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三更四更-不寿番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

    不寿是个孤儿。

    除了一个名字,他一无所有。

    他母亲是个歌姬, 给他取这个名字, 告诫他将来千万不要用情太深,否则沦落到她这个下场, 一辈子就毁了。

    他从小在风月场合长大,见惯世态炎凉,天下负心人何其多, 情啊爱啊, 再如何诱人, 也抵不上一顿饱饭。

    自懂事起,不寿就告诉自己,他这辈子要爱银子, 爱富贵, 要活得长命百岁潇洒一生。

    绝不会为谁,情深不寿。

    (二)

    不寿十三岁那年,他所在的勾栏院换了主人,是个肥头大耳的商人, 说要引贵客,让他去当兔儿爷。

    不寿不肯,悄悄地逃了出来。他虽然平日里靠替姑娘们拉客跑腿过活,但生的一身傲骨。

    宁愿饿死, 也要坚守底线。他一个有手有脚的人, 凭什么要被男人压在身下亵玩。

    他知道自己将来肯定能做成一番大事,所以现在更不能为几斗米弯腰。以后他要成了传奇, 别人扒出这段事,他还怎么名垂青史。

    不寿一直觉得自己很有骨气,直到他饿了十天。

    逃跑的时候太过害怕,没敢回去拿盘缠,听到消息后不要命地往外跑,身上统共一枚铜钱。

    一枚铜钱,半个馒头,撑了十天。

    不寿睁眼闭眼全是香喷喷的烤鸡,饿啊,饿得他抓起一把土就往嘴里塞。

    差点没呛死。

    不寿实在饿得不行,只能学人当乞丐,往城墙脚下一蹲,希望能讨枚铜钱。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讨饭讨了一天,什么都没讨到,反而被别的乞丐毒打一蹲。

    黄昏渐近,不寿倒在地上,看着天边烧红的云霞,心想这或许是他看到的最后一个夕阳。

    他不被人打死,也要饿死。

    真是笑话,他还没开始施展自己的宏图伟业,怎么能就此死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犹豫要不要回去卖身求荣。随便是谁都行,只要给他一口饭吃,让他能够活下去。

    大概老天垂怜,就在他快要奄奄一息的时候,忽地闻到糖人的香味。

    不寿猛地睁开眼一看,眼前多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她蹲下身凑近,像是在打探什么新奇事物。后来他才知道,那天他躺着的地方正好挨着蚂蚁窝,她是来看蚂蚁搬家的。

    求生的欲望使得他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糖人,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她哇地一声吓哭,正好对上他的脸,她愣了愣,立马就不哭了,擦干眼泪,伸手朝他脸上戳去。

    “你虽然脏了点,但是还蛮好看的。”

    不寿转过身,低下头专心地啃糖人。糖人就那么点,舔两口就没了。他一回头,小姑娘还在原地,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仿佛清泉一般透澈。

    “我以前被家里人罚的时候,也有过好几天没吃饭的日子,你虽然抢了我的糖人,但是我不会去报官。”她站起来拍拍衣裙,“我身上还剩一枚铜钱,给你吧。”

    不寿想,这个小姑娘可真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奶娃娃。

    她要走,他忙地起身,没有力气,起不来,就伏在地上爬。

    她走了一路,他爬了一路。

    最后她停下来皱眉看他:“你为什么跟着我?”

    他嘴里刚尝了蜜,说出来的话格外好听,“你是神仙下凡,所以我才跟着你。”

    她果然开心地笑起来:“我不是神仙,你认错了。”

    他趁机恳求她:“我没有地方去,菩萨救救我。”

    她想了一会,点头,“好吧。”

    他掩住眸子狡黠的笑意。

    老天爷待他真好。这么快就让他飞黄腾达。只要能讨这个小姑娘的欢心,说不定他就能借势往上爬。

    勾栏院的人都说邯郸处处有黄金,果然没说错。

    (三)

    不寿很快为自己的天真无知感到绝望。

    他想攀个富贵人家,天天好吃好喝,万万没想到,竟然还要反过来养活别人。

    小姑娘姓邱,乃是邯郸邱家的姑娘。虽然沾了邱家的边,但过得却是贫苦日子。

    邱家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小姑娘,甚至有些厌恶,他来了好几天,不见任何人伺候她。她和她的母亲住在一起,挤在一间破烂不堪的矮屋里,所有的活计都要自己动手干。

    “不寿,你去劈柴吧。”

    “不寿,你去打水吧。”

    “不寿,你去淘米吧。”

    自他来后,她顺理成章地将手头上所有活交给他。她捡他回来,是为了让他伺候她。

    她为了享受做千金小姐的滋味,不让他唤她的名,认真严肃要求他,恭敬地唤她,“邱大小姐。”

    邱母靠做针线活卖绣帕挣家用,邱家给的那点子月例,养狗都不够,更何况是养人。

    她神秘兮兮地和他说:“不寿,咱俩上街表演胸口碎大石,挣到的钱我们对半分。”

    他当然不答应。

    “那可怎么办,家里揭不开锅了。”

    她很是苦闷,这时候后悔起来,“早知道那天我就不将那枚铜钱给你了。”

    他知道那枚铜钱是她身上最后的积蓄,存了一年,没舍得用。他有问过她,为什么会给他铜钱,还带他回家。

    她回答得一本正经:“因为你好看呀。”

    不寿思来想去,决定出外想法挣钱。

    不是为了邱家母女,是为了他自己。如今有个下榻的地,他对邯郸也摸熟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小毛头。

    在勾栏院时,姑娘们就夸他聪明,会挣钱。他在各家有权有势的府门前蹲了半个月,而后想到了赚钱的法子。越是乱世,就越是有人想要做英雄豪杰,每日来往于各大家族前的有志之士络绎不绝,他们都想获得赏识成为谁谁谁的门客。

    邯郸各大家族每日定时发放客人名额,限额二十个。不寿干了一个月的苦力,腰都要被压断,终于挣到一套新衣裳新靴子的钱。

    他给钱让街上的小乞丐排队穿行头,一个个去领各大家族的客人名额,然后将名额抬高价,转手卖给那些急着求见各家主人的有志之士。

    他很快赚得盆丰钵满。

    他想搬出小破屋,重新另起炉灶。守着这对母女过活,她们迟早会拖死他。

    他来邯郸,是为了出人头地,不是为了做善事。

    不寿在外挣钱的事,没有告诉她们,只是拿出银子来,让她们买衣裳首饰,又另外给了邱枝兮十两银子,就当是报答那日她的糖人之恩。

    她小心翼翼地问他:“不寿,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不义之财如流水,就算饿死,也不要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他听着只想发笑,告诉她自己要搬出去的事。

    她听完后竟然哭起来,“不寿,是不是我总让你干活惹你不高兴了?”

    他摇头,“没有。”

    她擦擦鼻子,哭得一抽一抽的,“那是不是我总让你唤我邱大小姐,你觉得生分?不寿,我没有把你当下人,以后你想怎么唤我就怎么唤我,你别生气。”

    他说:“我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

    他搬出去没多久,便被人逮了起来。因为私下贩卖各大家族接见客人的名额,旁人妒忌他生财有道,将事情捅破,告到官府,又托关系,要将他往死里弄。

    他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抱着必死的决心,在牢里吃完了最后一顿饭,许愿下辈子投个好胎做纨绔。

    却没想到竟有人来救他。

    邱母将他从牢里赎出来,他重新回到小破屋,发现邱枝兮躺在床榻上,头上缠着纱布,面无血色,气息奄奄。

    她唤他的名字:“不寿,你回来啦。”

    他这才知道,原来她为了救他,闯进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