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艾丽冲进屋的时候,一双眼睛红肿, 哭得泣不成声。

    她噗通一下跪在床前, 脑袋埋得低低的,恳求:“查尔斯先生, 求您……”

    话未说完,查尔斯出声打断:“艾丽,你在柯西莫家这么多年, 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 他很不高兴被人打扰床间欢愉之事。

    查尔斯看向被窝里的少女, 此刻她正斜躺在床边,钻出小小的脑袋低身去探艾丽,一双细白的手臂伸在外面, 似乎想要再往前面靠近一点。

    查尔斯重新将她提回去, 少女眨着眼睛说:“我从未见过艾丽哭,我想看看她哭起来是什么样子。”

    查尔斯强硬地替她掖好被角,将她遮得严严实实,声音冰冷:“从今天起, 艾丽将不再是你的贴身保镖,我会另外找个身手敏捷的代替她。”

    少女一震,显然很不满意这个安排。她皱眉看他,问:“为什么?”

    查尔斯面容冷峻, “没有为什么。”

    跪在地上的艾丽继续求情, “查尔斯先生,我知道我的请求很过分, 可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求您救救我的哥哥,只要他能活下来,我愿意替他去死。”

    查尔斯起身,他高大的身形形成一道阴影,正好罩住跪在地上六神无主的艾丽。

    他冷漠的眸子比黑夜更令人胆寒,艾丽感受到头顶上的威胁,不敢再求他。

    她的哥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大差错,她为了救她哥哥,于昨天半夜悄悄地前往囚牢救人,结果人没救到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她知道今天查尔斯先生肯定会处理她,可是她没有逃,因为她知道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济于事。

    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求查尔斯先生,就是希望他能大发慈悲,她太急太慌张了,以至于忘记查尔斯的冷血残酷。

    或许是查尔斯先生在古堡时的样子与在外面时不同,他对待少女的耐心态度,很容易麻痹旁人。

    艾丽忽地生出一股勇气,她猛地抬头,孤注一掷地向床上的少女恳求:“Emma小姐,求您帮帮我。”

    早在艾丽哭着跪在门外恳求的时候,少女就已经召唤通灵玉开天眼看过了。

    那个时候她一边享受身上男人卖力地耕耘,一边查看艾丽的情况。意外地发现,原来艾丽的哥哥,就是那天抓她的那个安东尼。此时此刻,她们说话的时候,安东尼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

    柯西莫家的规矩一向严格。

    少女心中早就有所打算,她只是一直在等艾丽开口求她。

    她需要艾丽这个保镖,更需要艾丽的绝对忠心。

    少女从床上爬起来,查尔斯就站在床边,她从后面抱住他,雪白肌肤贴上男人冰凉的西装,她细声细气地说:“查尔斯先生,我不知道艾丽到底犯了什么错,可她是我的人,您既然将她给了我,就应该让我来全权处置她。”

    查尔斯转过身,他睨着视线扫向少女光滑如牛奶般的后背,情不自禁地抚上去,扯过一旁的被子试图替她盖住,他嗓音低沉:“那你想怎么处置她?”

    少女并不想重新回到被窝,她抬起脸笑,“我想让她继续待在身边,亲爱的查尔斯先生,我是个念旧的人,艾丽将我保护得很好,我离不开她,求求你放过她,也放过她的哥哥。”

    查尔斯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我说过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艾丽必须走,她哥哥的事,也轮不到你插手。”

    少女低声呢喃:“查尔斯先生……”

    查尔斯薄唇微抿,他放开她,看她用双手遮住身前的春光,无辜的眼神像是小鹿一般。她很少会用这样的目光看他,她向来是骄傲又自信的,即使在他身下臣服,也从不示弱。

    可是现在,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水气蒙蒙,眸中满是迷茫与沮丧,她咬着下嘴唇,像是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我就要她。”

