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即将起飞的美航m5678,提示登机的声音在空气里晃荡。

    聚在配餐处的乘务人员忍不住往头等舱多看两眼。

    一般来说,像他们这种到处飞的人,见过的美女多得去了,瞧过也就忘了,像今天这位美得惊心动魄的,还是头回见。

    仿佛造物者将所有的心思都费在她身上,她光是懒洋洋地往那一坐,周遭的一切就变得高级起来,像是昂贵典雅的世界名画,连带着他们这群路人都熠熠生辉。

    金发碧眼的俊俏男乘务员大着胆子上前问候,蹩脚的中文连说了几遍。

    “亲爱的小姐,请问您是明星吗?”

    恭维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夸她长得像明星,很显然,甜嘴的男乘务员深谙此道,他眨着碧蓝的眼睛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然而坐着的人似乎并不按套路出牌,她微微昂起下巴,恰到好处如天鹅般的脖颈线条引人遐想,娇美的声音透出迷人的魅力:“是啊,你是来要签名的吗?”

    男乘务员一愣,是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除非地球上所有经纪人瞎眼,否则绝不会让如此尤物泯然人间。

    他沉浸在她自信的笑容里,傻头愣脑地蹲下身,以觐见女王的姿态请求:“请将您的名字留在我的心口。”

    南姒勾起唇角一笑,毫不吝啬地在男乘务员衬衫胸口处签下自己的明星大名。

    享受够众人的目光,她重新戴上墨镜,刚才艳若桃李的妩媚瞬间化成冰霜皓雪,透着只可远观不可近的气场。

    作为差一点就能统领十界的尊祖,南姒对自己现在这个境况很不满意。

    十界那帮龟孙子说得好听,送上通灵玉供她赏玩,谁知她刚拿到手便和这破玉元魂合一,除非完成破玉自带的修炼系统,否则根本无法脱身。

    通灵玉感受到她对十界仙尊们的怒气,瑟瑟发抖地安慰:“众尊也是为了主人好,让主人在此增长修为潜心修炼。”

    南姒差点没一巴掌震碎它,但是这破玩意已经融入她的元魂,她打它就是打自己。

    这样想想更气了。

    “我需要修炼?十界之内,有谁打得过我?无非是惧怕我,找个理由将我暂时关起来罢了。”

    通灵玉吓得不敢开口说话。它早就听过南姒的名头,如今相处,更是惧怕万分。

    传说中的大魔头……虽然很貌美……但是再美,她也是令十界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啊!

    “你随便翻的什么任务,这个女的有我一半好看?”

    通灵玉弱弱回答:“已经是这个世界的顶尖相貌……”

    南姒翻个白眼,“可见低等世界的气运有多差,连个像样的美人都孕育不了。”

    话虽这么说,她已经快速翻看起宿主的记忆。

    宿主元真真,十六岁进娱乐圈,十七岁成为最年轻影后,突如其来的名气令她压力重重,随后接拍过几部雷片,之后一直在母亲的指使下活跃综艺圈,凡是挣钱多来钱快的行程都接,渐渐成为过气女星,到死都没有再拍过像样的作品。

    无论从事业还是感情来看,元真真都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然而,造成她失败人生的,除了她自己不争气外,还有她的母亲元凤美。

    元凤美本来是个模特,傍上富商做了情妇,分手后带着元真真这个私生女靠抚养费过活。本来元真真应该有个寻常人的人生,但因为元凤美染上赌博的癖好,元真真为了还债才有了进入娱乐圈的契机。

    元真真演戏很有天分,误打误撞拍的小成本电影竟然一举夺下影后桂冠,母女俩的日子本该好起来,但由于元凤美喜好赌博,元真真一直被当做赚钱工具为她还钱养活她,逐渐断送了大好星途。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在元真真彻底过气后,为了维持以前的奢侈生活,元凤美唆使元真真睡遍各大制片人,元真真在母亲的苦苦哀求下,只能走上睡星的道路,一举沦为十八线小睡星,最后染上艾滋而死。

    南姒附身时,正好是元真真从戒断院出来的日子。此时她已经沦落为三线,更悲剧的人生紧随其后。

    说起戒断院,元真真因为爆红后压力重重,不停地赶通告,加上失恋的打击,染上药瘾和酒瘾,要不是经纪人坚持,恐怕元凤美还舍不得将元真真送到美国戒断康复所疗养。

    任务目标,就是彻底消除宿主的怨气。而成为知名女星,是消除怨气的必要条件,却不是唯一条件。

    元真真的任务有无数人做过,只要能够消除一半怨气就算达成任务,但真正能彻底消除怨气的,让宿主满意的,至今没有一个。

    “这么简单的任务,你也敢派给我?”在南姒看来,要想消除元真真的怨气很容易。

    通灵玉赔笑:“话虽如此,但至今没人能让元真真彻底满意,所以她的怨气任务一直徘徊在司命轮回系统里。”

    南姒轻哼一声,发出不屑的笑声,“那些蠢钝如猪的修炼者,如何能与我这等尊者相提并论。”

    这般自大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任谁听了都只会觉得是事实。通灵玉却不服气,这里的世界不能动用任何法力,它暗搓搓等着看南姒如何被打脸。

    飞机闭舱,客人全部登机完毕。

    南姒这时才注意到,本该坐到她旁边的人,远远隔着过道,另换一个舱位。

    反正头等舱也就他们两个,对于客人的换座要求,乘务员当然一口应下。

    过道那头的男人戴着口罩和墨镜,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饶是这样,依旧可以感受到他与众不同的清秀气质,露在外头那双瘦削净白的手,让人不禁猜想这双手的主人该是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