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仪式设在花园, 时髦新鲜, 每一处细节都精致奢华,来参加婚礼的宾客皆被惊艳。

    傧相请了新人入场。礼炮声起,空中飘起无数气球。

    万众瞩目下,南姒穿一袭及地婚纱曼步而来,轻盈珠绣头纱遮面, 犹如银河星辰铺地而下, 她一步步朝前而去, 莹白而纯净的光融融散在周身.

    众人屏住呼吸。

    艳羡方家少爷,竟有幸娶得此等绝世美人为妻。

    证婚人问:“方春山, 你是否愿意娶宋幼秾为妻, 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 都将永远爱她护她,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吗?”

    方春山洪亮地应道:“我愿意!”

    证婚人转向新娘子。

    方春山手都在抖, 他痴痴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急切地想要时间过得快点, 再快点, 恨不能一眨眼已将她娶回家。

    一分一秒, 犹如数年煎熬。

    证婚人开口重复问话。

    方春山紧张地盯着她的唇,生怕她说出三个字“不愿意。”

    “我愿——”

    方春山心头一揪。

    话音未落, 一个利落的男声如刀般狠戾劈来:“她不愿意!”

    叶怀南端起军帽, 迈上铺满玫瑰花瓣的红地毯,他一身硬朗军装, 步伐坚毅,朝红毯尽头的新娘子而去。

    世界万物仿若消失不见,他眼中只一个宋幼秾。

    既然要错,那就一错到底。

    他管不了那么多。他只要他的幼秾。

    叶怀南大步走上前,毫不犹豫地掀起她的头纱,牵过她的手,单膝下跪,虔诚地表达自己的意愿:“宋幼秾,不要做方夫人,请你做我的叶夫人。”

    少女欣喜地看着他,却并未急着点头。

    她下意识望向旁边神情奔溃的新郎。

    她等着他的首肯。

    现场已经大乱,方老爷上前就要为儿子讨公道,方春山拦住他,“父亲,你别管,我自己来。”

    少年擦干眼泪,他重新走到少女身边,往她额上印下一吻,泪中带笑:“恭喜你,终于等到了心上人。”

    他转而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叶怀南。

    即使是这样卑微的动作,男人依旧透出股威严沉稳的气质。

    他和叶怀南之间,隔了十年的历练,与滔天的权势。

    更重要的是,他没能先一步遇到她。

    方春山掏出那天在珠宝店选的戒指。

    选了两对。他私心留下她喜欢的粉钻,希望能为她戴上。

    只是他运气差了点,终是没这福分。

    他将她选的另一对递给叶怀南,“尺寸我量好的,正好合适你们。求婚不能没有戒指,你用这个吧。”

    少女惊愕地看向他。

    少年满目是泪,却还是强忍,他笑:“我说过,我做事从不只做一半,既然决定要给你最好的婚礼,当然得万事俱全。无论是和我结婚,还是和你的四叔结婚,这个婚礼都能办下去。”

    少女上前抱住他,“春山,谢谢你。”

    少年鼻间一抽一抽的,哑着嗓子道:“谢什么,意料之中的事不是吗?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选在叶公馆举行婚礼?还不是怕你的四叔找不到路。”

    她贴着他,静静地听他伏在她肩头哭得泣不成声。

    毕竟是涉世未深的少年,未曾历经太多沧桑,再如何想要控制自己,也无法压抑住痛失最爱的心情。

    他说:“幼秾,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先遇到你,你选我好不好?”

    她一怔,而后点点头,“好。”

    他紧紧抱着她,一边哭一边和旁边的叶怀南道:“你好好照顾她,等我长大十岁,我不比你差,你若对她不好,我不管你是督军还是总统,我都拿命跟你博。”

    叶怀南应下:“你放心。”

    少年终是依依不舍地离开他再也不能回去的怀抱,他颤着手,亲自将她交到叶怀南身边,转身对满堂宾客喊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方春山玩闹一场,还望海涵。今日的新郎不是我,而是叶督军,请大家重新入座观礼。”

    他又对证婚人说:“我来。”

    叶怀南不忍心,他看着强装镇定的少年,说:“不要勉强自己,我……”

    方春山打断他的话,“这本该是我的婚礼,我打包送给了你,你该感谢我,而不是指挥我。”

    叶怀南惊讶于他的气度,不再相劝,退回去挽住少女的手。

    他说:“过去我执迷不悟,耽误你许多时间,从现在开始,我将用一生弥补你。”他顿了顿,扫向台上的少年,愧疚道:“连带着方春山的那份爱,一同献给你。”

    少女垂下长睫,轻声道:“我拭目以待。”

    一场婚礼,几经波折,新娘依旧,新郎却换了人,先新郎变成证婚人,气氛毫无违和,顺利礼成。很多年后,颐州的老人谈起此事,依旧咦嘘不已。

    叶怀南抱着他的新娘子,全场敬酒。无人敢有异议。

    张妈高兴得直拍腿,喊来副官,让他将自己做的红烧排骨端出去给士兵吃。说是普天同庆。

    她凑到叶怀南身前,看着乖巧安静躺在男人怀里的新娘子,喊:“四少奶奶。”

    她微笑道:“嗳。”

    ——

    婚宴举办七天七夜。叶怀南高兴得脚不着地,他像是要将自己的欣喜告知所有人,给南京打电话,给自己所有的旧友打电话。

    第八天送走宾客,他终于可以得偿所愿地抱着自己的小姑娘入洞房。

    他抚摸着她嫩白的手。

    她戴了两个戒指。

    他亲她,像梦中想过千百遍那样,每一处都不放过。

    按捺已久的欲望此刻再无禁锢,他吻她的嫩白,手上动作轻盈耐心。

    温柔地能滴出水来。

    他们做那天未完成的事。

    只是这一次,角落里没有方春山。

    他想起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忽地有些吃醋,咬住她的耳朵问:“如果我不来,你真的要嫁方春山吗?”

    她并不忌惮这个话题。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男人撕破她纯洁的婚纱,他狠狠说:“就算你嫁了他,我也是要抢回来的。”

    一想到自己差点失去她,他就悔不当初。

    要是他能早点正视自己的感情,抛却那些无所谓的世俗之见,或许他们早已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感叹:“我一个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人,遇到你,一头栽了。活了二十八年,到头来活成个傻子。”

    她抚上他冷峻的面庞,慢慢亲吻。

    他继续在她耳旁说情话,像是憋了好几年,一句又一句地往外蹦。

    “那天你冒着大雨来找我,浑身湿透站在客厅中央,我下楼看见你,你喊我小四叔,那一声软绵绵的‘小四叔’听进耳里,从此再难忘记。后来你住进叶家,我想一定要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