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崔清和心烦意冗。

    他不习惯这样的霍德音。

    先是在宫里时拜见太上皇的语出惊人, 再是一反常态的留宿宫中半月, 如今回府,她竟对他不闻不问。

    他犹豫几日,终是忍不住迈进她的院子。

    自她嫁入王府,他一次都没有主动来过这里。刚到院门口,就看见一个侍女穿着的人正在和人争执。

    “这盆水我来端,我去伺候姐姐。”

    小丫鬟为难:“不,不能这样, 王妃有过交待, 凡是起居衣食, 一律不让二小姐插手。二小姐实在闲得无聊,就扫扫院子罢。”

    崔清和走近了才发现, 拿着扫帚的侍女竟是霍灵羽。她挽起青丝做双髻,身上一袭粗布衫, 失魂落魄地扫院子。

    崔清和惊讶道:“灵羽?你这是做什么?”

    灵羽抬头见到是他, 无惊无喜,全无从前的殷勤,淡淡道:“我自愿做姐姐的侍女伺候她。”

    崔清和一听,当即上前夺过她手里的扫帚,道:“你怎能做这样的事?成何体统。”

    他的好意并未得到感激,相反,灵羽听了他的话, 很不高兴,急急地重新捡起扫帚, “要你管,我乐意。”她想到什么,神情凶狠,褪尽柔弱,同他道:“你不要自以为是地去姐姐面前提起我的事,我不需要,你别再连累我,听懂了吗?”

    哪里有半点平日里乖巧讨好的姿态。崔清和倒吸一口冷气,往后退半步,嚼着她的话,问:“连累?你这是什么意思。”

    灵羽恨恨地看过去。

    他不提还好,一提起她就满肚子气。

    “如果不是那天你同别人提起我的亲事,我怎会慌张至极想要靠近你,不靠近你,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些破事,崔清和,一切都是你的错。”

    崔清和看着眼前神情扭曲的少女,完全无法将其与印象中贴心娇俏的霍灵羽联系起来。

    多日来的烦闷埋在胸膛,几乎要让人窒息,他忍不住卸下平日的谦和,怒道:“你还好意思提起旧事,公然勾引姐夫你很有理?我怜你孤苦伶仃,又见你姐姐那样爱护你,所以才对你百般退让,如今倒好,你自己做出的事,竟怪到我头上。”

    灵羽瞪着他,破罐子破摔,讥笑:“你要不是我姐夫,我会看得上你?再说了,你有让我得手吗?我在你身上,不但没有得到回报,而且还差点因此失去姐姐,想想我就觉得委屈。”

    说完,少女捧面而泣。

    就是这个男人,破坏她的一切,而且还害她现在失去姐姐的信任。

    从前她是家中最不起眼的庶女,她的出生就是个错误。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只有姐姐愿意同她讲话。可是姐姐太优秀,身边总是围了许多人,等到寐城一战后,老天爷终于听见她的心声,姐姐身边,只剩她一人了。

    她得偿所愿能与姐姐相依为命。但命运弄人,崔清和出现了。

    姐姐有了心爱的男人,她注定将成为累赘负担。

    女人大多都是这样,有了丈夫就奉出所有的爱,等有孩子后,更了不得,连自己的生命都能奉出。

    她不希望姐姐活成这样。

    她的德音姐姐,应该活成天底下最耀眼的明珠。

    少女抬起嫩白的脸,目光触及跟前面如冠玉的崔清和。褪下所有不必要的伪装,她的视线又冷又冰,像是要将他冻僵。

    崔清和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又气又笑:“你委屈什么?小姑娘家家的,哪来的这么多心思,罢,我不同你说,再说下去,指不定你连恨死我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少女皱紧眉头,轻吐一句:“恨你?你配让我恨吗?”

    说完,她重新拿起扫帚往树下清理落叶,再不看他一眼。

    崔清和气得脑门疼,在原地站了许久,长叹一口气,整理好仪容,转身朝屋里去。

    院里的一切皆被南姒看在眼里,她不急不忙地将步摇重新插入鬓边,拢了茶盏,静候崔清和的到来。

    崔清和伸手撩开珠帘,上一次迈进霍德音的屋里,还是半年前。

    他扫量屋里的摆设,与半年前大相径庭。

    她为了讨好他,特意打听他的爱好,满屋子全挂上他喜欢的字画古董,这一招确实有用。

    刚开始她邀他,他偶尔也会到她屋里坐坐,后来渐渐地没了兴趣,她再如何邀,他十回里也就应上一回。

    如今环视一圈,屋里哪里还有旧物的影子,全是奢侈新奇的物件,大概都是太上皇赏的。

    朦胧的丝质屏风后,她瞧见他,却没有起身来迎。

    崔清和咳了咳,绕过屏风,端得满脸清冷,问:“我来要个交待。”

    她懒懒地倚在榻围,放下茶盏,手肘撑在小几上,“你要什么交待?”

    他也不知自己要什么交待,只是觉得哪里不对,她让他不安。

    他坐下来,拣了借口往外丢:“那天你在宫里向母亲要男宠,是为何意?霍德音,你若想和离,我便给你一纸休书,不要这样羞辱人。”

    她转过眸子,斜睨他:“我为何要同你和离?”

