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双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众姬妾吓得瑟瑟发抖。

    桃夭夫人连文夷夫人和大邱姬都敢打,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众人一改之前的态度, 伏在地上高呼:“夫人恕罪。”

    枝兮娇哼一声, “一群贱婢,本夫人偏偏就不恕你们的罪。”

    她呼口气, 吹吹不寿扇红的手,柔声问:“不寿,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惩罚她们?”

    不寿凝望她。

    她顾盼生辉的明眸氤氲狠辣, 朱唇榴齿轻轻说着数十种令人胆战心惊的宫刑, 仿佛在说什么家常便事, 神情天真灿烂。

    见他不说话,又唤他一句:“不寿?”

    不寿脸上扬起疏淡的笑意,将她的话压在舌尖底下琢磨, 最后说道:“夫人喜欢哪种, 就用哪种罢。”

    他早知道她会变的。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失望沮丧。

    无论邱枝兮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在乎,只要她开心, 变成毒妇又有何不可。

    在这深宫,谁的心思不毒,他该庆幸,她总算不再是过去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姬妾了。

    不寿跪下来, 满足地靠在她腿边, 说:“只要夫人一句话,奴才立马就去施刑。”

    枝兮笑得开心, “那我可得想清楚了,不能让你太劳累。”

    众人胆战心惊之际,远处匆忙走来一行人,是王上身边的宫人。

    大家惊喜不已,以为是谁去国君那边搬来的救兵。

    枝兮蹙眉,不太高兴被人打断,怏怏问:“有何要事?”

    为首的宫人献上白狐大氅,恭敬道:“禀夫人,王上说,天冷风大,请夫人披上这个,早些回殿。”

    众人心如死灰。

    国君不是让人来疼惜她们的,他是让人来疼惜桃夭夫人的。

    枝兮一听是殷非的吩咐,高兴问:“他下朝了么?如今在哪里?”

    宫人:“王上在凤仪殿等夫人。”

    枝兮听完,抬眸对众姬妾笑道:“明日我再与众姐妹好好聚一聚,你们等着哦。”她转身对不寿说:“不寿,你替我看着她们,定要让她们跪足三个时辰。”

    不寿低头:“是。”

    枝兮起身,任由宫人扶上肩舆。一路赶回凤仪殿,还没入殿,就在门口娇娇地喊:“王上——”

    她也不急着进去,就只在殿门口喊。

    不一会,殷非敛神挪步而来。

    他望一眼半趴在肩舆上的枝兮,目光从舆上所系金铃掠过,是国君出行所用的銮铃。

    她真会想,仗着恩宠不算,还要借他的势去欺负人。

    狐假虎威。

    殷非移开目光,看向远处一点虚空,嘴上淡淡道:“还不快下来。”

    她朝他伸出手,修长细白的手往前伸,试图够着他的身子,他不动声色地往前,训道:“小心跌下来摔死你。”

    枝兮汪汪一双水眸望过去,唤他:“王上,嫔妾不想走路,你抱嫔妾进去好不好?”

    众宫人将头深深埋下去。

    桃夭夫人,当真是骄纵至极。

    殷非冷着脸:“不好。”

    枝兮娇嗔:“王上不肯抱,那我现在就跳下来,摔死才好。”她说着话,就要从肩舆上往下跳。

    殷非一愣,随即下意识呵斥:“不准跳。”

    她单薄的身子往前一跃。

    殷非立马伸出手去接,稳稳当当将她接入怀中。

    “你越来越放肆。”

    枝兮笑着环住他的脖颈,如白玉凝脂一般的雪肌往他脸上蹭,“王上,你若嫌我放肆,那就好好教训我嘛。”

    他还没来及开口说话,她便将朱唇递到他嘴边,“昨天没有做够的事,今天王上要继续吗?”

    她故意舔了舔唇角,指尖缓缓从他的脸上拂过,摩挲喉结。

    数秒时间,她便惹得他欲-火迸发。

    殷非吩咐宫人:“命御医在外等候。”

    床榻缠绵间。

    殷非纳闷,他什么时候成了喜好肉-欲的人?怎么都要不够,一回来就想搂着她。

    都是她的错。

    他不再是蛮干。生出想要与她聊话的兴致。

    对后宫事宜一向漠不关心的殷非往外拣话头,命她回话:“刚才去做什么了?”

