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当天清晨, 叶怀南匆匆离开叶公馆。连招呼都来不及打, 慌忙收拾几件衣服就逃了。

    三四天后,他才回过劲冷静下来。

    他向来不喜欢逃避事情,直面问题,从根源上解决,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态度。

    叶怀南百般思虑后, 终于替自己找到解决方式。

    到他这个年纪, 是该真正有个女人在身边陪着了。拥有正常的男女生活, 就不会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过节的热闹日子,家家张灯结彩, 唯独叶公馆, 冷冷清清。

    叶怀南已经半月没有回家。

    张妈照旧去拿报纸,忽地看到晚报头条, 是关于叶怀南和当红-歌星的暧昧,上面还附有歌厅的跳舞照。

    张妈拿着报纸准备藏起来, 正巧遇见回来拿东西的副官,忙地拉到角落, 指着报纸上的消息问:“少爷的事, 是真的?”

    副官皱眉摇头, “我也不清楚。”

    张妈问:“你日日跟在少爷面前,怎会不清楚。这一连半月没回来过, 将小姐一个人丢在家里, 也没句交待,外面的女人不干净, 你得替少爷看着点。”

    说完她叹口气,嘟囔:“少爷以前从不这样,别说和这种歌星跳舞,就是人往他面前凑近半分,他都嫌弃的。”

    她愁,副官更愁。

    督军一改往日作风,不但出入各种风月场合,而且还挑着最艳最漂亮的女人作陪。男人嘛,喜欢美色很正常,他跟了督军这么久,知道督军有多洁身自好。现在肯放松,也算是好事。

    但问题是,督军叫了人,又不理人,人要往他身上靠,他当即就把人推地上。别人战战兢兢问他哪里不满意,他冷冷回一句:“哪都不满意。”

    哪有半点寻欢作乐的意愿?完全是奔着结仇去的。

    这次这个歌星,还算有点本事,和督军跳过舞,喝过咖啡,看着像是有戏。

    副官想得出神,忽地听见张妈喊:“小姐。”

    回头一瞧,是幼秾小姐。

    她双手抱肩,站在楼梯上,一头卷卷的黑发,潮湿深绿旗袍,软洋洋凹着腰,嘴里轻捻话问他:“回来替四叔拿衣服的么?他最近哪去了,还好么?”

    张妈戳戳副官的背,眼神示意让他不要乱说话。副官挤出笑容笑道:“嗳,一切都好,最近事多,督军忙得抽不开身。”

    她垂目剔指甲,抛出句无精打采的话:“好,我知道了。”

    副官赔笑,见她小小的脸蛋愁眉不展,忍不住开口安慰:“等督军这阵子忙完,肯定会立马赶回来陪小姐。”

    她笑了笑,仿佛识破他的好意,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忽地回头道:“对了,你和他说,他交的女友很漂亮,有空就带回来,也好让我提前瞧瞧未来四婶。”

    张妈和副官面面相觑。

    等副官回了别馆,正好碰见客厅里当红-歌星刘婉如在唱歌,旁边沙发上叶怀南闭眼仰头,也不知道是醒是睡。

    副官轻声喊了句:“督军。”拿着衣服准备让佣人挂好。

    叶怀南这时睁开眼,问:“拿回来了?”

    副官点头:“照督军吩咐,一件没少。”

    当初得到吩咐让他去叶公馆拿衣服,他是有些纳闷的,督军怎么就非要穿旧衣呢,别馆里也备着各式新衣服,按道理没必要回去拿的。

    今儿回去一趟,撞上幼秾小姐,幼秾小姐又吩咐他传递那样的话,到底说还是不说?

    副官很是纠结。

    正当他犹豫着怎么开口时,叶怀南主动问:“碰到幼秾小姐了吗?她在家吗?有没有外客?”

    副官点头:“碰到了,家里没外客,幼秾小姐……”

    叶怀南本不该继续问,可他就是忍不住:“她怎么了?”

