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少女要去参加聚会的消息传到查尔斯耳里,他很是吃惊。

    这些天以来, 她已经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与他一同出席外面的社交场合。晚上回到古堡的时候, 她甚至拒绝了他想要欢爱的要求。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他理该勃然大怒,可是她却在他发火之前, 跳到他怀里,像只小猫一样,黏黏地贴紧他:“明天要骑马, 我不想输给别人, 难道你想看到你的女人技不如人吗?”

    她要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明天的聚会。查尔斯立刻明白过来, “因为伊芙丽也会去的缘故吗?”

    少女点点头,她勾住他的脖子,认真严肃地告诉他:“我恨伊芙丽。”

    这是她来到他身边之后, 第二次表达复仇的欲望。

    查尔斯没有说话。他将她抱上床, 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安静地拥她睡觉。

    就算是包容她这无理的拒绝了。

    至于她与伊芙丽的事,以后再说。

    查尔斯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在他看来, 伊芙丽并没有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少女已经枕着他的手臂入睡。查尔斯亲亲她的小脸蛋,满足地闭上眼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查尔斯脾气越来越好, 比如说今天, 他竟然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只为了看少女挑选马术服。

    她如今也学会他的挑剔性格,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偏偏又说不出自己到底要什么。

    最后她生气地表示:“查尔斯,我不知道选哪套。”

    她先发制人的本领越来越得心应手,她总是巧妙地赶在他动怒之前,用天真的语气与可爱的神情融化他。

    查尔斯无奈起身,亲自为她搭了一套。

    这一次,少女没有再说不,她高兴地在镜子面前转个圈,而后踮起脚想要亲他,“查尔斯,你眼光真好。”

    查尔斯主动弯下腰接受她的亲吻,“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少女亲昵地勾住他的脖子,“当然可以。”

    等到马场的时候,柯西莫家的人都已经到齐。

    少女神采飞扬地走在查尔斯身旁,以至于大家第一眼,先看到她,而后才看到查尔斯。

    半年过去了,这个漂亮的东方少女依旧活得好好的。当初赌她活不过半年的人纷纷打脸,眼里除了惊艳,还是惊艳。

    看来在美的魅力下,就连查尔斯都要屈服。

    大卫上前,他穿了一身天蓝色Polo衫,休闲打扮,显然不打算骑马。事实上,今天的主角是柯西莫家的情人们,男人们只打算当个陪衬。

    大卫不悦地问:“查尔斯,为什么现在才来,我们都已经喝完一轮了。”

    查尔斯余光睨了眼身旁的少女,他捏捏她的小手,而后冷漠回答:“路上有事耽误了。”

    大卫看向少女,少女对他视而不见,她指着前方牵马聚在一起的情人们,同查尔斯说:“查尔斯,我也想要自己的马。”

    她前阵子练习马术,骑的都是他的马,他养了十匹马,有专属的马场供她练习。她的教练同他说,她很有天分,已经达到可以参加比赛的水平了。

    查尔斯没有看过她骑马,只以为教练是夸大其词。他上前凑近,在她耳朵边轻声说:“如果今天你拔得头筹,我就带你去选马,你想挑几匹就挑几匹。”

    话音落,正好有人将他的阿拉伯黑色纯种马牵出来,少女纵身上马,昂着小脑袋说:“这可是你说的。”

    情人们仍在闲聊,欢声笑语不停,她们围绕着伊芙丽,以她马首是瞻。毕竟是柯西莫老爷的情人,而且今天的聚会也是她组织的,虽然柯西莫老爷没有露面,但是伊芙丽就是柯西莫老爷的代表。

    她们说得正高兴,忽然马场外的男人们一阵骚动,像是在为谁鼓掌。

    她们好奇地望过去,马场中央不知何时设了障碍栏,骑在黑马上的少女一身深灰色上衣白色马裤马靴,英姿飒爽,她纵马飞驰,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栏。

    那匹马极烈极凶,是查尔斯养的polly,价值千万美元,除了查尔斯,几乎无人能驯服它。她们中曾有很多人眼馋过查尔斯的这匹马,也曾央求过自己的男人让查尔斯借马一骑,却没有谁能顺利骑着它跑满一圈。