    她哪有力气说话,断断续续地将瑶台请安的事说出来,说得含糊不清。

    他抚弄她,力道加大,希望她能多说几句:“只是让她们给你请安?”

    枝兮摇摆着身子,“还打人了,本想继续责罚她们不懂规矩,可碰巧王上命人来寻我,我一听,哪里还有心思与她们周旋,立马就赶回来伺候王上。”

    她一张嘴,跟沾了蜜似的,专挑他喜欢的讲。

    话甜,身子更甜。

    他高兴地问:“你怎么这么坏,亏孤昨日还夸你贤良淑德。”

    她面目潮红,似刚成熟的水蜜桃,微微喘着气:“被王上宠坏的,所以王上要负责到底。”

    他笑了笑,吻住她的唇,丢下一句:“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御医胆战心惊地在凤仪殿外跪了一天。

    幸好没出什么事。

    桃夭夫人那副小身子骨越来越矫健了。

    阿弥陀佛。

    第二天殷非神清气爽地走出凤仪殿,御医们也全都散去。

    御医前脚刚走,后脚众姬妾就急慌慌来占空地了。

    昨日桃夭夫人的话犹在耳畔,与其坐等桃夭夫人来找她们算账,倒不如主动服软,兴许还能求得宽恕。

    除了文夷夫人与邱玉楼,其他人都来了。

    她们在外跪着,跪到中午,也不见枝兮命人来传个话,大有视而不见意思。众人虽有怨言,但只得继续跪下去。

    跪了一天不够,跪到第三天,总算得到通传。

    枝兮开口就说:“你们跪远点,别挡着我的殿门。还有,要跪就诚心点,白天跪完,晚上也得接着跪,哪有像你们这样跪到一半就跑回去用膳,吃完饭再继续回来跪的?”

    众人一懵,咬牙切齿,不敢得罪她,只得乖乖听话。

    文夷夫人将话传到太后那里,拉了邱玉楼一起,两张红肿的脸往太后跟前一摆,委屈至极:“太后娘娘,您得为我们做主啊。她不但打我们,而且还让后宫各人一连跪了好几天,有人都快被她折磨得昏死过去。”

    文夷夫人与邱玉楼素日没什么事干,就喜欢讨好太后。她们二人将太后视做最后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随便动用这张牌。

    本以为要到日后争夺王后之位时再请动太后,如今王后之位还没摸着,半路杀出个邱枝兮。昨日掌掴之痛,羞辱至极,如何能忍。

    文夷夫人与邱玉楼跪倒在太后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诉邱枝兮的恶行。

    “让这样的妖姬陪伴王上左右,如何能行?再这么继续下去,大盛朝迟早会被她祸害。请太后娘娘为江山社稷着想,劝诫王上远小人亲君子。”

    太后蹙眉不语。

    王上宠幸后宫本是好事,他爱封谁封谁,只是如今这个桃夭夫人,确实太过分。

    十足是个狐媚子。

    她早就听闻桃夭夫人勾得王上好几日误早朝的事,得势得宠后便欺压后宫众人。

    按现在这个趋势下去,桃夭夫人怀孕有子是迟早的事,这样的人若是生了王子做了王后,岂能服众。

    太后看了看文夷夫人与邱玉楼脸上的伤,心想,是时候敲打下这位新晋的宠妃了。

    太后的命令传到凤仪殿时,凤仪殿的宫女下意识问:“是否要去通报王上一声?”

    不寿执掌内侍监后,将凤仪殿来路不明的人全都调走,如今枝兮跟前伺候的人,全是他的人。

    个个都尽心尽力,不敢有所懈怠。

    枝兮挑了件最奢华的外衣,珠翠环绕,打扮得明艳动人,一边往外走一边同宫女说:“半个时辰后再去通报王上,切记,要哭着向王上通报,请他立刻去太后那里。”

    宫女:“是。”

    枝兮一进太后寝殿,便望见太后身边的文夷与邱玉楼。

    两人同仇敌忾地瞪着她。

    太后命人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