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一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这一夜,两人躺在床榻上, 什么都没做。

    殷非安静地将枝兮的手握在掌心, 听她在耳边叽叽喳喳地说以后的事。

    他是活一天算一天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什么以后。以前, 每天一睁眼,想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取乐,如今有了她, 每日一睁眼, 想的就是如何让她取乐。

    她贴在他的心口处说:“今舟, 我要与你快活一百年。”

    她说了许多个一百年,几乎将他的下下辈子都算了进去。可他下辈子都不一定想要做人,人间太无趣, 做猫做狗都比做人强。

    这话他不敢说与她听, 怕她听了伤心。

    她又说:“今舟,以后不要再征战。”

    他想,她大概是怕他上战场后一去不返。

    她说了一整夜,他听了一整夜, 柔情的话怎么也听不够,后来她睡着了,他便将她说与自己听的话,悄悄地凑到她耳边, 重复一遍。

    对于她的请求, 他不能立刻应下。他怕自己食言,从未有什么阻过他征战的决心。

    “我会试试的。”

    他需要时间, 也许他会慢慢遗忘那种征战的热血感。

    自那日枝兮跟随殷非上朝后,群臣第一次尝到制衡的好处,之后枝兮再次出现在政殿,无一人有异议。

    起初,众臣只当枝兮不存在,但后来,甚至会有人主动与枝兮搭话,问她的意见。

    桃夭夫人很有分寸,虽然在王上身边旁听,但是从不肆意插手朝政,每次都只是静静地听着,只有王上不耐烦,或者举棋不定的时候,才会出声提醒半句。

    这个小女子聪明得很,要么不开口,开口就能一鸣惊人。

    渐渐地,朝臣与枝兮的当面互动越来越频繁。

    殷非很不高兴。不是因为她随他上朝的原因,而是因为旁人看她的眼神。

    是欣赏,是爱慕。

    他开始让她戴面纱,开始让她俭朴着衣,可她依旧光彩动人,即使只露出半张脸,也依然能让人神魂颠倒。

    这一天,殷非坐在王座上听枝兮与底下大臣一来一往的辩驳,脑子里忽地冒出一个念头。

    他想起那封只看了一行的密信。信里所说的旧情郎,会不会就在朝堂之上?

    占有欲令人失去理智。

    过去他以为自己不在意,反正她是他的女人,进了宫就只能待在他身边,他没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事。更何况,那时她刚从遇刺的事里缓过劲来,他不想让她因过去的事而烦心。

    但现在,他却犹豫起来。

    他不想要让任何人占据她的心,她从里到外,都该是他的。

    这个想法一旦出现,就再也抹不掉。

    下朝的时候,殷非久久没有起身,枝兮推推他:“王上,你说好要陪我去泛舟游湖的,现在就走罢。”

    有几个臣子走得慢,听到她这一句娇嗔,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这样的妙人儿,当真是老天爷赐下来的宝贝。

    殷非注意到他们投来的目光,当即将枝兮拽到怀里,眉头紧蹙,目光剜向站在殿门口往这边眺望的臣子。

    臣子一吓,立刻转身就走。

    殷非心里酸酸的,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吩咐人将政殿紧闭。

    “你们都退下。”他语气阴沉,轻轻一句屏退众人。

    枝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事实上,自前几天开始,他就一直闷闷不乐,心里藏了事,不肯告诉她,床笫间异常凶狠,要得格外多,就连她哭,他都不肯停下。

    活脱脱像一只失意发狂的猛兽。

    宫人刚退下,他就开始上手解她的衣带,迫不及待地将自己送入,她猛地惊呼出声,捶他:“今舟——”

    他攥住她细弱的手腕,说:“以后不许你再跟着孤来上朝。”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她说“不许”“不准”这种话,说出来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习惯。

    她恨恨地瞪他:“不,我就要跟着。”

    他不再言语,一边动作一边盯着她,希望她能服软。

    她先是拿出旧法子,豆大的泪往外掉,后来见他无动于衷,便又拿出撒娇讨好的法子。

    他差点没绷住再次向她妥协。

    可是他一想到她在朝堂上兴许对着旧情郎,他就糟心不已。

    邱家人已经全被斩掉,他根本无从查起。即使能查,他也不一定敢去查。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窝囊。

    他开始加大力道,问她:“还要不要跟着?”

    她扯着嗓子,倔强地喊:“要。”

    做到最后,她香汗淋漓,差点又昏死过去,也没向他服软。

    殷非捡起掉落一地的衣裙,准备替她穿衣裳,两人谁也不理谁,她气喘吁吁地半躺在他的王座上,鼓着腮帮子。

    他手刚碰到她,她就挥开他,猛哼一声,“接下来半个月我都不要和你欢好了。”

    他身形一顿,继而云淡风轻地说:“孤可以去找别人。”

    她踢他,“你找谁,我就杀谁,大不了将整个后宫都杀尽。”

    他擒住她,任由她挣扎闹脾气,默默地为她穿好肚兜亵裤,挨了好几下踢,总算替她收拾好。

    他转身就要往外走,她忙地拉住他的衣角。他回头一看,她朝他伸出双手,面容晕红,神情愤懑,小嗓子细细软软:“抱——”

    他冷着脸,将人抱起来。每次欢爱后她都说自己腿软,要歇上几个时辰才肯沾地。这会子跟他闹,就该闹个彻底才行。

    怎能犟着犟着就窝他怀里了呢?

    一路气氛沉默,等回到寝殿,他刚将她放到床榻上,她立刻翻脸,“不管怎样,反正我就是要跟着你一起去上朝。”

    他坐在榻边,闷头不语。

    许久,他开口道:“孤不愿意让别的男人看你。”

    她爬过去,爬到他身上,像是发现什么新奇事:“今舟,你吃味了?”

    殷非不承认:“没有。”

    她直接将他的回答当做是肯定,笑他:“今舟,原来你吃味是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有趣,凶死了。”

    他问:“男人吃味,不该是这个样子吗?”

    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