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圣玛丽安女子中学是颐州有名的女子学校, 出入者非富即贵。当初宋父托关系将宋幼秾送入学校读书, 为的就是让她能接受最好最新潮的教育。

    停学了几个月,重新回去念书,老师欣赏幼秾的才华,同时怜惜她丧父丧母,在学业大考上并没有过多为难她。只是简单布置几篇全英文章让她写, 题目出得也不难, 她来学校前就已经写好。

    在叶公馆这几个月, 除了熟悉叶家情况,摸清楚叶怀南的喜好外, 南姒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

    倒不是她喜欢看, 而是原身喜欢,多少有些影响。

    她将叶怀南的那些藏书全翻看了一遍, 他喜欢读莎翁,原版的英文下面满是注释, 书页里夹着几页密密麻麻的墨蓝字迹,很久之前留下的, 纸都泛黄了。他自己译的, 用词幽默精准, 有专业翻译家的水准。

    后来她也曾翻到几本法语书,看不太懂, 只知道他也爱在上面写注释。透过飞扬飘逸的字迹依旧能感受到他当时看书的兴致。

    张妈说, 四少爷从小极有念书的天分,什么书都爱看, 在书房一待就是一整天,请来的先生都说他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在外国留学时,本来打算继续念下去,说要念博士,老爷不准,父子俩沟通很久,不知说了些什么,反正四少一回来再不提念书的话,直接就从军了。

    南姒来这里,没见过其他的上将少将,唯一能对比的就是叶怀南身边的副官。光从气势上来说,别人确实矮了半截,倒不是因为军衔的落差,而是因为叶怀南天生就有种高位者的威严,加上他身上那股子文人的气质,总给人一种清冷神秘的感觉。

    很多时候南姒偷偷看他写字,斯文,内敛,优雅,偶尔写到不顺畅的地方,抬眸一个凌厉眼神,仿佛下一秒就能毫不犹豫地将钢笔当做凶器插进敌人大动脉。

    南姒想,还是从军更适合他,这样的男人,外表再怎么高冷,骨子里依旧是嗜血的。

    想了一堂课的叶怀南,待下了课,同学围过来。

    宋幼秾人际关系不错,她成绩好,每次考试都拿第一,虽然家境不如旁人,但到底是书香世家,这时候的女学生,对文采斐然的人总有种崇拜感,总觉得那人自带光辉。

    这里的女孩子入学堂念书,大多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真心喜欢念书深造的,另一种是借念书往自己身上贴金。

    如今的名流交际圈,说出去哪家太太没念过书,纵使丈夫权势再大,也会惹人瞧不起。各家有头有脸的正经太太,大多都是圣玛丽安女子中学出来的。

    同学慰问她家中事情,让她不要太伤心,南姒致以感谢,转眸望见许曼春走来,当即敛起神色。

    许曼春长得一张尖尖瓜子脸,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小耳朵,哪都小,唯独胸大。她爱打扮,穿着学生装都要弄出几分时髦的花样来,加上精心练过的姿态,看上去确实有几分精致的风情。

    只是这几分精致,和幼秾一比,就显得粗糙了。

    许曼春将她拉到一旁,开口第一句就是:“同样都是休学,你就好命了,不用留级,还有那么多人关心你,我就惨啦,大病一场,病中无人关心,回学校还要重读。”

    她看她紧贴握着自己的手,并不急着挣开,脸上笑道:“你上学期各门不及格,这次又停学几月养病,留级也是情理之中的。”

    许曼春气嘟嘟地看着她,质问:“你那为何不来看我,我在病中,无聊得要死,亏你自称是我的好友,竟一次都不曾来探过。”

    她说的病,其实就是重感冒。只是因为她自己不喜欢念书,幼秾不在,无人伴她,所以借病停学。

    南姒看着她的眼睛,提醒道:“曼春,我父母去世,家里只剩我一人料理后事,你不也一次没来探过我吗?”

