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封电报发到南京, 原定半月的行程, 缩减至十天,处理完事情的第二天,叶怀南便匆匆赶回颐州。

    他回来的消息并未提前告知人,刚下飞机,连陆军署都顾不上去, 一路风尘仆仆直奔叶公馆。

    只有佣人和张妈出来迎接, 叶怀南往人群中扫了一眼, 有些失望,问:“小姐呢?”

    张妈笑容凝住, 吞吞吐吐道:“小姐……小姐看电影去了。”

    他往客厅走, 脱下大檐帽,“和谁一起?”

    张妈轻声道:“我要是说了, 督军可别生气。小姐是和方家小少爷去的,中午方少爷来叶公馆接人, 算算时间,大概走了一小时, 估计这会子已经到电影院了。”

    叶怀南闷头解袖扣, 脱下满是泥泞的长筒皮鞋换上家居鞋, 讪讪道:“你这话说的怪,我为什么会生气, 她出去看个电影有什么要紧的, 况且方春山又不是生人。”

    张妈小声嘟嚷:“是啊,不是生人, 是旧情人。”

    叶怀南身体一僵,而后敛起神色,往楼上去。

    等他从房间出来,已经换了西装长裤,他是挺秀飒爽的身形,穿军装也好,穿西装也罢,都有股英武肃然的气质。

    张妈问:“嗳,刚回来又要出去?”

    叶怀南重新换上皮鞋,单手插在裤兜,一手拿着车钥匙,姿态闲雅,淡淡道:“我去外面透透气。”

    难得低调出行,自己开车,后面缓缓跟着满载便衣守卫兵的车。

    一条街道,绕了两圈。

    副官在电影院门口守着,恍惚看见叶督军,但又不确定。直到那车再一次从电影院门口晃过。

    副官连忙上前,敲了车窗一看,嘿,果然是督军,这么快就从南京回来啦。

    他即刻就领着士兵敬礼,叶怀南降下车窗,皱眉道:“带着你的人该干嘛干嘛,就当没见过我。”

    副官道:“小姐在里头看电影呢,督军要一起吗?”

    叶怀南一噎。

    他何尝不知道她在里头。身边还坐着方春山。

    接到电报时,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想着一心赶回来。等回来了,又觉得自己大题小做。

    他急着回来做什么,阻止她和男孩子接触交往吗?

    她有谈恋爱的自由。

    他必须控制自己的感情。

    想得正出神,忽地听得副官幽幽一句:“今天上映的,是美国爱情片,好像有亲嘴戏份呢,方少爷包了场。”

    叶怀南一怔。

    副官还想说些什么,话未出口,就见车门猛地打开,叶怀南急匆匆朝电影院迈进,嘴里抛出句蹩脚的借口:“正好闲得无聊,那就看部电影解闷吧。”

    黑白银屏下。

    少女专心致志看电影,方春山一心一意看她。

    他特意吩咐人将所有电灯拉下,此刻室内只有一闪一闪的电影光,半昏半暗,微弱的光偶尔洒下来,从少女娇俏的眉眼一掠而过。

    他仔细瞅她的唇。红艳艳的水唇,像是擦了薄薄一层胭脂,她大概是渴了,舌头不自觉舔了舔唇,而后又轻微抿起来。

    方春山魔怔地凑过去。

    在遇见她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可遇见她之后,他忽地全都懂了。

    像一下子长大了十岁,成长为有欲望的男人,再也不是过去那个逞强好胜的莽撞少年,他今年十八,却已经开始遥想八十。一夜发醒,白头偕老。

    她既漂亮又狠心,他所欠缺的那点子胆量和残酷,她都有,夫妻讲究取长补短,他想,他们肯定会百年好合。

    电影里正好放到高大的男主角搂住女主角,他们的唇越靠越近。

    方春山的嘴也越撅越高。

    她正好转过头来。

    两人隔着一公分,他稍微努力,就能碰到那张朝思暮想的唇。

    她眼角弯弯,目光里透着慑人的笑意,鼻间闷出一声娇俏的质问:“嗯?”

    方春山立马怂了。

    就在他缩回去的一瞬间,电灯忽地大亮,背后传来男人柔和的声音:“幼秾。”

    她站起来,惊喜地朝门口奔去:“四叔。”

    少女猛地扑进怀里,兴奋地靠在他胸口处蹭来蹭去,叶怀南低头瞧她艳若桃李的脸蛋,忍不住伸手抱牢她软绵绵的身子。

    多日来的空虚与不安瞬间消失。原来他不习惯的不是南京,而是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

    她抬头,眸似琉璃,笑若灿星,问:“四叔,你怎么就回来啦,是不是想我,所以才提前回来的?”