    查尔斯轻轻皱眉。

    少女牵过他的手,她微抬着头望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的眼泪正好夺眶而出,一颗颗热烫的泪珠顺着小脸往下,落在他的手背上。

    查尔斯愣住。

    他不知道她的眼泪是真是假,又或者,无论她的眼泪真假,都不要紧。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击中一样,原先早就塌陷岌岌可危的地方,如今仿佛被洪水淹没,一推就倒。

    查尔斯下意识捂住胸膛。

    他急促呼吸了几秒,而后恢复冷漠神情。

    “你不该说这样任性的话。”

    他的话冰凉如水,仿佛在宣判人的死刑一般,就连跪倒地上的艾丽都听得心惊胆战。

    查尔斯迅速离去,他甚至没有回头再看少女一眼,任由她在床上赤-裸着身子。

    查尔斯走后,艾丽迟迟没有回过神,直到古堡外直升飞机的声音轰隆作响。

    艾丽扑到少女跟前,愧疚不已:“对不起,我不该连累你。”

    查尔斯先生说那样的话,摆明了是在生气,他可能再也不会宠爱这位古灵精怪的东方少女了,每一个被厌弃的柯西莫家情人,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

    艾丽积压多日的情绪瞬时爆发。她即将失去她唯一的亲人与她的未来,从小她就被训练成一个只知道执行任务的牵线木偶,她知道自己终究迎来命运最后的裁决,可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时,她却前所未有的害怕。

    艾丽哭得更大声:“都是因为我怕死,所以才坏了规矩向你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查尔斯先生可能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艾丽试图牵住少女的手,给予她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善意与安慰,刚没来及伸出手,脸上却多了一双小手。

    少女趴在床上仰着身子,她在替她擦泪:“别哭,你先回去,事情会顺利解决的。”

    艾丽看着眼前淡定的少女。少女漂亮的脸蛋上已经没有泪水痕迹,仿佛刚刚在查尔斯先生面前伤心落泪坚持为她求情的另有其人。

    少女随意地替艾丽揩了泪,随即慵懒地往后一仰,她抱住她的真丝枕头,打了个哈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睡觉了。”

    艾丽赶忙从地上起身,她慌张地往门边而去,欲言又止。

    少女:“带上门。”

    艾丽只好将门关上。

    通灵玉轻飘飘地跑出来,它抵在少女的手臂边,悄声问:“主人,为了艾丽求情得罪查尔斯,值得吗?”

    少女翻个身,正好与它面对面。

    她没有睁开眼,“当然值得。要想柯西莫家站稳脚,就得培养自己的势力。”

    通灵玉点点头,腾空而起,“可是查尔斯那边怎么办?”

    少女并不担心:“你等等看不就知道了?”

    通灵玉不再言语,重新钻回去。

    两个小时后。

    艾丽接到安东尼的电话,她的瞳孔渐渐放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艾丽,请不要担心,我一切安好,查尔斯先生命人向大卫先生传了话,我将免受所有惩罚,上帝保佑,你将不会失去我。”

    艾丽激动地哭起来。她知道柯西莫家从来不会饶恕失误者,加上这次她弄巧成拙的营救行为,他们兄妹本该被丢去喂老虎的。

    不是上帝保佑,而是Emma小姐庇护了他们。Emma小姐赌上了自己的将来换回她和她哥哥的两条命,要不是Emma小姐冒险为他们兄妹求情,狠心的查尔斯先生绝不会出手救下他们。

    艾丽挂掉电话,心怀感恩地朝楼上而去。她必须尽快告知Emma小姐这个好消息。

    门再次敲响。

    少女被吵醒来,懵懵懂懂半眯着眼往窗外一看,已经天黑。

    门外依旧是艾丽的声音,只是这一次,不再有哭声。

    少女:“请进。”

    屋内没有开灯,艾丽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过去,她脸上洋溢着喜悦,走到床边跪下来,“Emma小姐,谢谢您。”

