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如同雷轰电掣一般, 他脸色惨白, 动也不动地僵在那。

    片刻。

    冷寒的声音响起,字字如刀:“趁我杀了你之前,滚出去。”

    他整个人处于自我窒息状态,却依旧平稳地说出驱逐客人的话。

    方春山哭得泣不成声,心痛如绞, 却不敢停下脚步, 头也不回地往外逃。

    他清楚地知道, 只要慢一步,叶怀南真的会动手。

    整个房间归于平静。

    叶怀南回过头, 看见躺在床上浑身赤-裸的少女。

    她眼神平静地盯着他, 丝毫没有受任何影响。

    这时他看清她身上的吻痕红斑。嫩白的肌肤极其脆弱,稍一用力就会留下淤痕。而现在她全身上下都满布他的杰作。

    心脏传来的阵阵痉挛使得叶怀南面色苍白, 耳朵里轰地一声,方春山的话一遍遍冒出来。

    叶怀南, 你这个禽兽。

    禽兽。

    是啊,他是禽兽。

    幼秾这么年轻这么美好, 不是他这种老男人能染指的。更何况, 他们之间, 还隔着叔侄辈分。

    他浑身打着哆嗦,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少女喊了他一声:“四叔。”

    叶怀南疯了一样拾起衣物往她身上罩, 他眼里有泪, 恨自己猪狗不如。

    “幼秾,对不起, 对不起……”

    他不小心触到她的身体,手立马往回缩,再不敢抬头看她一眼,半跪在床边,以罪人祈祷的姿态,大力地掌掴自己。

    仿佛只要打得够重,就能挽回一切,擦抹不堪的记忆。

    少女抱住他的脖子,“四叔,这没什么对不起的。”她重新亲上他的耳朵,含在嘴里拍打舔舐,“四叔,要不你娶了我吧。”

    他挣脱她香软的身体,惊慌失色:“不,不能这样。”

    她蓦地哭出来,“为什么不能这样?”

    他既心疼又懊恼,呆呆地僵在原地,嘴里嗫嚅:“因为我是你四叔……”

    她哇地一下哭得更大声,扯掉自己身上被迫披着的衣物,不管不顾地挂在他肩膀上,贴得那样紧,恨不能自己融进去,一边哭一边吻,冰凉的眼泪肆意掉落,他听见她求而不得的痛苦:“可我就是要四叔……”

    两个人厮打交缠,最终以他的决绝拒绝画下终止符。

    “你不能要我,你该要其他更年轻英俊的男子。”

    少女萎靡绝望地瘫在床上,哭喊着求他:“不要走。”

    叶怀南痛心疾首地丢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别担心,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

    仿佛身后有恶魔相追,他稍一松懈,便会万劫不复。叶怀南急速回到房间将自己锁起来。

    就这样呆坐一夜。

    等到早上的时候,屋门忽然传来急切的敲门声,是张妈带着佣人从别馆回来了。

    她犹豫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少爷……小姐在你屋里吗?我找不到她。”

    叶怀南猛地跳起来,早已麻木的四肢恢复知觉阵阵发疼。

    他打开门,张妈抬起头,“小姐不见了。”

    全颐州上下戒严。

    士兵在城里搜寻,各方势力接到命令,全力以赴寻找督军府的小姐。

    叶怀南三天三夜没合过眼。

    她至今下落不明。

    他完全无法想象她现在出走在外的境况。

    一日三餐有没有好好吃?

    夜晚有没有按点睡觉?

    天冷了有没有添衣物?

    她被他宠坏了,穿的吃的都是他亲自挑选她才肯吃才肯用,如今独自在外,她肯定又饿又怕。

    万一遇到坏人……

    叶怀南恨不能一枪崩了自己。

    都是因为那个晚上他的神志不清,所以才导致今天的一切。发誓绝不让人伤害她,到头来伤她最狠的人却是他自己。

    张妈看不过去,劝他:“少爷,你别急,小姐那么大的人了,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说不定她只是起了玩心想去外面看看,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

    叶怀南手上的烟一颤,他魔怔一般嗫嚅:“你不知道,她恨我……”

    她不会回来了。

    大概他的好运尚未用尽,上天垂怜,竟重新将她送到他身边。

    消失第五天的时候,她总算回家。

    叶怀南一个铁血军人,见到她的一瞬间,竟激动得落下泪来。

    他紧紧抱牢她,连句斥责都不敢有,声音打着颤,小心翼翼喊她的名字:“幼秾,四叔错了。”

    她问:“你错哪了?”

    他一味地认错:“那晚是四叔不好,四叔不该趁人之危……”

    她不依不饶地问:“还有呢?”

    他怔住。

    仿佛他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她冷哼一声推开他,眼里写满淡漠,不再有任何期待:“四叔,幼秾向你赔罪,这次贸然离开,是我不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