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网上掀起八卦热议,纷纷讨论元真真背后的男人是谁。影帝粉最高兴,恨不得普天同庆,庆祝元真真这个碰瓷女王不再骚扰他们家影帝。

    因为全网公关的缘故,以前网友提起元真真,直呼其名就行,就算骂得再激烈,顶多也就几个颜值铁粉出来反驳,现在不同了,提她得首字母缩写,不然发帖没多久就会被删。

    大家跑到元真真的微博试图寻找蛛丝马迹,但是最近她的微博全是晒狗照,偶尔发张别的,也毫无男人迹象。

    圈里几个知情的没人吱声,赵公子一向不喜欢明面上和女星扯一起,他只喜欢暗地里在床上搞。

    其实赵晟天一开始也有点担心。大部分被他看上的女人都试图炫耀,要么拍照发博时“无意”泄露他半张脸,要么假装采访时说漏嘴,他虽然爱玩女人,但是不代表他爱将自己的私生活与公众共享。

    和元真真在一起三个月后,赵公子的担心渐渐变成了忧心。

    比起和其他男星炒作,攀上他赵晟天显然更有新闻价值。可这个女人半点想要公开的心思都没有,她比他更热衷于搞地下恋。每次上完床就走,不闹不作,被他强迫得狠了,才挤出半句撒娇的话。

    其实这样挺好,省心。但是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太乖了,乖得过了头。

    他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期待着女人搞事和他作闹的。

    这天南姒从剧组出来,赵晟天一改平常作风,不去酒店而是直接带回家。

    除了出差,赵晟天很少在外面过夜。他有强烈的归属感,哪怕在外玩到两三点也得躺回自己那张大床。

    这是他的私人地盘,轻易不让人进来。

    家里阿姨提前下班,他带她参观家,内里装饰设计都是他自己指定。

    完美的精英教育造就偏执狂,从小到大,赵晟天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都有着强烈的掌控欲。

    他指着墙上价值连城-的名画说:“我前阵子刚拍下来的,你要不要合张影?”他拍下画的时候,上了头条,外面人都知道这幅画挂在他赵晟天的家里。

    他悄悄看她,以为她脸上会露出喜悦兴奋的神情,毕竟,他准许女人在他面前拍照已是极限,更何况是准许她在他家里拍照。

    但却只得到她困倦打哈欠的回应。

    这具身体不耐熬,白天多拍了几场戏,晚上就累成这样。南姒叹息,凡人之躯,实在是太脆弱。

    她看赵晟天一眼,心想还好有这个人取乐她,她从他身上得到的肉体之欢,不说十分满足,七分是有的。

    她无所谓地说道:“不了。”只想快点进入正题。

    赵晟天蹙眉,不甘心,带她拐入自己的收藏间,整屋子的古董。只要有心一查,也不难发现主人是他。

    他问:“喜欢吗?随便挑,正好当自拍背景。”

    南姒摇摇头,“不喜欢。”

    赵晟天试图替自己挽尊。

    或许她是真的不喜欢发博拍照,又或是他的装修品味不符合她审美。

    南姒等得有点不耐烦,晚餐不小心吃多了点,急需运动锻炼消耗卡路里。

    赵晟天正在思考要不要重新换个装修风格,听到耳边缓缓传来三个字。

    她问:“床在哪?”

    赵晟天愣住,而后立马意识到她想速战速决早点离开的心思。

    他眼眸一黯,近乎恼怒地将她压在墙上。

    瓷器摔地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其中掺杂着男人的喘气声与女人的呻-吟声,一场欢爱,价值三个唐代瓷碗四个清朝花瓶。

    赵晟天问她:“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她回答得很干脆:“喜欢呀。”

    他问:“喜欢我哪里?”

    她反问:“那你喜欢我哪里?”

    赵晟天捧起她漂亮的脸蛋,“胸大屁股翘,肤白貌美声音嗲。”

    她嗤嗤含笑,手臂勾上他的脖子,细白绵软的两团贴过去,“真的?原来在你眼里我这么好。”

    刚开发了新姿势的南姒心情很好,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冷硬略显戾气的面容天生一副凉薄相,五官精致得不可思议。这个人,和其他人不同,他身上总是透着一股颓废危险的气息。

    像虎视眈眈的猎豹,从无懈怠放松的时候。

    她想起每次和他做,即使是激烈的欢爱过后,他也只是衬衫微松,与她的一丝-不挂形成鲜明对比。

    南姒忽地来了兴趣。

    她向来不吝啬自己的好意。拿起搁在一旁的金丝框眼镜,重新替他戴上。

    她要他看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