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查尔斯发现,他的玩物实在是聪明。她用不甘屈服的姿态, 轻而易举就将他里里外外伺候得无比舒服。

    他第二次在与女人的性-爱中获得身心双重满足。第一次是掠夺她的初夜。

    “你知道吗, 他们都在猜,你什么时候会被我玩死?”查尔斯勾起唇角, 眉梢眼角隐着淡淡的笑意。他笑起来比不笑时更为英俊,像邪恶的吸血鬼正准备开动晚餐。

    少女主动将细长的脖颈递过去,“他们真是无知, 我亲爱的查尔斯先生, 在我被您玩死之前, 只怕您早已被我榨干。”

    查尔斯咬下去,没有像上次那样大力地留下牙印,而是不自觉地放轻力道, 吸住一寸肌肤后, 缓缓地贴唇移动。他甚至没有用牙尖研磨。

    他所有的力道都用在另一个地方。

    他享受地擒住她,冷淡的语气里有了暖意:“你的身体确实不错。”

    她圈住他的脖子:“可我的灵魂更动人。”

    少女含媚的晕红脸蛋看得人甚是喜欢,她唇间吐出的狂妄之言听得他忍俊不禁,查尔斯曾对女人有很多种评价, 可是他面对她时,脑海中却只有一个词。

    可爱。

    这个词是世上最无懈可击的优点,在可爱面前,其他一切都必须让步。

    他竟然也会觉得女人可爱。真是不可思议。他甚至不忍心用那些残酷的手段对她。

    查尔斯将她翻过去, 听她吐出一连串的中文, 像鱼吐泡泡一样,偶尔掺杂着几句娇嗔, 听起来撩人得很。

    他想起她攀上顶峰时说的那两个中文词,尝试着模仿,问:“你这次怎么不喊死猪了?”

    少女身子一紧,立马喊了一句话:“哦,我的死猪。”

    查尔斯好奇问:“死猪是什么意思?”

    少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si zhu,饲主的意思,意思是您是我尊贵的伺养者。”

    他含住她粉到透明的小耳朵,满意地笑了笑:“看来还真是爱称,独一无二的爱称,除了对我以外,你确实不能再对第二个人这样称呼。”

    少女狡黠地问:“看来您很喜欢这个称呼,以后在人前,请允许我也这样称呼您。”

    查尔斯高昂起下巴,“可以。”

    他刚说完,少女咯咯地笑起来,反复喊了一连串的爱称。

    查尔斯抚上她的脸,心想,果然是个没经过什么事的孩子,一个简单的称谓就能让她开心成这样。

    他在古堡待了三天。

    这三天,所有的事务处理,全在少女的房间进行,不,不对,应该说是她的床上进行。

    他手把手地教她,三天,试了无数个姿势。

    当真是乐趣无穷。

    她向他提及搬出古堡的事,他没有答应,她换了说法,“查尔斯先生,我想作为您的情人在社交场合露面。”

    她的手又重新伸向他,“我要继续上学,继续进修,这样以后被您抛弃的时候,我还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他清楚地明白他们的关系,她有这样的担忧确实也是人之常情。

    查尔斯将她提到腿上,“即使被抛弃,你也无需回到以前乏味普通的生活,我会给你一大笔财富。”他有意吓唬她,语气一转,“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被我玩死的话。”

    少女扭了扭,她两只灵巧的手在他身上撩火,“我是您的情人,请不要总是对您的情人说出这样的话,听多了,我会伤心的。”

    她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膛前,“查尔斯先生,您若想让我保持完美无瑕,那么这颗心也应当是完整的,不受一点伤的。”

    查尔斯感受到手掌处她的心跳声,他被她的话取悦,奖赏地将她往下一推。

    他想起她那晚在床笫间的请求。

    用爱情饲养她。

    本该令人发笑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很是理直气壮。

    他想想自己的初衷,要的本来就是一个毫无感情经历毫无性-爱经验的洋娃娃。她向他要求爱情,未尝不可。

    只是他怀疑,这个天真的少女是否知道什么是爱情。

    “查尔斯先生,请您专注一点。”少女拍打他的后背,查尔斯猛地一震,随即将她放倒。

    他虽没有同意她搬出古堡,却同意了让她去上学,她大可以拥有她自己的生活,只一点,她必须牢记谁是她的主人。

    少女主动向他请求,“查尔斯先生,身为您的情人,我希望能为您做些事,不仅仅是在性-爱方面,更是在其他方面,我想让您知道,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他看过他的兄弟们如何饲养情人,用钱用珠宝即可,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她们将带来更多的乐趣。

    他知道她想在他身上索要什么,他也乐于看她施展她自以为聪明的小手段。

    “你想为我做什么事?”

    “自然是对柯西莫家有贡献的事。”

    查尔斯抚摸她的黑发,“你是在介意叛徒的事吗,如今你已是我的人,没有人敢对你说三道四。”

    少女反身坐到上面,她倔强地撑在他的胸前,一字一字道:“我不介意,也不怕别人介意,我只怕查尔斯先生介意。”

    查尔斯冷淡地勾了勾唇角,他往后仰了仰,不再继续言语,而是任由她自己在他身上探寻。

    直升飞机再次降落在古堡前。

    只不过这一次,它的主人不再是查尔斯,而是身着白色小礼服的少女。

    她戴着小帽子,白手套,端庄大方。除了上次柯西莫家的私人舞会外,今天将是她第一次以查尔斯的情人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柯西莫家虽然在媒体前很是低调,但在名流圈却很是出名。他们丰富的情史轶事,富可敌国的强劲财力,残酷冷血的绝对势力,走到哪里都是社交焦点。

    通灵玉好奇地问:“主人,为什么要大费周折,我本以为像你这样懒……养尊处优的主人,为何会想着去替查尔斯办事呢?”

