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对于燕王的反应, 幻容很满意。

    第一次看见她的男人, 大多都是这种神情。怔忪,震惊,久久无法回神。

    她得意地笑了笑,娇态尽显。

    幻容自小就知道自己有多好看,养尊处优的公主生活更是养得她骄纵自傲, 她顶着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号, 每每行事, 必求得惊天动地的效果。

    在晋时,她迷得晋国所有男子神魂颠倒, 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 没有得不到的。

    但这还不够,她野心勃勃, 单纯的操控人心已无法满足她的虚荣心。

    有实力颠覆一个国家,才称得上真正的美人。

    离开晋国前, 母后曾与她商量,是否要嫁去弱小更易控制的国家。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她要嫁, 就嫁往大周, 唯一能与晋国抗衡的国家。

    传闻大周的年轻皇帝冷酷狠决, 是位杀伐果断的君主,各国君王皆视他为最危险的对手。这样的男人, 才值得让她征服。

    此次出使大周, 她奔着大周皇后之位而来。只要她能助母国灭掉日益强大的大周,必将享后世无尽惊叹。

    幻容看一眼旁边的燕王, 此人面容俊美,气度不凡,若能为她所用,自是再好不过。

    她来之前早就做足准备,不但摸清大周皇帝的喜好,连他身边人的喜好也一清二楚。是以此刻往那一站,连头发丝都透着自信。

    幻容垂眸,轻轻唤他一声:“燕王殿下。”

    如黄莺婉转,似笑非笑,娇态可人。

    燕王的视线依旧黏在她脸上。

    他甚至围着她转了个圈,好从各个角度看清楚。

    乍一看确实挺像病秧子,低头的时候最像,但多看几眼后,倒也不是特别相似。

    病秧子比她好看。

    幻容羞涩,轻轻撇过脸,面上两坨晕红,娇嗔拖长尾音:“殿下——”

    燕王回过神,立马赔礼道歉:“是小王失礼了,还望公主海涵。”

    幻容翘起兰花指遮唇浅笑,抛出一个媚眼:“不要紧,我面容丑陋,吓着殿下了。”

    一个美人说自己貌丑,那便是想要人使劲往死里夸。平日她说完这种自谦的话,听者早就巧舌如簧地说出一大堆赞美之词,今日却不同,她没有等来燕王的阿谀奉承。

    燕王皱眉不语。

    他压根没有心思听幻容说了什么,他脑子里想的全是病秧子。

    片刻,他迟疑问:“公主可有亲戚流落在外?”

    幻容等了半天等来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当即心头不爽,碍于美人优雅姿态,不便发作,只得隐忍笑道:“并没有。”

    燕王点点头。

    看来真的只是和病秧子长得像而已。

    幻容见眼前的男人神情奇怪,明显是另有所思。

    从来没有谁,能在她面前想着其他人。燕王的行为言语,着实令人生气。

    幻容心想,待以后收服他做裙下之臣,再好好整治一番。

    此时前来迎接的仪仗已经到城门口,幻容重新回到软轿,华装盛服,准备即将亮相惊艳大周臣民。

    大鸿胪领众人前来。

    人群簇拥,严阵以待。

    燕王坐在马上,伸长了脖子去瞧。

    今天病秧子会替皇兄迎公主进城,都这个时候了,人怎么还没来?

    就在他翘首以待之时,忽地人群中让出一条道,一顶蓝软小轿缓缓而来。

    是丞相府的轿子。

    燕王下马,兴致勃勃。他迫不及待等着看病秧子见到公主时的神情,这下好了,他以后有话可以打趣这个病秧子了。

    他扬起肆意的笑容,伸手就要掀轿帘。

    就在他伸过去的一瞬间,轿帘敞开,一只纤纤玉手闯入视野。

    白玉似的皓腕上戴着流苏手链,微微晃动,便有铃铛声起。衣衫环佩作响,一双鎏金翘头鞋轻点落地,轿中人缓步而出。

    风吹起她的纱衣,极为白净的面庞上一朵桃花钿,婉媚娇俏,仿若百花之仙。腰肢轻折,那一双眉蹙春山,那一对眼若秋水,袅袅婷婷,出尘绝艳,世间无人能与之比肩。

    南姒朝他一笑,声音仿若珠玉落盘,清脆悦耳:“微臣来迟,望殿下切莫怪罪。”