    崔清和诧异地发现自己听到她的答案时,竟然莫名地松口气。

    他没少提过和离的事,以往心中不愉快时,拿来激她,有恃无恐。刚才却着实紧张了一把。

    他不应该在意她的。

    “那你最好解释清楚。”

    德音伸出细长的手指,示意他往跟前来。

    他迟疑数秒,而后俯下身。

    她凑到他耳朵边,牵唇浅笑,“崔清和,守好你的本分,能做我霍德音名义上的夫君,已是你三生之幸,不要得寸进尺,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一个小小的代王,哪来的底气朝我讨要解释?”

    崔清和陡然一惊,“你……”

    她往后一靠,目光里透出睥睨众生的高傲,“怎么,不服气?”

    他脸色煞白,试图从她神情里抠出爱意,“霍德音,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的赐婚,可是你死缠烂打求来的。”

    她笑起来,“那又如何?当初你要是不愿意,完全可以一头撞死,何必装出一副被强迫的姿态娶我回来?”

    他掐紧十指,不敢相信地瞪向她:“你说什么?”

    她不耐烦:“我话说得不清楚吗?你这人怎么这般无趣?出去吧,和你说话我累得慌。”

    崔清和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他颤着手指她:“好哇,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我就知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今日你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记清楚,不要返过来又拿你虚伪的爱慕恶心人。”

    她懒得理他:“滚出去。”

    崔清和差点气绝身亡,他喘着气,扶住屏风,好不容易缓过来,咬牙切齿地盯看她数秒后,这才甩袖离去。

    通灵玉飘出来,问:“主人,你别忘了,宿主的心愿之一是让崔清和爱上自己。”

    南姒道:“我知道,你别急,过两天你再看他的好感值。”

    过了五日,通灵玉惊奇地发现崔清和的好感值果然慢慢回升。

    “这种就叫贱胚子。别人越对他好,他越觉得不踏实,他一个备受冷落的皇子,从小生活在勾心斗角的腥风血雨里,哪里会有健全的人格?提心吊胆了一辈子,忽然天上掉馅饼,这馅饼还直往他嘴边送,你说,他敢放心吃吗?”

    通灵玉点点头:“主人说的有道理。”

    南姒:“不管他,他好感值再高,对我而言,也没什么用处,我又不能吃他。”

    通灵玉:“主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南姒笑道:“自然是瞧瞧建康城内年轻美貌的男子。”

    德音郡主重新出现在贵族男女的视野里,她不再像过去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是恢复嫁人前的风采,出席各种场合。她备受太上皇宠爱,又生得一副好模样,家世人品样样出众,很快,城内出现新的风潮,众人皆以追随德音郡主的妆容衣饰为美。

    她的一举一动万众瞩目,一次早起接见外客时,眼下不小心蹭上的一点胭脂,被人瞧了去,第二日城内立即兴起新妆面,并起名为“花醉”。

    代王府越来越热闹,成堆的人跑来想要得见德音一面,由于她从不在人前提及代王,众人与她相处,时常忘记她是个已婚女子,代王毫无存在感。

    王府不再是崔清和的王府,而是她霍德音的府邸。

    甚至有一次,崔清和与一新调任上来的官员闲聊,走至王府前,官员指着代王府道:“哟,王爷住这里呐,这可是德音郡主的住所……”

    话未说完,崔清和面色铁青。

    不知从什么开始,他这个丈夫,竟沦落至如斯狼狈地步。人们仿佛不再记得,霍德音,先是他崔清和的代王妃,而后才是郡主。

    他们唤她“德音郡主”而不是“代王妃”。

    崔清和觉得糟心极了。

    整个王府与他有同等心情的,只有霍灵羽。

    所以当萧帝的旨意下达时,这两人几乎同时跳起来。

    崔清和眼皮直跳,望着跪了一地的俊美素衣男子,瞠目结舌。

    那日霍德音的玩笑话,竟被当了真。十几个男子,全是太上皇精心挑选的男宠。

    崔清和不敢置信地看向德音,青筋暴露,怒斥:“不准接旨!”

    德音笑盈盈伸出手接过明黄的懿旨,同小黄门道:“麻烦大人回去同姨母说,我很喜欢她送来的礼物,过两天便亲自进宫谢她。”

    崔清和作势就要上前,“霍德音!”

    不等他挨近,她猛地回头一个眼神。

    崔清和一怔,往后退两步。

    这时候他才清楚地意识到,他在她跟前,根本毫无筹码。

    以前的一切,不过是他仗着她喜欢而已。

    送走小黄门,德音开始细细欣赏她的男宠们,让他们一个个上前跪拜。

    上手一摸,细皮嫩肉,各式各样的都有。

    霍灵羽怔怔地看着她,问:“姐姐,这些人你都要喜欢吗?”

    德音语气随意,“不一定,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

    男子们得了话,纷纷讨好,像一群乖巧的猫咪。

    德音被逗笑,皓腕微伸,修长的手指刚要碰到男子俊秀的脸,忽然旁边崔清和将人推开,“霍德音,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

    德音指着崔清和,同地上跪着的男人们道:“还不见过王爷,以后你们在府里生活,免不得要向他请安问好。”

    男人们齐声喊道:“见过代王爷。”

    崔清和拉起他们,“滚,都给本王滚出去!”

    他狼狈至极,将人全赶出去,回头望见德音唇间含笑,俏俏嗑着瓜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崔清和怏怏坐下来。

    “今晚我要留宿,你让人准备一下。”

    她轻轻往前一吐,吐出的瓜子壳正好黏在他眉间。

    “不行。”

    干净利落,拒绝得理直气壮。

    崔清和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