    叶怀南咳了咳,神情正经,手却照常抚上她乌黑的头发,“事情办完了,南京待着没意思,提前回来正好处理这边的军务。”

    方春山羡慕地看着叶怀南。

    幼秾一次都没有这样抱过他。

    他委屈地出声:“电影还在放呢,不看了吗?说好这次要和我看完整场的……”

    她回过头看他:“我又没说不看。”她勾住叶怀南的手,“四叔,我们一起。”

    灯光重新熄灭。

    电影的亲吻画面已经一去不回。

    方春山闷闷不乐地看向旁边和幼秾换座的男人,以及幼秾那只瓷白的手。

    她挽着她的四叔,欢喜雀跃。

    一场电影。

    有的人看在眼里,是爱情电影。

    有的人看在眼里,是悲情电影。

    方春山揉了揉眼睛。

    他想起自己刚才缩回的唇。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一念之差,追悔莫及。

    回去的时候,他们站在电影院门口,方春山殷勤地说:“天色已晚,我正好定了西餐馆,一起去吃吧。”

    他期待地看向幼秾,她却看向她的四叔。

    叶怀南淡淡道:“下次。”

    他们往车里去,方春山追上来,拍打着车窗,“幼秾,记得给我打电话。”

    她敷衍地点点头,转而高兴对叶怀南说:“我们快回家吧。”

    叶怀南扫了扫车外的方春山。

    刚才迈入电影院撞破的一幕,像根刺一样搁在心头。

    车子缓缓发动。

    依稀能听见方春山洪亮的嗓音:“千万记得啊,我等你电话!”

    少年英姿蓬发,青春热血。

    叶怀南视线一黯。

    他也曾年少过。只是不如方春山这般好运。将心比心,若是让他在十八岁的时候,遇见幼秾,他定会比方春山还要疯狂百倍。

    世间万物,抵不过一个恰到好处的相逢。

    权势滔天机关算尽又如何,他补不了十年的光阴。

    少女像往常那般贴过来,她亲了亲他的额头,又将自己的额头主动往上凑。

    给了见面礼,顺便收了回礼。

    一举两得。

    她正要重新靠回去的时候,手臂忽地被扼住。

    叶怀南反常地低下头,重新亲上她的额头。

    就像那日叶家舞会,方春山与她离别时当着他面,印下的大胆一吻。

    他虽不再年轻,但也想试试冲动放肆的举动。

    要是能年轻十岁该多好。

    要是他能早点遇见她,该多好。

    此刻,他不想做叶怀南,只想做一回胆大妄为的方春山。

    亲亲的一个额面吻,惊得她目中满是错愕。叶怀南苦涩地挤出一个笑,撇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窗外。

    半晌,她乖巧地靠在他肩头,问:“四叔,你真的不介意我和春山来往啦?”

    他依旧看车外夜景。

    隔了很久。

    久到她快要睡着。

    他忽然开口道:“不介意。”

    她不高兴了,拉扯他的胳膊,“为什么不介意?你该介意的。”

    少女娇憨的声线透着苦闷,他转眸看她,一双黑眸幽深似海,精致的薄唇缓缓张开。

    一句“我没有介意的资格”,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摇晃他,“你说呀。”

    他叹口气,转而用自己最擅长的伪装,道:“只要你别让人占便宜,四叔怎样都无所谓的。”

    她赌气问:“要是春山在电影院亲我,也无所谓吗?”

    叶怀南面色一白。

    他垂眸,听见自己口是心非的声音在空气里飘荡:“情投意合,亲吻是必然的。但是切记,不要越雷池一步。四叔不希望你做个未婚先孕的少女母亲。”

    她狠狠地捶他一拳,撒气似的,远远地挪开。

    吃晚饭的时候,张妈见气氛不对,站在旁边同叶怀南道:“这几天督军不在,没人给小姐夹菜,小姐就不爱吃饭了。”

    叶怀南回过神,赶紧往少女碗里夹菜,他夹什么,她就往外拣。拣到最后,她放下碗筷:“不要你夹,你再夹我就不吃了。”

    叶怀南赶紧收回动作,“好好好,你自己吃。”

    吃完饭散步,他招手喊她,她窝在沙发里,横竖就是不理他。

    叶怀南硬着头皮走过去,“怎么,四叔惹你不高兴了?”

    她这时终于肯看他,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瞪着,眸中带怒,看了他一会,又渐渐地蔫下去。

    “没什么。”

    叶怀南想,肯定是刚才在车里说的那句“未婚先孕”惹着她了。

    话虽直白,但他也是为她好。他做好养她一辈子的准备,如果她与别人有了孩子,他当然也会养她的孩子。只是常听家里生育过的姊妹说,女人怀孕,就像是鬼门关走一圈。

    他舍不得她受那个苦。

    他希望她永远开开心心做个小姑娘,想和人谈恋爱就谈,尽情享受爱情的滋润,而不是反过来被绊住。

    叶怀南耐心哄她:“无论刚才四叔说过什么,你都当没听见,不要往心里去。”

    她扭过身伏在沙发把手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