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当一个情场老手重新陷入爱情, 将比平时痴狂百倍。自那日从叶公馆回去后, 吴似鸿日夜思念幼秾。

    他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她的爱情。

    他想起从前与许曼春的对赌,简直觉得可笑,他竟然曾经试图为讨取许曼春的好感,而想要将宋幼秾这样的女子作为贺礼供许曼春玩弄。

    太不值了。

    许曼春配不上他的费心讨好。只有宋幼秾才配。

    在男女之事上,吴似鸿向来没有道德感和羞耻心。如今这个时代崇尚自由开放, 始乱终弃也能被美化成浪子潇洒, 他做起事来更加肆无忌惮。

    花园里宋幼秾同他说的话, 被他当做两人间调情的小秘密,甜蜜地藏于心间。以此为动力, 他准备卯足劲吸引许曼春的注意力。

    许曼春自那日在叶公馆受到冷遇后, 终日闷闷不乐,她尝试着找机会让南姒帮她在叶怀南面前说话, 南姒毫不留情地拒绝她。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周围的人听见:“我小四叔说了, 以后不准和你来往,他不喜欢行为不检点的女孩子。”

    许曼春备受打击, 她全部自信被南姒这句话撕得粉碎。

    她一向心高气傲, 何曾被人当众这般评价。更何况是被她爱慕的人如此痛斥。

    若是寻常男子, 她尚能有机会靠近软化,可那是叶督军, 是她无法触及的人物, 就连好不容易见上的一面,也是百般求宋幼秾换来的。

    如今叶怀南对她的评价如此不堪, 甚至直接下令让宋幼秾与她断绝来往。满满的嫌弃,她连为自己辩解的余地都没有。就算她想继续不要脸面地往上贴,可就连这不要脸的机会,人家都不稀罕给。

    许曼春的单相思一蹶不振,到此为止。叶太太的美梦也随之一去不返。

    学校里宋幼秾果然不再和她往来,没了宋幼秾,无人再搭理她,许曼春在学校待不下去,只能再次休学。

    她三番两次的休学,学校决定不再容忍,在她提出休学后,索性直接将其开除。

    休学是一回事,开除则是另一回事。许家人这时反应过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苦苦哀求校方,校方坚持不动摇,并且将许曼春被人举报考试作弊的证据拿出来,拒绝为许曼春写校方推荐信。

    没有校方推荐信,意味着许曼春将再不能入读任何女子学校。这几年的学费,算是打水漂了,不但没有成功镀金,而且还因此事受人耻笑。

    许家人将许曼春骂得狗血淋头,许曼春自己并不在意。她本来就不喜欢念书,现在正好将心思全部集中在社交上。可渐渐地她发现,那些千金小姐的邀约名单上,不再有她,她被圈子排挤在外。

    回过神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众人都以宋幼秾马首是瞻,她不愿来往的人,大家全都自动远离。

    对于许曼春这种被叶督军点名不让宋幼秾与其来往的人,大家躲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往贴上。更何况,许曼春往日得罪过不少人,现在正好乐得看她笑话。

    对于颐州的千金名媛而言,交际圈就是她们的一切。

    没有交际圈,跟死了没两样。

    许曼春慌了神,她急需重建自己的交际圈。

    这时候,吴似鸿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带她参加各种宴会,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对她百般关怀,悉心照料。

    刚从单恋阴影中走出的许曼春很是感动,她过去的那些追求者全都被宋幼秾勾走,只剩一个吴似鸿,诚心诚意地陪伴着她。

    她问:“之前你不是想追求宋幼秾吗?怎地这会子又重新转回我身上了?”

    吴似鸿回答:“之前你不是爱慕叶督军吗?这会子不还是愿意和我约会?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受伤的人相逢,刚好凑一对。”

    许曼春听了他的这番话,觉得他是个知己,只有他才能真正理解自己,是以放心地接受吴似鸿的示好。

    对于女人,吴似鸿游刃有余。许曼春要什么他就给什么,他有财力有时间还有满嘴的甜言蜜语,几乎没有女人能抵挡得住这种汹涌澎湃的攻势。

    许曼春很快就向他屈服,交身交心。

    吴似鸿每日都要她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直到她成功怀上孩子。

    许曼春得知自己有了身孕,刚开始很是惶恐,后来见吴似鸿欣喜若狂的样子,也就随之高兴起来。

    她说:“似鸿,你是不是该向我求婚了?”

