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御医院最近人心惶惶。

    王上特意下令,招揽数百名神医, 什么都不做, 就专门在御医院养着。大有杀一个替一个的意思。

    战战兢兢的御医们很是羡慕新入宫的那些带下医。之前因为王上并不重视后宫的缘故,所以宫里的下医女官只有不到五位, 如今一下子多增四五十位,为的全是照顾凤仪殿新封的邱姬娘娘。

    女医们只需要为邱姬娘娘敷药检查身子,并不要担心其他。

    御医们就不同了。他们得时时刻刻担心着邱姬娘娘与王上的床事。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烧香拜佛, 希望邱姬娘娘多撑一会。

    好在, 自王上第一次宠幸邱姬娘娘之后, 邱姬娘娘尚在恢复中,并未迎来第二次承宠。

    御医每日定时向殷非禀报枝兮的身体状况。殷非已经习惯例行询问,今日等来等去, 没等到御医来禀。

    他一问, 这才知道。

    原来邱姬嫌补药苦,不肯吃。

    殷非紧皱眉头。

    这女人真真娇生惯养。

    众人噤声。

    大太监最是喜欢见缝插针,他早被文夷夫人与邱玉楼收买,自然只为她们说话。这时候轻声道:“邱姬娘娘身在福中不知福, 王上赐下的补药,哪有不喝的道理。她不喝,后宫有的是人等着喝。”

    殷非眉头皱得更深了。

    数秒后,殷非点了不寿, “你说说看。”

    不寿从后面走出来, 躬腰埋头几乎低到地上去,语气满是恭敬:“禀王上, 奴才认为,无论邱姬娘娘喝不喝药,都与外人无关,轮不到其他人指手画脚。”

    大太监震惊,哪里想得到一个刚入御前伺候的小兔崽子竟敢直接给他下刀子,当即就要扑出去争执。

    王上虽然喜怒无常,但是对他却甚是喜爱,从未打骂。大太监靠着学动物各种声音的口技上位,自以为在殷非跟前不同他人,张嘴便要训不寿。

    没来及开口,一抬眸,漆床后坐着的国君已经起身往外。

    年轻的国君冷漠无情,声音冰凉如玉,指了指大太监:“来人,将他拖出去斩了。”

    大太监脸色煞白,惊呼:“王上饶命!”

    国君头也不回,修长的身形往殿外迈去,“即日起,擢升内侍不寿为掌事。”

    不寿叩谢王恩,急忙跟上去。

    夕阳染飞檐,红霞缓缓浸透天际。

    殷非负手在背,问:“知道孤为何要斩他吗?”

    不寿:“因为他擅自非议王上的女人。邱姬娘娘是王上的人,除了王上,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责她。”

    他说着话,将头深深埋下去,跟条哈巴狗似的。殷非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很好。”

    他顺势捏住不寿的下巴,垂眸睨视。

    这个小奴才,似乎与邱姬关系不错。

    殷非随意扫几眼,见他得了晋升,面容淡然,不惊不喜,同外面那些得了几分颜色就想开染坊的奴才完全不一样。

    他想到什么,问:“你有能哄寡人开心的长处吗?”

    不寿诚实回答:“禀王上,奴才天生愚笨,并无长处,不像其他公公那样,会学各种鸟叫声,奴才只会学狗叫猫叫。”

    他立马叫两声。学了狗叫,趴在地上有模有样,又学猫叫,翻身在地上打滚。

    殷非笑了笑,见他浑身是灰,傻呆呆的,哈着气爬起来,一个不小心,没站稳又摔下去,雪里滚了好几下,一边学猫学狗叫,一边喊:“奴才该死。”

    殷非随手扔了个玉佩赏给他,“下去吧。”

    不寿连滚带爬到他跟前:“奴才还要继续伺候王上。”

    殷非心情很好,他望向不远处凤仪殿的飞檐,“不用你伺候,自有人伺候孤。”

    不寿立刻明白过来,重新跪倒在雪里:“是。”

