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通灵玉有些焦急,它正犹豫着要不要冲出去拯救大魔头,耳边幽幽传出她的声音:“别多事。”

    通灵玉往后一缩,继续躲在暗处,安静如鸡。

    赵晟天打量唾手可得的猎物。

    以前不是没有见过她,隐约记得有这么个人,只是从未在意。那天红毯一见,尤为惊人,他竟未察,尚有这么一条漏网之鱼游离在外。

    这些年,他见过很多女人,有些是含苞待放娇羞的少女作态,有些是丰满妖娆的放荡姿态,而此刻他手底下爱抚着的这个,却令人耳目一新。

    她漂亮自信,乍一看光艳四射,实则天真明媚,仿若成熟边缘的性感少女,尚未过渡到女人阶段,妩媚的肉体与灿烂的气质相结合,像是迷雾中忽然出现鲜亮的红绿,所有的风景瞬时明朗,只一眼,便立即扎根人心底。

    他向来不会压抑自己,男欢女爱是人类天性,他毫不避讳自己想要与她欢愉的事实。

    对女人,他很大方,一个代言换一夜缠绵,怎么看都是笔划算的买卖。

    就算她不会算数,只要她的经纪人会,那就够了。

    他并不急着占有,浅尝慢吻后,颇有兴致地欣赏身下人的媚态。

    从裙尾开始撕,一点点剥开,手指所碰之处,温热娇嫩,让人忍不住细细摩挲。

    迷迷糊糊间,他兴致正浓,忽地听见她神志不清地问:“你是谁……别压我……喘不过气……”

    或许是酒性已散,人慢慢清醒了过来。这样更好。

    赵晟天换个姿势,想起她即将替tara拍广告,声音低沉,徐徐诱之:“你这个姿态,tara的团队可不会满意……”

    她双眼迷离,面露春-色,说话里都带着娇喘,仿佛并未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只是不甘心被人否定,“那你教教我……”

    他血脉泵张,更为兴奋,几番摆弄,乐此不疲。

    长达两小时的激战,赵晟天总算鸣金收兵。

    他搂住受尽蹂-躏的娇人儿,手指划过她身上那些或深或浅的吻痕。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疯狂过。

    他虽无赖,但对于刚到手的女人,第一次怎么着也会秉承绅士精神,尽可能收敛自己,不至于太放纵。

    但是今晚,他一进入这具软玉娇体,就疯了一样停不下来。

    每次完事就离开从不留下过夜的赵晟天,头一回生出想要与人同床共眠的念头。

    至于她醒后面对这一床狼藉时的反应,他也愿意照单全收。

    赵晟天满足地从背后抱住她,手掌心柔软触感,来日方长,好梦犹待。

    夜色旖旎,沉沉睡去的赵晟天浑然不知,被他搂在怀里的人缓缓睁开眼睛。

    她翻过身,懒懒地撑起半边身子,饶有兴趣地扫量着眼前的男人。

    功夫不错。

    一直装睁眼瞎的通灵玉猛然听到这么句话,嘴角一抽,晃着狗腿屁颠屁颠地跑到床边。

    献殷勤:“主人,你太卖力了,竟然毅然决然牺牲自己……”

    南姒媚眼如丝,晕红未褪,一点都不避讳:“不,我只是单纯想睡他。”她话音一转,透着几分忧伤:“万万年没做了,果然生疏不少。”

    通灵玉:“……”

    南姒拿手指描着赵晟天的五官轮廓,口吻愉快,语气恩赐:“这个男人,勉强可以做我的奴隶。”

    通灵玉哑口无言。怎么听着有股要榨干人家的意味?

    为防止理解错误,它多问一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奴隶吧?”

    南姒笑而不语,一下下地点着男人笔挺的鼻尖。

    早上酒店经理来敲门。经理担心受怕,守了一夜也不见太子爷出来,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他怕闹出事。

    赵晟天被吵醒,一脸不耐烦地打发经理,回过身,床上的人也已经醒了。

    两人相对而视。

    南姒觉得,按常理,这种时候她应该为自己失去的贞操掉几滴泪。

    她立马挤出泪,元真真自身精湛的演技让她演起被侵犯的少女格外入戏。

    赵晟天看着揽被慌忙遮身一脸害怕的南姒,内心奇异般地荡起一丝波澜。

    他起了坏心,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将电话递过去,肆无忌惮地问:“要报警吗?”

    她轻咬下唇,神情不知所措,像是只被吓坏的小绵羊。

    果然没有被潜的经验吗?那正好。

    赵晟天亲亲她的小耳朵,“我有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