    曾经有个情妇就是借马时被这匹马给摔死的。

    而如今,这名叫Emma的少女却骑着它全场驰骋,并且还做出高难度花式骑乘动作,她没有任何谦虚的意思,完全就是在炫技。

    从外围经过时,少女故意慢下来,她朝人群中最显眼的查尔斯轻轻抛去一个吻,男人们羡慕不已。

    平时在人前严肃冷漠的查尔斯没有躲避少女的热情,他扬起嘴角,凝视着马场上美丽的少女,自豪地同周围人说:“看,那就是我的小Emma。”

    众人笑起来,心中更多的是震惊。

    对女人最冷血无情的查尔斯竟也为女人感到骄傲的一天。太不可思议了。

    查尔斯并未察觉到周围人探究的目光,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少女身上。

    她在阳光下有多耀眼,她在黑暗里就有多诱人。

    他的Emma,像古希腊十四行诗里来自地狱的女神,如风似火,所过之处,要么万物皆生,要么万物皆灭。

    她说的对,她的外表动人,她的灵魂更美。

    美丽的外表加上迷人的灵魂,组合起来,足以毁天灭地。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愿意被她毁灭。不是一次,而是千万次。

    查尔斯回过神,少女已经结束她华丽的骑乘,她从马上跳下,朝他奔跑,一下子跳入他的怀里,肆无忌惮地挂在他身上,低声撒娇:“查尔斯,我骑得怎么样?”

    一个女孩漂亮起来,就她额间涔出的汗珠都像是件艺术品。查尔斯情不自禁吻了吻她的额头,不再吝啬自己的赞美:“全场无人能敌过你。”

    他会给她买十匹纯种马,不,不止十匹,他要送她一百匹,全世界最好的马,全都收集起来送给她。

    少女得到他的赞扬显然很高兴,她主动亲吻他,将舌头伸到他的唇间,扬眉道:“查尔斯,你该多夸夸我。”

    查尔斯没有将她推出去,他如痴如醉地回应她的吻。两人当众来了一次绵长的法式深吻。

    众人纷纷移开视线,目光复杂。

    那可是查尔斯啊,崇尚黑暗性-爱的查尔斯啊,最忌讳别人当众亲热的查尔斯,如今也开始在人前秀起恩爱来了。

    这个缠绵悱恻的吻结束时,查尔斯透白的面庞泛起晕红,对怀中少女的渴望已经彻底麻痹他的神经,他忍不住在她身上探寻,少女拍开他的手,从他怀里挣开,义正言辞地表示:“光天化日之下,我们应该尊重其他人。”

    她指了一眼旁边的人,除了大卫依旧直勾勾地看着他们之外,其他人纷纷假装闲聊起来。

    查尔斯重新将少女拽到身前,由于身高差距,他必须低低弯下腰,才能舔到她的耳垂。

    他将她含住,试图诱惑她:“无需尊重其他人,你只尊重我即可。我们现在就回去,我抱你上车,抱多久都行,在车上我绝不弄你,等回去后我保证只做一次,做完就停下,剩下的时间你可以对我无所欲为。”

    少女莞尔一笑:“可你平时不是让我出来陪你参加这些社交场合吗,今天我好不容易来了,你却又要拉着我回去。”

    她牵住他的手,低头吻上他的手背,故意用特定的称呼挑逗他:“我亲爱的主人,您的洋娃娃此刻只想与仇人一较高下,她没有心思与您做-爱。”

    说完,她笑着推开他,牵马朝情人们所在的地方而去。

    大卫走过来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他递过来一杯红酒,笑得含蓄:“查尔斯,你的欲-火都快将整个马场点燃,难怪你的小Emma要躲你,可想而知她在床上肯定受尽煎熬。”

    查尔斯没有接大卫递来的酒,也没有接他话里的调侃,他瞬时恢复冷漠神情,“大卫,我的哥哥,请收起你眼馋的嘴脸,不要再用淫-荡的眼神望着我的小Emma,她是我一个人的,我只说这一次。”