    待殷非走后,不寿看向手里的玉佩,他凝视许久,最后小心翼翼地收好。

    王上赏的东西,枝兮肯定会喜欢。他得留给她。

    天边霞光愈发浓稠,绯红一团,像那日梅林满枝颤抖的红梅,又像那日邱姬在身下承宠时的情动红晕。

    殷非收回视线,抬脚迈进凤仪殿。

    没有让小太监通禀。

    他一进去,便看到殿里跪了一地人,“求娘娘喝药。”

    床榻上躺着的女子背对众人,懒懒道:“不喝。”

    当真是娇纵。

    女医还要再劝,忽地望见殷非的身影,刚要开口请安,便见他挥手遣人。

    众人无声退下。

    殷非往榻上一坐,伸手试图揽枝兮的肩头。

    她以为是侍女,抖了抖肩,挥开他,往床里面钻,“都说了不喝嘛,别烦我。”

    殷非戳戳她后背。

    他没想用力的,就一根手指的力道,她却立马喊痛,回头瞪人,白嫩小脸皱成一团。

    她脸上神色变得极快,刚才还恼怒生气,见到他的瞬间,立刻就喜笑颜开。

    “王上!”枝兮作势就要爬起来请安,动作缓慢,没跪到地上,反而跪到他身上。

    他静静凝视她。

    明眸皓齿,娉婷袅娜。

    诗经所言,有美一人,清扬婉兮,说的大概就是这样。

    越是美好的东西,破坏起来,就越是痛快。

    他冷冷问:“为何不喝药?”

    素日他一摆出冷酷的神情,所有人都会害怕地跪下来,但此时此刻,他明显一副要发怒的神情瞪她,她不但没有向他请罪,而且也没有向他求饶。

    她不知死活地贴近他,双手甚至环住他的脖子,娇嫩的脸颊蹭着他的,鲜红朱唇几乎亲上他的唇。

    她双瞳剪水,柔声道:“喝了药,王上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赶来探望我。”

    她说的假话,跟掺了蜜似的。

    也不怕他治她个欺君之罪。

    殷非不动声色,低头嗅了嗅。她没有涂抹迷情香。

    他竟有些失望。

    “不是嫌药苦么?”

    她柔绵的身子挨得更近,乖顺地躺在他的胸膛前,娇嗔:“药确实挺苦的。”

    他问:“喝了药,才能尽快恢复,难道你不想再次侍寝吗?”

    她毫不犹豫说:“想。”

    殷非低头睨她,她妩媚一笑,微张的嘴唇喃喃吐出一句轻语:“我问过御医,就算不喝药,只要十天,照样能够恢复。”

    她像是想到什么震惊的事,美眸流转,停在他脸上,娇羞地问:“难道,王上迫不及待想要与嫔妾欢好吗?”

    他立即否认:“不是。”

    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她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紧紧黏在他身上,像极了吸人阳魄的妖精,嘴上唤他:“王上,你等嫔妾十天好不好嘛。”

    他哼一声。

    不知好歹。

    谁稀罕等。

    她的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荡,殷非狠狠扼住她,“你干什么?”

    枝兮眼里有了泪,“我甚是思念王上,想趁着王上在身边的时候多摸几把,晚上好做春-梦。”

    殷非一怔。

    说起春-梦。

    他这几天也会做。梦里做的不爽快,醒来后发现她还没好全,更加不爽快。

    他明知故问:“哦?是什么样子的春-梦,和谁?”

    枝兮直起身子,凑到他的耳旁。

    温言软语,娇喘连连。

    殷非听得热血沸腾。

    他反手将她压在榻上,刚亲下去,她便哭起来,一副无惧生死的委屈样。

    “王上,轻点,嫔妾会坏掉的。”

    殷非想,他本该长驱直入,弄坏她才好,可是不知为何,被她眼泪一灼,忍得青筋暴起却还是没能下手。

    他放开她。

    两人躺在榻上。

    刚消停,她又爬到他身上,见他许久没有动静,嗲着一把小嗓子,好奇问:“王上,您在想什么?”

    殷非冷漠脸:“想杀人。”

    她没有害怕,反而搂得更紧,“王上,您想要的话,就要吧,嫔妾会忍着,只要王上高兴,嫔妾做什么都行。”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用小手柔柔地为他顺气。

    殷非哼一声。

    他推开她。

    她又攀过去。

    他再推。

    她锲而不舍地又窝回他怀里。

    却不敢贴太近。

    殷非仰着脖子,目不斜视,神情倨傲,手却缓缓抚上她的肩头,将她往自己身上扣。

    他问:“现在你得到了想要的恩宠,高兴吗?”