    燕王沉浸在她足以倾倒众生的眼神里,迟迟未能回过劲,整个人呆立原地。

    他……他是不是看错了……

    而他身旁的侍卫,此时见了南姒,更是看得两眼发直,四肢酥软,再往前探,那抬着八帘软轿的轿夫更是被她方才露面时的一笑迷得七荤八素,痴痴地松开手,当即摔得八帘软轿里的幻容花容失色。

    南姒轻摇曼步,直接朝八帘软轿而去。

    幻容正挣扎着准备从软轿下来,忽地一双雪白的手朝她伸过来,“公主,我扶你。”

    幻容见这双手生得比她还要细腻白皙,不由地心生妒意,心想肯定是哪个不起眼的奴婢,白瞎一身玉肌。

    “不用你扶,我自己来。”

    幻容趾高气昂地出了轿子,一仰头,看清来人的相貌,当即愣住。

    怎么会……

    她日日对镜自赏,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还能再美上几分,但总归是满意的。世上再找不出第二张和她一样美的容貌,即使是天下第二美的嘉黛公主,与她相比也是差之甚远。

    幻容怎么也没想到,她自己竟会有被人比下去的一天。

    南姒扫她一眼,就没再继续看,淡淡道:“有趣,公主竟真的与我长得有几分相似。”

    幻容一愣,嫉妒与失落令她恼怒成羞,完全没有注意到哪里不对:“谁和你这个贱婢相似?我可是堂堂的晋国公主。”

    话虽这么说,她心里却底气不足。

    再怎么不愿意直面事实,也不得不承认,她长得确实和眼前这个人的容貌有几分相似。

    幻容这时想起来刚才燕王的反应。

    原来,他问那话,是这个意思。他当着她面,心里想的人,原来是此人。

    幻容被打个措手不及,但她很快就淡定下来。

    无论如何,她还有高贵的身份衬托,她并没有听说大周有什么令人惊艳的公主,所以这个人的身份,肯定比她低。

    幻容重新摆好姿态,昂着头等南姒向她行礼。

    她并未等到想象中的跪拜大礼。

    因为燕王冲过来了。

    他跑得这般急,幻容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粗鲁推开。

    燕王跟个傻子一样扯住南姒的衣袖,眼神从她胸前略过,震惊问:“你……你是病秧子?”

    南姒抬袖,软薄的轻纱自他面上扫过,留下淡淡的香气。她头也不回往前走,姿态高雅,“殿下,请注意您的言辞,我不叫病秧子。”

    燕王追上去,整个人处于痴呆状态,“不,你就是病秧子,你……你怎么会是个女……”

    南姒停下脚步。

    她笑道:“殿下,文武百官还等着呢,快些动身罢。”

    燕王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真是病秧子。

    天呐,苏承欢竟然是个女人!

    他甚至开始怀疑过去二十四年的人生到底是真是假。

    幻容忍住刚才被推开的不满,悄声问:“殿下,方才那人是谁?”

    燕王怔怔地盯着前头南姒离去的背影,呆呆道:“我大周朝的丞相,苏承欢。”

    ——

    今日这一场使团进城的仪仗,看得人目瞪口呆。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车队前骑白马的女子吸引,无人注意后面八帘软轿里坐着的晋国公主。

    天下竟有此等绝色,当真是倾国又倾城。

    燕王凝视队伍最前方的人。

    她高高坐在马上,闲雅自若,所过之处,皆是一片惊艳。

    嘈杂的街道甚至因此安静下来,众人屏息,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着这位美人。

    美人静静待着什么都不做,就已足够令人痴狂,偏生骑马的美人笑靥摇曳,偶尔朝道路两旁的人点头示好,当即引起阵阵无声骚乱。

    人们用眼神狠瞪对方,下意识以为刚才美人看的,是自己而非他人。

    待仪仗队走过,有在赌坊下过赌注的回过神,问:“刚才谁瞧见晋公主了?长什么样?”