    副官将宋幼秾和他说的话重复一遍。

    叶怀南听完,眉头皱得更深。倒是旁边的刘小姐听了这话,面上一红,停下歌声,莲步轻移走到沙发坐下,并不挨着,她知道叶怀南不喜欢唐突无礼的亲近。

    她说:“是家里那位侄小姐吗?我在方公子的舞会上见过她,真是位漂亮的姑娘,在场那么多女孩子,没有比她更显眼出色的。”

    他倒像是没听见她说话,双指抵着额头,神色阴郁。数秒后回过神,掐着她的字眼问:“方公子?哪位方公子?”

    刘小姐道:“方春山,方家的小儿子,听说与幼秾小姐是同学,两人好得很呢……”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随叶怀南的神情而压得低沉,最后全吞回肚里,一个字都不敢再往外冒。

    叶怀南靠着沙发扶手,手套压住半边脸。忽地他问:“我多久没回叶公馆了?”

    副官回答:“半个多月。”

    他接口道:“不对,是二十一天。”

    话出口,他自己一惊。

    记得太清楚,好像每夜在梦里拨着指头数日子一样。

    刘小姐小心翼翼问,“督军要回去看看吗?”

    叶怀南抬眸看她。

    刘小姐羞涩地低下头。

    他盯着她的唇。

    刘小姐生了两片小巧精致的红唇。唇角薄薄,唇中心圆润饱满,涂了大红色的口红,浅浅一笑,既天真又诱人。

    和幼秾一样。只是幼秾不爱涂口红。

    少女天生樱桃红似的朱唇,无需任何点缀。

    叶怀南抽起纸巾,大力擦去刘小姐唇上的口红。

    刘小姐愣住,心头既好奇又兴奋。好奇他为何会有如此举动,兴奋他肯主动与她靠近。

    叶怀南起身,不耐地丢下句:“明天,我去接你,一起回叶公馆吃顿饭。”

    刘小姐欣喜若狂。这是承认她的女友地位了。

    她痴痴地看他。原以为他冷心冷肺,怎么也捂不热。她几乎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再靠近一步,就是外头寻常男女交往之前的试探,也没有这么拘谨冷漠的。

    她大着胆子期待:“今夜,要我留下么?”

    叶怀南头也不回,迈着军靴往里走,声音淡漠:“小张,送刘小姐回去。”

    刘小姐怨怨地叹口气。

    督军果然老古板,如今这样传统守旧的男人,不多见了。

    是夜,叶怀南辗转反侧。

    这二十一天来,他从未有过好觉。有了困意,不敢睡,怕再梦见那样的情形,连打盹都要小心,怕一不留神又梦见她。

    他是真的恨自己。

    第二天回叶公馆,刘小姐紧张,叶怀南比她更紧张。

    自那夜惊慌失措的春梦后,这是他第一次见幼秾。

    他像个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静静等候着随时会来的裁决,而她就是他的审判官。

    车子驶进大门,还没下车,隔着车窗就望见少女在喷泉处等候。

    她穿着白色蕾丝花边旗袍,浅绿色小高跟,祖母绿耳坠子,清纯动人,柔柔弱弱。

    车门被拉开,刘小姐先下去,叶怀南坐在里面,忽地没了勇气下车。

    刘小姐朝他招手,“督军,快下来呀。”

    少女走上前,低腰靠在车门边,梨涡甜美,笑:“四叔。”

    叶怀南从另一侧车门下去。

    全程没敢看她一眼。

    吃饭的时候,刘小姐往他碗里夹菜,她立马喊张妈:“给四叔换个碗重新盛饭。”

    刘小姐错愕,抬眸望见少女淡漠的眼神。

    如冰山般的寒冷,与叶怀南如出一辙。

    等吃完饭,大家到客厅闲聊,刘小姐说:“我给你们唱首歌吧。”

    少女说:“刘小姐的歌喉,我上次在春山家欣赏过了,不必再听一次。”

    春山二字一出,沉默寡言的叶怀南忽地抬起头,如刀般的视线剜过去,似要将方春山从她脑海中彻底剜掉。

    他终于肯看她,她盯着他,眼里有气,神情认真,严肃同他道:“四叔,你的女友,我不喜欢。”

    他赌气一般回道:“我没有过问你的恋情,你也不该过问我的。”

    她站起来,恨恨地瞪他一眼,跺脚转身往楼上跑。

    刘小姐尴尬得脸都红了,心里头想着刚才叶怀南的那句话维护,又觉得甜滋滋。犹豫半刻后,出于礼节,柔柔问:“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惹幼秾小姐不开心了?”

