份。从前拿来做饵的事,现在想起来却犹如糟糠堵心。

    他悄悄窥视,见她神情如常,专心走路,没有要与他说话的意思。

    崔清和想起刚才瞥见的一幕。

    不知她与萧泽在树下聊什么,两人挨得那样近,几乎耳鬓厮磨。

    他心里泛酸,恨不得立马质问她,话到嘴边,忆起那日在她屋里发酒疯的情形,怕她又因自己的不当言语而生气,只得将话重新咽回去,搜肠刮肚凑了一句温和的话,漫不经心地问:“刚才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我也想听。”

    明明已经刻意带笑冲淡话里的醋意,说出来却不如人愿,反而更加阴阳怪气。

    德音淡淡道:“没说什么。”

    四个字,听得他心里甚是不安。担心她恼怒,不敢再问,只得自己兜着慌乱自我排解。

    至开宴时,德音与崔清和一同入殿,众人纷纷看过来。

    崔清和想了想,大着胆子伸手捞住她的手,两人穿着同颜色样式花纹的裙袍,相依相偎踏步而来,俨然一对恩爱夫妻。

    德音向萧帝祝寿,崔清和随之一同拜贺。

    萧帝笑着点点头,司礼监念出德音献上的贺礼,长长一串名单,念了许久才完毕。

    崔清和听小黄门的声音,巴不得他念慢点,好让他能与德音以夫妻姿态牵手而立。

    忽地睿宗帝从宝座迈下,脸色阴沉,喝住小黄门的唱礼,走到德音跟前,伸手分开她与崔清和轻牵的手,拉着她往殿前宝座而去,指着自己的位子,同萧帝道:“朕与表姐同坐,正好能让表姐离母亲近些。”

    萧帝自然应允。

    众人看向德音的目光更加热烈。

    与皇帝同坐,即便是皇后都没有这个资格。可见德音郡主的盛宠程度,不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