    她这时候得意地想,不读书又怎样,她不需要镀这层金,照样能嫁吴似鸿这样的好夫婿。

    吴家财力雄壮,做了吴家少奶奶,到时候有的是人恭维奉承她。现在宋幼秾攀着督军府看似风光,但她毕竟不是亲侄女,到时候叶督军调任,说不定随便就在颐州找个人家将她嫁了。

    还不一定比她嫁得好呢。

    许曼春想着想着就笑起来,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催促吴似鸿:“似鸿,你别光顾着笑,倒是回答我呀。”

    吴似鸿转过身,脸上露出得偿所愿的笑容,他眼里透着亮光,说出来的话摧人心肝:“曼春,我不会娶你。”

    许曼春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吴似鸿朝门边去,笑意盎然,“大家都是玩玩而已,何必谈婚论嫁这么认真。”

    许曼春如雷轰顶,久久无法回神。

    玩玩而已?

    她可是为他怀了孩子啊!

    自那天之后,许曼春再也找不到吴似鸿,他对她避而不见。

    许曼春又气又急,她不敢告诉家里人有关怀孕的事。这时代再怎么推崇自由风气,也容许不了未婚先孕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她清楚地知道,要是和家里人说,她肯定会被打死。

    更何况,许家与吴家,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她家里是有钱,却也无法跟百年大户吴家较劲。

    思来想去,许曼春只能去找南姒。她希望她念在以前的同学情分上,能够帮她一回。

    摩斯饭店。

    南姒端起咖啡,悠闲自若地看向对面的人:“说吧,找我什么事?”

    许曼春畏畏缩缩地抬起头,“幼秾,我想单独跟你说个事,你能不能让他们先退下?”

    南姒晃了晃手,交待守卫兵去外面等她。

    士兵犹豫:“督军说了,要时刻保护好小姐。”

    南姒笑:“她是我同学,没关系的。”

    见她坚持,士兵只能提抢退到门后去,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这一桌的情况,仿佛只要许曼春有半点不对劲的地方,当场就能将她一枪崩了。

    许曼春既嫉妒又羡慕。三月不见而已,宋幼秾的排场竟这般大,瞧她身上穿的白狐大衣脖间挂的祖母绿项链,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奢华的地方。就连出行,都专门配备了士兵守卫。

    她恨起自己的父亲来,嫌他没本事,找不到叶怀南这样的结义兄弟。要是能像宋幼秾好运得个便宜叔叔,别说让她丧父丧母,就是死全家都行。

    南姒抚上玉镯,看都不看许曼春一眼,不耐烦道:“我只给你五分钟时间。”

    许曼春深呼一口气,为了自己的名声,她猛地跪倒在南姒脚旁,带着哭腔求道:“幼秾,你救救我吧。”

    在外的士兵立马就要进来,南姒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只能重新退回去。

    她扶住许曼春的肩,惊讶问:“曼春,你先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慢慢跟我说。”

    许曼春将她和吴似鸿的事和盘托出。

    南姒笑:“原来你被人抛弃了呀,我真替你难过。”

    许曼春瞧她,哪里有半点难过的样子,反而意料之中的事,连感叹都不曾有一句。

    许曼春纳纳地问:“幼秾,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些什么?”

    南姒道:“我能知道些什么,咱俩许久不曾来往,你怀孕的事,我还是头一回知道呢。”

    许曼春生怕旁人听到,慌张地压低声音,“幼秾你小声些。”

    南姒懒得瞧她,看了看腕表,正好到了回家和叶怀南喝下午茶的时间,提起手袋起身准备离开。

    许曼春一愣,连忙扑倒在地:“幼秾,你帮帮我,你去劝劝吴似鸿,让他娶我!你现在是督军府的小姐,他们吴家不敢不听你的话,只要你……”

    话未说完,南姒打断她:“我为什么要帮你?”