    大卫愣住。

    查尔斯的语气,满满的全是警告。

    他原以为查尔斯就算再怎么喜欢那个东方少女,玩了半年,也该玩腻了。很久之前查尔斯还和他说少女能让人欲仙-欲死,现在却连句打趣都不能说。

    他本来还想着用自己手底下的某些生意与查尔斯换人,他可以等,等查尔斯对少女失去兴趣,用生意换少女的命,只求查尔斯不要太过粗暴将人玩死,留她一条命,这样,他就能一亲芳泽。

    可是现在看来,他的愿望大概要落空了。

    大卫不甘心地瞪了眼冷峻的查尔斯,他在心里暗暗骂了句,死变态。

    大卫怏怏地走开,心里特别不舒畅,他打电话让他的熟人重新给他找人。他甚至将少女的照片发给人,让那边照着这样的去找人,只要有相似的,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送到他面前。

    这是他这个月打的第八个电话,可惜每次送过来的人,都是货不对板。

    大卫渴望地看向不远处谈笑风生的少女,目光刚探过去,前方查尔斯冰冷的眼神随即而至。

    大卫缩了缩肩,立马移开视线,假装看风景。

    马场边,女郎们时不时地交换眼神。

    眼前这出大戏可真是好看,伊芙丽句句带刺直指查尔斯家的小Emma,小Emma牙尖嘴利,三两句就将伊芙丽气得说不出话来。

    伊芙丽本想借着此次聚会,向少女显摆她今时今日的地位,整个柯西莫家的人都必须赴她的约,她想让她知道,只要柯西莫老爷还在,她就不会怕她,不会怕查尔斯,她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事。

    伊芙丽气恼至极地盯着少女,少女妩媚地挽起耳后一捋碎发,并不看她,而是与其他人说话。

    少女轻而易举就将视线的焦点抢夺过去,仿佛今天举办此次聚会的主人是她,而不是别人。

    伊芙丽咬牙切齿,但是她已经得到过教训,不再试图从言语上挑衅少女。

    她之所以将聚会定在马术场,为的就是让少女吃瘪。马术是种既美丽又危险的运动,万一谁不小心摔死,也就只能怪她自己运气不好。

    接下来的环节是大家一起骑马散步,伊芙丽将她交好的两个情妇喊到一旁,窃窃私语,交待之后的事情。

    其中一位情妇有些担忧:“可她似乎很擅于骑马,这样真的行得通吗?”

    伊芙丽愣住,她想起刚才少女在马场上的英气身姿,心里开始焦急起来。

    说实在的,她确实没有想到少女精于马术,这半年来,查尔斯很少带他的这位情人出席社交场合,对于少女的事情,她知之甚少。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伊芙丽镇定神色,继续道:“我们三个人,她一个人,只要配合恰当,一定能让她从马上摔下去。”

    另一位情妇发问:“查尔斯会不会找我们算账?”

    伊芙丽其实也有些害怕,可她不得不佯装淡定,“不会的。我可是他父亲心爱的情人,再怎么样,他也得顾及他父亲的面子。”

    抱着这样的想法,伊芙丽重新上马,少女早已经骑在马上等她们,笑容明媚,眼底却满是寒意。

    通灵玉哎呀呀地跑出来,“主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她要对付你,你为何还要送上去让她算计?”

    少女敛起神色,晃悠悠地往前,“知道我前阵子为何要学习马术吗?为的就是今天。她不邀请我,我也会邀请她的。”

    情妇们骑着马在马场上跑起来,男人们百无聊赖地坐下来闲聊生意场上的事。

    大家对于马场上的事没有太大兴趣,除了查尔斯。

    他时不时地就往马场瞥一眼,视野内除了少女再无旁人。

    她活泼又开朗,在人际方面如鱼得水,除了伊芙丽外,场上没有谁不喜欢她的。

    他的小少女,像颗明珠一般闪闪发光。

    马背上的少女察觉到查尔斯灼热的眼神,可是她没有回应他,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伊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