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一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白日宣淫,夜晚本想再继续折腾, 无奈她困倦疲乏, 求着他说要休息,殷非只好作罢。

    他如今也学会克制了。反应过来时, 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身旁的娇人儿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挪了挪,过度沙哑的小嗓子嘟嚷着:“要抱着睡嘛。”

    他下意识就伸出手将她揽入怀里。

    她黏人得很, 就连睡觉都不肯放他离去, 明明已经得到拥抱, 却还是紧紧攥着他的手。

    殷非睁着眼睡不着,轻轻抵在她的后背。

    宫殿没有点灯。她习惯在黑暗中入睡。和他一样,他喜欢盯着浓稠宁静的黑夜入睡。

    有时候一发呆便是一个时辰。

    现在他睡不着, 就喜欢盯着她。她身娇体软, 稍微一点大的动作都要喊痛。

    从前是一心想要弄坏她,如今是生怕弄坏她。

    殷非等待许久,听她呼吸声越发沉重,大概是睡着了。他轻手轻脚, 缓缓将她翻过来。

    他低下身去,与她面对面。

    看她远山眉黛长,搂她细柳腰肢袅。

    惶惶黑暗中,她的明艳似皓皓月色, 映入他眼帘, 照进他心里。

    殷非从小就知道做国君有多好,可以任意妄为, 可以杀人如麻,从他坐上王位宝座那天起,他便将想做的事一股脑全做了。但心里总是缺一块。填不满,空虚得很。

    他凑近亲亲她。

    共赴云雨时他总喜欢吻肿她的唇,尤其喜欢在她控制不住想要高声尖叫时堵住她的嘴压住她的手,让她退无可退,只能直面即将到来的欲潮。

    他喜欢看她颤栗,看她因为他而哭出来。不是痛苦地哭,而是欢愉地哭。

    最初抱着想要破坏撕碎美好事物的心情,如今已全变成品尝欣赏的心情。

    他小时候养过兔子,可兔子不禁玩,很快就死掉。后来他就只养猛兽,希望它们耐玩些,不要死太快。

    殷非舔她的嘴角。

    他知道她不是兔子也不是猛兽,他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和做从前喜欢做的事时感觉不一样。虽然同样刺激兴奋,但是完全不同。

    不是因为她是女人,因为其他女人没有让他玩弄的欲望都没有。

    因为她是她,是邱枝兮。

    一颦一笑,美得动人心魄。她挑起了他心里想要征服女人的念头。

    他喜欢征服国家,喜欢杀人,可是从来没有喜欢过女人。

    她梦里发出呓语,紧闭的双唇忽地一张一合,像离水的鱼儿。

    殷非凑近一听。

    她在唤他,“……王上……不要离开嫔妾……”

    殷非勾唇一笑,将她抱得更紧。

    后宫争宠一向是常事。日日盼君王的女子大有人在。他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殷非想起旧事,发愣几秒后,回过神重新亲上她的面庞。一路吻到她的小耳朵,忽地低声道:“你运气好得很,孤从不沉迷美色。”

    要再出现下一个邱枝兮,大概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或许,再也不会出现。

    他知道自己有多挑剔。

    春宵苦短日高起。好在昨夜没有太过放纵,殷非起了个大早,准备去早朝。

    宫人伺候他穿衣洗漱的时候,整个宫殿安静至极。他特意下了命令,不准叨扰她歇息,这时候穿戴整齐,忽地想到她昨夜的梦呓,想了想,又返回去,将她唤醒。

    他喊了她好几声,她才懒懒睁开眼,意识不太清醒,眉头皱得老高,似是不高兴被人叫醒。

    殷非冷着脸:“孤去上朝了。”

    她闷恹恹挤出一声:“嗯。”

    殷非:“下完朝就过来。”

    她点点头,眼皮缓缓闭上,连恭送王上的客气话都没说,倒头又睡下去了。

    政殿站立着的群臣们很是失望。

    王上怎么又准时早朝了。

    前几日他们打听过,邱姬娘娘身子不方便侍寝,王上恢复从前的勤恳,尚情有可原。

    谁叫后宫那群娘娘们,个个都是废物呢。也就一个邱姬娘娘顶点用。

    听说昨天邱姬娘娘被封为桃夭夫人,位列三夫人之首,这份殊宠,当真是独一无二。

    没想到,前脚刚封完,后脚王上就跑来早朝了。

    群臣战战兢兢开始谋划最新的征战计划。一堆人讨论完,忽然望见王座上的国君在发呆。

    头一回,国君在筹谋征战事宜的时候走神。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