    许曼春嘴唇颤抖,“因为你曾是我知心好友。”

    南姒冷笑。

    在宿主的记忆里,吴似鸿玩弄抛弃宋幼秾后,宋幼秾心灰意冷地去去找许曼春,许曼春不但没有安慰她,反而得意洋洋地将真相挑明,笑话宋幼秾太将感情当回事被人玩弄纯属活该。

    许曼春设局打压欺辱宋幼秾时,可没有想过自己曾是她的知心好友。

    像许曼这种优越感十足随意戏弄别人人生的人,怎么惨都不为过。

    南姒依稀能感受到宿主此刻一雪前耻的快感,她嫌弃地踢开许曼春,语气冷漠:“曼春,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朋友?”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许曼春作势就要拦住她,还没碰到,就已经被守卫兵拉开。

    士兵恭敬地拉开车门,南姒交待:“以后不要让这个人靠近我,她是个疯子,我不喜欢。”

    士兵应下:“谨记小姐吩咐。”

    吴似鸿得知许曼春去找南姒,有些慌张。慌张的同时,又兴奋起来。

    许曼春主动上门向她倾诉对他的迷恋,不正好能让她感受到他的魅力吗?

    千方百计找到机会接近南姒,吴似鸿看着她,比三个月前更为痴狂。

    他说:“你看,许曼春已经彻底为我着迷,现在你该相信我的诚意了。”

    本以为会得到她的嘉许,却不想她听完后敛起神色,轻轻晃荡手里的红酒,说:“你该听听她在我面前的哭喊声,听到我心都碎了。吴少爷,或许这件事从一开始就错了。”

    吴似鸿僵住,他见她要走,忙慌慌地补救:“幼秾,你且不要下定论,是我不好,没有收拾好残局,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再让她烦你。”

    他还要说些什么,忽地望见叶怀南往这边而来。

    叶怀南快步上前,挡在南姒跟前,警惕地盯着吴似鸿:“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众人看过来。

    南姒扯了扯叶怀南的衣角,轻声道:“四叔,他没对我怎样,我们就是说几句话而已。”

    吴似鸿见她为自己说话,免不得又是一阵心神荡漾。

    叶怀南紧蹙眉头。

    他说:“幼秾,你去旁边玩,我有几句话要和吴少爷说。”

    南姒听话地离去。

    角落里,吴似鸿瑟瑟发抖低着头。

    叶怀南道:“长话短说,幼秾心思单纯,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出现在她面前。”

    吴似鸿猛地抬起头,“督军,我……”

    叶怀南:“话我只说一次,记清楚了。”

    吴似鸿看到他腰间亮出的枪套,所有为自己辩解的话语当即全都吞回肚里。

    这一刻他清楚地明白,只要自己敢说一个不字,今天就会交待在这。

    叶督军杀个人,轻而易举,理直气壮。

    宴会结束,叶怀南坐进车里,闷闷不乐。

    南姒挨着坐近。

    她挪一寸,他也跟着挪一寸。

    最后紧贴车门,再无地方可挪。

    她赌气似的,身体黏着他的,右侧大腿依稀能感受到俏臀的曲线,叶怀南双腿叠起,尽可能为自己争取宽松的空间。

    她俯上半身凑到他的胸前,一张脸正好对上他的。

    路旁一晃而过的霓虹灯映在少女脸上,丁香花瓣似柔嫩的肌肤,透出娇蕊易摧的脆弱感,她鼓着腮帮子,朱红小嘴微微撅起,离得这样近,他往下一磕,就能碰到。

    “小四叔,从刚才起你就不和我说话。”

    叶怀南撇开脸,“没有。”

    她伸手揪住他军装两排整齐的扣子,闷气道:“就有。”

    酒气和她身上的香气混在一起,扑到鼻间,轻飘飘的暧昧。

    叶怀南喉头一动,憋了一晚上的话终于说出来:“那天你明明答应我,说不再和吴家少爷来往。”

    她唇间含笑,“原来四叔是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