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双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被人从屋子里抓出来时,外面是四十一摄氏度, 暑风灼人, 空气闷热。

    不远处弗洛伦撒的教堂耸然而立,满街都是度假的游客, 彩虹游-行的队伍刚过,众人陷入狂热的庆祝中,人声鼎沸, 欢笑连连。

    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们的惊恐与绝望, 她们站在路边等着游人过去, 路边弹唱的金发青年唱起歌,她们甚至听他唱完了一整首托斯卡纳艳阳下的插曲。

    为首的是个彪悍大汉,强壮的肌肉手臂上满是刺青, 耳朵下方刻着柯西莫家族的蔷薇数字标识。

    他吩咐人将车开来, 其他两个人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站在她们身侧,令人逃无可逃,只能接受这一“盛情相邀”。

    车窗是透黑的,经过特殊改造, 为的就是防止意外情况,如今却大材小用,用来防备她们呼叫求救或者从车里跳下去。

    她一上车就被拷住,身旁的妇人吓得瑟瑟发抖, 泪流满面, 用口音很重的意大利语向司机求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和我女儿。”

    司机没有理会, 平稳地开着车。

    妇人还要开口,副驾驶位的彪悍大汗不悦回头,他晃了晃手上的家伙,“安静。”

    妇人不敢再求人,她六神无主地看向身旁的人。她黑发棕眼的漂亮女儿,此时并不害怕,但也称不上淡定,像是刚睡醒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呆滞。

    妇人轻声喊少女的名字:“Emma。”

    少女没有反应。

    妇人下意识喊少女的中文名字:“姜爱。”

    南姒入耳第一个名字,是英文名,没回过神,等第二个名字响起时,数秒的时间过后,她才彻底适应这具身体。

    时间瞬时凝止。

    她不耐烦地寻找通灵玉的身影,希望它这次不要再带给她什么惊喜。她不喜欢的东西很多,多到它无法想象。

    “出来。”

    “主人。”胸前的六角钻石项链传来弱小声音,是通灵玉的声音。

    这一次,做宝石,做项链,不再做一吃就停不下的活物。

    它将话传到她耳边,正式进入主题前,问:“主人,你想我用Emma称呼还是姜爱?”

    她挑了后者,听起来顺耳点。

    “好的,姜爱主人。”通灵玉欢脱地脱离附身的钻石项链,化作轻烟在她周身绕了圈。

    它离她的肉体近,离她的元魂也就近,车窗倒映出她现在的样子,它讨好地说:“主人,快看,你现在是个漂亮的东方姑娘。”

    乌发雪肤,红唇似火。

    集东方姑娘的温柔与异域风情的魅惑于一身。

    她满意地回顾脑海里的记忆。并没有太多东西,几乎称得上白纸一张。

    无趣的成长经历,简单的家庭生活,保守的生活作风。母亲是东方人,继父是意大利人,她三岁时就已随母亲移民,生父已死,从小跟着继父生活。

    她被抓进车里前,正好要同母亲一起去模特拍摄现场。当地知名的时尚杂志正在招募小巧的东方姑娘拍摄一期特映。

    她今年十九,刚上大一,做过最大胆的事,便是前去应征模特。

    结果事情刚做一半,便戛然而止。

    生活自今日起,划出分界线。十九岁她幸福纯真,十九岁后她如坠地狱。

    她慈祥仁爱的继父,并不是他嘴里所称的“普通公司职工”,她引以为荣在大公司担任经理职务的继父,原来私底下一直替柯西莫家办事。数十年始终如一日,直到被人揭发他向对手告密。

    揭发人是继父的情妇。

    对于背叛者,柯西莫家一向不会手软。

    可怜她与她不知情的母亲,毫无防备,被人擒住,生不如死。

    此后的记忆,触目惊心,令人咋舌。母亲不堪受辱,自残而死,她年纪小,求生欲强,逃了好几次,最后一次出逃失败,被丢进兽笼,五分钟后成为狮子的果腹之物。

    死去时,年仅二十。

    通灵玉叹息不已,“宿主的心愿很简单,一是保住母亲与自己的性命。二是复仇。”

    她点点头,“知道了。”

    通灵玉提醒:“距离悲惨宿命的开始,仅剩三十六小时。”

    三十六小时之后,她就要与她的母亲一起,被送往漫无天日的地下场所接受命运的无情审判。

    要想在三十六小时内,在重重包围下逃出生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通灵玉担忧地表示:“这个任务,别说满分,就连及格线,都无人达到过。”

    很多人一来就扑街了。

    她自信地甩了甩额前碎发,“好玩。希望这次给劲点。”

    通灵玉一噎,为了让她及早做好心理准备,它尽可能描述逃跑失败之后面对的残酷与痛楚。

    她好奇地眨眨眼,“为什么要逃?”