    许曼春噎住,目中并无愧疚,只是惊讶地看她,小声嘟嚷:“幼秾,从前你不这样咄咄逼人的。”

    南姒笑着,不动声色地甩开了她的手。

    从宿主的记忆里,她大致可以得出许曼春和幼秾成为朋友的原因。幼秾这边不用说,心软善良认死理,是最容易被人绊住的那种类型。

    而对于许曼春而言,学校里层次太高的人不会捧着她,层次太低的她瞧不上,像幼秾这种综合条件中等,虽然长得好看成绩好但家境不如她,且处处与人为善从不轻易招惹是非,相处起来很简单。

    其实说是朋友,更不如说是调剂品。对于许曼春而言,宋幼秾就是她学校枯燥生活的一个陪伴者。

    许曼春从小娇养,自私惯了,病中嫌幼秾不探她,停学归来又抛下她留级,她自觉可怜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不熟悉的班里,半分优越感都找不到,回头看宋幼秾,不仅没有因为父母逝世而自暴自弃,反而更比从前受大家欢迎。

    许曼春不服气,她想,宋幼秾不该是现在这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该更惨些才是。

    “幼秾,你现在回来上学,付得起费用吗?”许曼春抛出一句,眼神紧紧地盯着南姒。试图从她脸上探出几分落魄。

    南姒哪里不知道她的想法,问:“我付不起的话,你会帮我付吗?”

    许曼春立即道:“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让爸爸预支我的零花钱替你垫付,但你需得告诉大家,是我替你付的。”

    南姒摇摇头,“谢谢你曼春,还是不了。”

    许曼春不甘心地追上去:“你总有一天要求人的,我又不是外人,我是你的好朋友呀。”

    南姒停下脚步。

    她真不知道宋幼秾是如何忍受许曼春的,但她是真的忍不了。

    “既然是好朋友,又何必说求这个字呢,好像你要看我笑话似的。”

    许曼春被戳中心思,当即有些慌乱,口是心非地说:“我没想看你笑话,我单纯想帮你而已,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点都不讲道理。”

    她话虽这样说,心里头却又渐渐高兴起来。

    宋幼秾急了。恼怒成羞就说明她现在确实过得很艰难。

    许曼春抱着一种救世主的心态,重新揽上南姒的肩膀,“幼秾,是我不好,过两天我带你出去玩散散心好不好?”

    离得近了,这会子看到宋幼秾衣领上的补丁,她心中越发满足。

    虽然宋幼秾处处比她强,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读书再好相貌再好,也注定要做下等人的。

    许曼春想,宋幼秾该早早地明白这个道理,不要总是做出一副清高孤傲的样子,那种品性,不是她这种阶层该有的东西。

    南姒问:“去哪?”

    许曼春笑:“甭管去哪,反正到时候我来接你,你也不用特别打扮,就穿平时的衣裳罢。”

    南姒应下。在宋幼秾的记忆里,回学校后许曼春借关怀之名带她出去游玩,其实是想让她难堪,只是那时候宋幼秾傻,以为许曼春是一番好心,是自己太敏感而已。很久之后回过神,才发现许曼春其实就是想羞辱打压她。

    “不用你接,我现在不住宋府了。”

    许曼春诧异,而后想到什么,“你把房子卖了?天呐,你现在过得也太苦了。”

    南姒含笑。

    等许曼春走之后,通灵玉飘出来,伏在南姒耳边,“主人,你脾气有变好咧,竟然没有当场撕烂她的嘴。”

    南姒笑:“偶尔也要耐心一回嘛。”

    至约定的日子,南姒提前下了车,走了一小段路和许曼春汇合。

    许曼春穿着时髦,一身金色的旗袍,脖间手腕戴满珠宝,乍一看贵气,多看几眼,就觉得有种偷穿大人衣服首饰的小孩样,撑不起行头。

    许曼春见她依旧穿着家常衣裙,两根黑辫子落在肩头,没有过多的修饰,虽然朴素,但落落大方,加上她清纯可人的脸庞,有种我见犹怜的楚楚气质。

    许曼春愤懑地收回目光,想到即将要去的地方,心里头总算舒畅几分。

    上流社会的交际,可不是光有一张好看的脸就能行,得有身份,有钱有势。像宋幼秾这种无父无母的穷学生,入了那样的场合,是要遭人白眼的。

    等到了地方,许曼春指着门同她道:“你知道吗,今天来的可都是些大人物,听说督军也会来呢,我千辛万苦才弄到入场的资格,你可小心些,别丢我的面子。”

    南姒摆出幼秾的招牌式柔弱小白花笑容:“好的呢。”

    果然如许曼春所言,达官贵人全来了,差不多整个颐州的大人物都在此聚集。许曼春逛一圈,她人微言轻,和人插不上几句话,只能回来和南姒说话。

    南姒正在吃东西。

    许曼春见她吃得认真,半点误入浮华的狼狈模样都没有,心头不满,道:“你不觉得紧张吗?”