    她如实回答:“高兴,可是还不够。”

    他垂眸望她。她漂亮的眸子乌珠顾盼,大胆地盯着他,“嫔妾要伺候王上一辈子才算够。”

    殷非从床上起来,他嘴角含了笑,“就你这身子骨,还妄想伺候孤一辈子。”

    她从后面抱住他,“王上就要走了么?”

    他逗她:“你又不能承宠,孤留在这作甚?”

    她竟没有留他,“嫔妾恭送王上。”

    殷非一愣,随即往前离去,一句贴心的话都不曾留下,直到走出宫殿,这才吩咐宫人:“将药都撤了。”

    不喝就不喝吧。

    喝了苦药,又要赖到他身上。

    殷非走后,通灵玉悄悄爬出来,它望着床榻上打哈欠的枝兮,问:“主人的身子,明明不用十天便能恢复,为何骗他?还有,主人既不想与他欢好,为何刚才还要勾他?”

    她已经没有从前那样的好耐心,“你懂个屁。”

    通灵玉只好默默缩回去,闷闷地自行摸索,点开殷非的好感度。

    一看,十分变成了二十分。

    双倍。

    质的飞跃。

    它从荷包里伸出头,惊喜道:“主人这叫欲擒故纵,对不对!”

    暴君殷非,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等待两字。他就是压着主人做到她死,它也不会觉得奇怪。

    他越是心痒痒,就越会记挂着欢好的事,越是记挂欢好的事,就相当于记挂主人。

    情-欲情-欲,对于殷非而言,先让他有欲,才可能有情。欲越大,转换成情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她没有回答它,扯过锦被一盖。通灵玉悄咪咪地爬出来,爬到她手心上,缩成一团,安心地闭上眼。

    长夜漫漫。

    ……

    过了五日,不寿寻了机会来凤仪殿。

    一见面,他就担心地问:“你未免让王上等太久了。”

    他想到什么,下意识看向她,小心翼翼:“枝兮,你是不是害怕了?”

    上次她承宠的事,他知道。王上要的凶,她最后是晕过去的,后来被抱回寝殿,王上又要了一个时辰。

    她柔柔弱弱的一个人,初尝人事,难免留下阴影。

    不寿伸手牵住她:“枝兮,要不算了,咱们不要王上的恩宠了,你就做个普通的姬妾,我现在是王上跟前的大红人,过些时日,待我求来内侍监的大掌事之位,你照样能够吃香的喝辣的。”

    她不以为然:“不寿,你不懂,男人不能一次喂太饱,我让王上等的这些日子,他不是也没去找其他姬妾吗?”

    不寿闷头道:“嗯。”

    她抚上他的脸,指腹柔柔摩挲他脸颊上的伤疤,“怎么回事?王上打你了吗?”

    不寿笑着推开她的手,“王上从来不打人,他只杀人。我为了讨王上欢心,不小心磕着的。”

    她点点头,拉着他起身往妆台而去,“不寿,你替我画个梅花妆。”

    不寿一愣。

    枝兮回眸笑道:“今夜我要再次侍寝。”

    不寿皱眉:“可这几天,王上并未传御医询问你的情况,也没有让人打探凤仪殿的消息。”

    枝兮:“你等会就回去告诉王上,说我邀他来凤仪殿共进晚膳。”

    不寿问:“王上会来吗?”

    她很是肯定:“会。”

    不寿回去将枝兮的话说与殷非听。

    果然如他所想,王上淡淡地回道:“她请孤去,孤就要去吗?”

    不寿不敢再进言。他想,再过几天,等王上想起来了,定能请王上前去见枝兮。

    结果不用他想法子,当天夜里,天一黑,殷非便迫不及待地往外去,健步如飞,宣道:“摆驾凤仪殿。”

    凤仪殿。

    枝兮在殿前迎接,穿得花枝招展,隔着大老远,便看见她迎驾的阵仗。

    殷非悠闲踱步,懒得看她,走到跟前,哼一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