    少女上了飞机,视野内古堡变得越来越小,蔚蓝的海逐渐占据所有视线。

    就在通灵玉以为少女不会搭理它的时候,少女却将话递到它的元魂里,语气慵懒平淡:“因为查尔斯不是以前那些世界里的纯情少年。一个嗜血为生的男人,你觉得他会轻易信任别人吗?更何况是我这样,一开始就被他当做玩物的人。”

    通灵玉围绕着她转一圈,而后撒娇一般躺在她的腿上,“主人,你是想要获取他的信任吗?”

    少女:“是的,想要俘获他的心,必须先获得他的信任,以后我做起事来,才会更加方便。”

    通灵玉嘻嘻笑,它往上一转,从她的面颊边贴身而过,“祝主人一帆风顺。”

    少女满意地抚摸锁骨处的钻石项链。

    直升飞机在市中心的高楼天台停下,少女搭乘豪车前往此次要去的地点。

    柯西莫家正在谈一笔生意,对方是另一个国家的家族掌门人,这件事本不属于查尔斯的职责范围,但如果柯西莫家谁能促成这笔生意,便会进一步提升威望。

    许多人蠢蠢欲动,但是查尔斯一直没有出手,直到少女主动请缨。

    她今天来的,是一个慈善场合。少女一出场,便引得无数人注意。一个娇小的东方姑娘出现在此,可不是常有的事。

    少女将有着查尔斯标识的蔷薇印章戒指项链藏于裙下,没有露出来,除了她身后紧紧跟随的艾丽,无人知道她是查尔斯的情人。

    不远处的伊芙丽看到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回过神既紧张又恼怒。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看到少女就会紧张,或许是上次少女给的下马威令人措手不及,又或是少女的情人是查尔斯,总之不管哪样,伊芙丽很不高兴在此看到少女。

    她甚至冒失地问这次的宴会主人,是否能将少女赶出去。

    宴会主人自然没有答应她,虽然不知道那位东方少女的身份,但是来者皆为客。没有谁会为了一个刚上位不久的情人去得罪来路不明的人。

    少女显然是看到伊芙丽了,她举杯朝她示意,笑容淡雅,完全没有上次咄咄逼人的气势。

    她越是淡定从容,伊芙丽就越是生气。

    趁着慈善晚会还没有开始,伊芙丽朝少女走去,她告诉她:“这不是你这种小女孩该来的地方,上次因为查尔斯,所以你赢下了权杖,这次你以为单靠你自己,你还能抢过我的风头吗?”

    不用少女发话,艾丽已经默默退下。

    情人之间发生争执的事很常见,只要不闹出人命,柯西莫家的男人们不会关注这些细枝末节。

    少女轻声说:“所以你是想赶我出去吗?”

    伊芙丽:“是的。”

    少女没有理她,径直从她身旁走过去。

    伊芙丽伸手拦下她,哪想到少女先她一步,将腿伸了出去,伊芙丽差点被绊倒。

    少女侧头轻笑,“伊芙丽小姐,请您注意脚下道路,您强壮的身躯若是往前摔去,可是会砸死人的。”

    伊芙丽听得面红耳赤,她想要发作,但周围人的视线纷纷投过来,为了顾及面子,她只好婉转地骂一句:“真是个没教养的小不点。”

    不多时,旁边有人凑过来,是个褐发女人,一头短发,珠光宝气。

    女人举杯笑道:“你真大胆,那可是柯西莫老爷的情妇。”

    女人的英语里带有浓郁的法国口音,少女自然而然地用流畅的法语与其搭话:“我也是柯西莫家的女人。”

    短暂的震惊后,女人感叹:“可你看起来就和我的女儿差不多大。”

    少女笑道:“我已经十九了。”

    女人:“是吗,你看起来像是个十四岁的女孩子。”

    她们很快将话题重新转移到伊芙丽身上。两个女人迅速产生友谊的最好方式便是说另一个女人的坏话。

    很显然,伊芙丽在今天这个场合并不受欢迎。

    褐发女人:“这几天我去的交际场合都有她,真是恼人至极。”

    少女附和:“你看,她又拍下了一件无用的东西。”

    两人笑起来。

    等到下一副画作摆上拍卖席时,从未举牌的少女忽地开始举牌。

    她直接开出了三千万的高价。

    没有人跟她抢,就连想要出尽风头的伊芙丽都没有跟她抢。

    在底下坐着的这群人看来,那副画作完全就是小孩子涂鸦之作,他们甚至好奇这样的作品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毫无例外,少女成功拍下画作。旁边的褐发女人笑问:“刚才不是还嘲笑别人拍下无用的东西吗?”

    少女笑道:“克洛伊夫人的画作,怎么会是无用的东西?在我看来,这副画作远不值三千万。”

    褐发女人挑眉笑道:“你知道我是谁?”

    少女友好地伸出手:“您好,克洛伊夫人,正式介绍,我是查尔柯西莫的情人,Emma。”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