    众人纷纷摇头,无一人能够作答。

    在绝世美人的艳姿衬托下,其他人皆是不起眼的尘土,看美人都看不够眼,哪里分得出心思去瞧公主?

    想到此处,下了赌注的人纷纷后悔不已。哪里是个倾国倾城的公主,连让人一窥其相貌的兴趣都没有。

    这下输惨了。

    仪仗队一路入御街。

    南姒下马,到八帘轿前请幻容下轿。

    为了方便人们瞻仰自己的美貌,幻容特意将八帘软轿四面纱帘全都卷起,刚才游街的时候,她甚至做出平日不会做的倚窗举动,为的就是让人更好地瞧清楚她这天下第一美人的风采。

    可是,刚才一路行来,就连街边行乞的乞丐都不曾看她一眼。

    平生第一次遭遇这种冷遇,幻容几乎气厥。

    苏承欢,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怎么会是个女子,不仅如此,她竟然还是大周名相!

    幻容恶狠狠地盯着眼前迎轿的人。

    千算万算,竟然算漏了一个。

    “久闻苏相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华绝代。”幻容恢复如常神色,一边违心地夸赞,一边暗中观察南姒的神情。

    美人见面,犹如武林高手过招,气势不可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要她逮住对方的小情绪,就能借题发挥。

    她严阵以待,对面却毫不在意,对待她就像对待再寻常不过的客人,除点到为止的礼遇之外,再无其他。

    她连被当成对手的机会都没有。

    幻容掐得手指乏紫,好不容易才让自己重新平静下来。

    不急,反正她来大周的目的,又不是为了和谁比美,以她的姿色,勾住燕王与大周皇帝,自然不在话下。

    苏承欢虽美,但过去皆是作为男子行事,美人空有相貌可不行,论魅惑男人,天底下没人能比得过她幻容。

    幻容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整理妆容,朝着宫廷迈进。

    待客的宫殿,如今一片慌乱。

    皇帝高坐上位,看底下人面容失色小声讨论着什么。

    他蹙眉,挥手召来老太监,问:“他们在底下说些什么?”

    老太监欲言又止。

    皇帝心中升起不祥预感。

    “说,朕恕你无罪。”

    老太监趴倒:“回……回皇上的话……苏相她……她……”

    皇帝道:“她到底怎么了?”

    话音刚落,殿内瞬间安静下来。

    不是因为皇帝的突然发问,而是因为带头入殿的人。

    门口,一身宽袖留仙裙的美人款步姗姗,她身后跟着晋国使团,美人叩首行礼,落落大方:“微臣苏承欢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仰面,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惊才绝艳。

    只一眼,足以令见者无不魂牵梦萦。

    皇帝面色铁青,手里的酒杯摔落倒地。

    她怎么敢?

    没有他的命令,她竟敢光明正大地以女子之身露面人前!

    她究竟有没有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筵席开宴。

    除南姒外,无人留心歌舞。所有人的视线,轻轻晃荡一圈,最终仍会回到大殿最右方坐着的人身上。

    通灵玉吃着南姒喂来的水果片,周围气氛实在太过紧张,四面八方的目光全都压过来,它一只猫都快受不了,探眼望南姒,她丝毫未受影响,怡然自得地正欣赏着歌舞。

    通灵玉扫了扫,高位上的皇帝,忍得都快要疯了,那副模样恨不得立马将主人拆骨入腹。通灵玉很怀疑下一秒他就会下令将在场所有人眼睛都挖掉。

    他大概是想将主人永远藏起来,谁也看不见才好。

    通灵玉悄悄问:“主人,为什么突然恢复女装啊?”

    南姒一手托腮,姿态慵懒,拈起一颗紫红的葡萄含住嘴里,“因为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说罢,她眼眸微转,挑衅地往高位上一扫,一边冲皇帝笑,一边嚼葡萄。

    随意抛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