    叶怀南不耐烦地往外走,“她就这性子,被宠坏了。”

    刘小姐自以为幽默地回一句:“是呀,都是被督军宠的。”

    被他宠的。

    叶怀南停下脚步。

    他无奈地回头,刚好望及少女隐于黑暗中的背影。

    一年前,他何曾想过,他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的小女孩,竟会成为他心头最大的烦恼。

    她像藤蔓,一点点将他紧紧缠绕。

    回过神,已经无路可退。

    叶怀南叹口气,“走吧。”

    从叶公馆回去后,叶怀南再也没见过刘小姐,他发现自己无论换多少个女人,也无济于事。

    看都不想看,更别提肌肤之亲。

    夜晚副官照他的吩咐,从叶公馆拿换洗衣物回来。

    叶怀南忍了五六天没问宋幼秾的情况,这会子假装偶然想起,寻常口吻问:“幼秾小姐……”

    副官根本不用听他说完,就知道他要问什么。

    幼秾小姐在家吗?

    她请外客了吗?

    有没有好好念书?

    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

    听得耳朵都生茧了,每次翻来覆去就是这几个问题。副官想,督军干嘛不直接回叶公馆呢,像以前那样亲自看着幼秾小姐不更放心吗?非要到外头住,也没见在别馆做出什么男人该做的事,闪闪躲躲的,跟偷情似的。而且还是偷情未遂的那种。

    副官张嘴道:“小姐最近几天没去上学。”

    叶怀南一愣,下意识问:“她和小男友吵架了?”

    副官犹豫道:“不知道……但张妈说……”

    他蹙眉问:“说什么?”

    “说小姐好几天没吃饭,待在屋里不肯出去见人,人都瘦了一大圈……”

    叶怀南愣住,缓过神,心里头像是有把小刀细细地割着。

    肯定是方春山那个小子。

    他又气又恼,手指扣进沙发,只恨不得现在就将方春山千刀万剐。

    那可是他捧在手心的小姑娘,怎能被人如此对待。

    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伤她的心。

    叶怀南穿起外套,“走,开车去方家。”

    ——

    方春山一脸懵逼。

    方老爷压着他的头,不问青红皂白就让他向叶怀南赔罪。

    方春山管不了那么多,他直接无视叶怀南铁青阴沉的面色,高兴地问:“是幼秾让督军来的么?她肯与我和好了么?”

    叶怀南一怔。

    “你说什么?”

    方春山纳纳道:“自那日舞会撞见督军后,第二日她便不肯再与我往来,我如何求她,她都不肯。督军,求求你,那天是我唐突,你要打要骂都行,我是真心喜欢幼秾,求你不要拆散我俩。”

    方老爷一巴掌打向方春山脖颈,“怎么说话的!”

    方老爷尬笑着准备替儿子赔罪,一回头哪还有叶怀南的影子。

    车里。

    副官问:“督军,还要再转一圈吗?”

    叶怀南看着窗外渐渐黯淡的夜景,心头郁结迟迟无法消减。

    他想着方春山的话,既高兴又惆怅。

    高兴她听他的话。

    惆怅她是否因为他的霸道而被迫结束恋情。

    他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转瞬又忧心她的。

    她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小子?所以才会茶饭不思为伊消得人憔悴?

    叶怀南闭上沉重的眼皮,忽地觉得自己一下子老去十来岁,一点点小事,就能让他累得心力交瘁。

    汽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了好几圈,他迟迟拿不定主意,是回别馆,还是回叶公馆。

    她那样伤心。

    他该回去看看她。

    腕表指向一点,这么晚,她应该睡了。

    他松口气,吩咐:“回叶公馆。”

    叶怀南打算悄悄地瞧一眼,瞧完就走。看她到底瘦成什么模样,要是实在太过分,他就松口大方地让她去谈爱。

    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进门的时候,他动作很轻,没有惊动任何佣人,从客厅往楼梯上去,余光瞥见沙发上一个瘦小的人影。

    他心头一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