    南姒笑:“为什么要紧张?”

    许曼春差点吞口而出“看你这身打扮不怕别人笑话吗”,临到嘴边又咽下去,说:“因为今天在场的都是些贵人,平民老百姓轻易见不着的那种。”

    南姒很给面子地回了句:“嗯。”

    许曼春见她不急不忙地还在吃东西,伸手打断:“你是不是几天没吃东西了,我跟你说话呢。”

    她声调颇高,引得周围人往这边看。许曼春立即恢复大家闺秀的姿态,微笑着朝别人示好。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阵骚动,许曼春踮脚往前探,望见一个人被拥着走进来,笔挺的军装,身形飒爽,神情倨傲冷漠——是新来的督军叶怀南。

    众人自动让出条道来,往日不可一世的高官表现得极为谦卑,恨不得伏到地上去,虽是这般殷勤,然而无人敢真的贴过去。隔着半米的距离,怕弄脏他的衣服。

    在场所有女子纷纷整理仪容,许曼春也不例外,她从手袋里掏出口红抹了抹,余光瞥到身后幼秾淡定自若地站在原地,并未因大人物的到来而有半分神情变化。

    大概是看呆了眼。

    许曼春想着她现在的穷苦日子,心中越发得意,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满溢而出。忽地听到她朝谁喊了声“四叔”。

    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年轻英俊的督军停在跟前,低头柔声对宋幼秾说话:“你跑到这,也不跟我说一声,跟同学一块来的么?等会同我一起回去。”

    众人惊住。

    谁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叶督军竟会如此柔和亲昵地同一个女学生讲话。

    周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过来。

    南姒视若无睹,眼里望着叶怀南,“嗯。”她将切好的蛋糕递过去,“要吃么,我刚尝过,味道不错。”

    叶怀南笑着接过她的蛋糕,“老爱吃这些甜食,小心牙疼。”

    南姒娇嗔着轻推他:“好啦别训我,你去忙你的。”

    叶怀南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脚步都轻快不少。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枯燥的交际场合忽地变得有趣起来,心里头软了一块,连带着脸上也扬起微笑。

    旁边阿谀奉承的人见他笑了,心里头纳闷。

    刚才哄了那么久都不见露个表情,现在见着个女学生,瞬时兴高采烈起来。

    许曼春迟迟未回过神。

    她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

    宋幼秾怎么可能认识叶督军?

    她瞪大双眼看向南姒,“你……”

    眼前人嫣然一笑,仿佛知道她心里头在想什么似的,淡淡抛下一句:“曼春,忘记告诉你,我现在住叶公馆。叶督军,是我小四叔。”

    不多时,在人群的注视下,高傲的督军大人准备离开,他一改冷漠作风,温柔地催促刚才打扮朴素的女孩子跟上来。不知道女孩子说了句什么,督军坚毅冷峻的面庞竟露出笑容,甚至主动走到前方为她开路。

    南姒想起什么,回身莞尔一笑,朝许曼春挥手示意告别。

    许曼春整个人僵如死尸。

    ——

    车里,叶怀南往后一仰,取下军帽搁在腿上。

    他喝了点酒,此时酒劲上来,有些头晕。

    车里安静得很,连她的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他睁开眼,想看她是不是在看风景,来不及正看,余光瞥见她靠在身侧。

    倒不是在看风景,是在看他。

    叶怀南蓦地又将眼闭上,说:“若是你喜欢来这种场合,以后我带你来,正好能多认识些人。”

    她乖巧地应下:”嗯。”

    数秒后,她像是回过神似的,问:“多认识人做什么?”

    叶怀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