    通灵玉:“不逃的话就是个死。”

    “有人成功从这里逃走过吗?”

    通灵玉默默缩回去,“没有。”

    她从容不迫地让它开天眼,提取一切她所需要的信息。看完后,她更加淡定,吐出五个字:“满分是我的。”

    通灵玉乖巧地回到钻石项链中,捧场地甩出句:“好的,主人,你最牛逼你最棒。”

    主仆对话结束,姜母正好看过来。

    孤独无助的母亲此时已经想好一切,她试图拼尽全力,从恶人手里救下自己的女儿。

    姜母眼里都是泪,声音都在颤,却还是勇敢地用中文告诉少女:“等会车一停,我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赶紧跑,不要回头,好好藏起来。”

    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姜母大致知道抓她们的是什么人,没人敢管。

    姜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生活原来都是梦一场。

    别的都不要紧,她的女儿漂亮年轻,不该遭此大罪。是她识人不清,一切苦难她都顶。

    就在姜母准备以性命相搏时,少女却轻声开口。

    “我有重要的事要讲。”

    年轻女孩清亮的嗓音引人注意,流利的意大利语吐词清晰,她语气镇定,像是平常与人打招呼。

    副驾驶座的安东尼没有回头,他眼角微微上扬,后视镜里的女孩纤细单薄,她优美白皙的脖子一掐就断,此刻她脸上已经没有刚才被抓时的惊恐。

    淡定自信。仿佛前方等待她的不是地狱,而是天堂。

    少女注意到他的视线,对上的瞬间,眼角弯弯抛以笑容。

    他这时看清她的棕色眼眸,美丽澈亮,像古神话里奇异的东方宝石。

    安东尼收回视线,以他一贯的硬汉口吻:“不必再求情,我已经听腻,要怪就怪你有个叛徒父亲。”

    少女语气坚定,重复:“我有重要的事要讲。”她并不怕他的威胁,纵使被枪口指着,亦没有退缩,“除了你们搜出来的东西外,父亲还有一个秘密箱子,我知道在哪里。”

    开天眼的时候她顺便看了眼宿主继父的生平,从微不足道的细节里挖掘出她能用上的信息。

    安东尼下意识让人停下车,他紧张地看向少女,问:“什么秘密箱子?在哪里?”

    接到告密后,他们第一时间将老乔治控制起来,依照命令,他们没有让老乔治有喘气的机会。

    他们已经整理好所有的东西,就等着向上面复命,事情决不能出差错。

    她说:“我要与你们的领头人见面。”

    安东尼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不敢擅自决定。这次的事,牵连太广,他没有权利拒绝她。

    老乔治的事,上面很重视,必须处处谨慎。

    安东尼拨通一个电话。

    短暂的汇报后,他挂掉电话,命司机改变目的地。

    他们要去的不再是囚牢,而是蒙弗拉多教堂旁的高楼。

    在神圣的教堂旁光明正大地建造自己的地盘,也就只有柯西莫家敢这样做。

    柯西莫家的人不信上帝。

    他们自己就是上帝。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安东尼的手下粗鲁地拽起了姜母,少女皱眉冲他道:“这位先生,请你对我的母亲客气点,她将成为你们的贵客。”

    手下看向安东尼。

    安东尼点点头,示意他客气点。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柔弱的东方少女想玩什么花招,但可以肯定的是,几个小时后,无论她有没有提供可靠情报,她都将被送往囚牢。

    囚牢不是真正的囚牢,是一间地下酒吧,破烂的小门后,没有美酒没有音乐,只有无数命运悲惨的女人。那将是她与她母亲的第一站,也是待遇最好的一段旅程。

    安东尼很难同情谁,多年的出生入死早已令他练就一颗冷酷坚毅的心。

    他看向黑发少女,或许是她处变不惊的神采令人敬佩,又或许是她秀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