    艾丽将事情后续的处理细细说来,躺在床上的少女掀开被子,拉亮床头灯。

    暖黄的灯光迅速蔓延成一个小圈,灯下,少女白皙的面庞上仿佛泛起一层薄纱,她无情无绪地抛出一句:“不用谢。”

    艾丽一愣。她想起查尔斯先生离去时的冷酷神情,声音里多了一丝虔诚,“Emma小姐,无论将来情况如何,我都会一直跟随您。”

    少女懒懒起身,她身上的被子往下掉落,露出姣好的身材曲线。

    艾丽害羞地低下头。

    少女伸出修长细嫩的手,轻轻地扣住跟前人的下巴。艾丽抬起眸子。

    像天使一般美丽的少女,用魔鬼般诱惑的声音低低沉吟:“艾丽,你听说过信仰吗?”

    艾丽呆呆地凝视。

    少女微笑着昂起脑袋:“艾丽,牢牢记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信仰,请务必侍奉好你一生的信仰。”

    她没有说查尔斯的事,也没有说安东尼的事,她甚至没有在救她的事情上邀功。

    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冲着她而来。

    少女的话狂妄又自大,可听在她耳里,却像是来自上帝的圣音,她的心中再无第二个选择。

    艾丽心头猛跳。

    她知道,她必须服从。

    “Emma小姐,我向上帝起誓……”

    少女做出嘘的手指,“不,不是向上帝起誓,是向我起誓。”

    是了,从现在起,她就是她的上帝了。

    艾丽单膝下跪,右手抵上胸口,语气坚定:“以我的灵魂向您起誓,我将奉上卑微的余生侍奉您,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您。”

    少女覆上她放在胸口前的手背,“好的。”

    ……

    艾丽果然没有被调走。

    尽管艾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查尔斯先生说过要替换Emma小姐的保镖,他可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

    她已经在Emma小姐跟前发过誓,即使被调走,只要她还活着,她依旧会想办法回到Emma小姐身边。

    一只牵线木偶需要的不是心,而是使命。

    自从Emma小姐救下他们兄妹,她的使命就是她。

    幸好,查尔斯先生没有下命令调走她,他已经很久没有再踏足古堡。

    艾丽很是担心,如果一旦确认查尔斯先生真的要抛弃Emma小姐,那么她必须提醒她早点做好准备。

    在Emma小姐身边这么长的时间,她对Emma小姐有信心,只要查尔斯先生愿意和平分手,那么以Emma小姐的姿色以及聪慧,她可以征服任何她想要的男人。

    她好几次想要进言,希望能让少女好好哄一哄查尔斯先生,至少让他留点情面,但少女并不乐意听。

    “今天你照旧送我出去,下午三点在校门口接我,去市中心吃过晚饭后,再将我送回学校,我有个小组课题讨论,完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艾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日子以来,Emma小姐不再参加任何名流社交场合,低调得像是个与柯西莫家族毫无干系的女大学生。她恢复从前的学校生活,每天正常上下学。

    她几乎都快忘了她的情人身份。

    柯西莫家的男人们也曾养过比Emma小姐小好几岁的情人,可是那些小姑娘被荣华富贵泡在蜜罐子里,几乎全都被泡坏了,没有谁会像Emma小姐这样勤恳地继续学业。

    艾丽想,或许Emma小姐已经彻底放弃挣扎,毕竟向查尔斯先生求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她这样想时,她却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冰冷得几乎能从电话那头透出寒气:“艾丽,她人在哪?”

    此时艾丽已将少女送进学校,她慌张地答道:“查尔斯先生,您是问Emma小姐吗?她在学校上课。”

    “这些天她一直都在上学吗?”

    “是的,Emma小姐很努力,她写的论文总是能获得教授们的高评价。”艾丽想着该多为少女说几句好话,还没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艾丽紧张得不得了,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查尔斯先生会不会是想处置Emma小姐,所以才打电话问Emma小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