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徐妙陈诺番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

    看着从机场重新出来的陈诺以及他身旁的女孩子,机场两旁的领导们纷纷懵逼。

    搞这么大阵势, 就为接个人?

    徐妙在众人的注目礼下往前走, 笑着和陈诺说:“看来你真发达了,好大的排场。”

    陈诺习惯了在外严肃脸, 因她在跟前的缘故,情不自禁露出欢喜色,半笑半不笑, 在旁人眼里看来, 很是怪异神秘。

    他主动为她打开车门, “我们上车说。”

    结果一上车,陈老三问个没完。

    陈诺坐得端正,余光却固定瞥往她所在的方向。

    他心里有无数句话想和她说, 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五年的时间, 有些话藏在心底,也不知道还适不适合说出来。

    陈诺莫名紧张起来,心里乱得很,加上陈老三在旁, 他急需要独处的时间。

    早知道,他就该一个人来接她。

    车开到一半,陈诺终于憋不住,跟陈老三说:“要么你下去, 重新让人来接, 车留给我。”

    陈老三一脸震惊,指了指外面的高速公路, “陈诺,你再说一遍?”

    陈诺看了眼旁边的女孩子,她低着头轻轻笑。

    陈诺更加坚定心中想法,拿出杀手锏,朝陈老三喊了声:“爸。”

    陈老三感动得二话不说,吩咐司机:“停车,通知警卫,重新派辆车来。”

    数刻后。

    徐妙坐到副驾驶座,司机位上的陈诺下意识为她系安全带。

    从刚才他看见她的第一眼起,少年时代所有的习惯全部涌回身体。

    以前他骑自行车载她,每次一上车,就立马将她的手往自己腰上放,嘚瑟地说道:“安全第一。”

    这时候下意识也冒出一句:“安全第一。”

    挨得近了,蓦地回过神,手似乎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陈诺抬眸,她一张笑脸盈盈映入眼帘,声音细细柔柔,“陈诺,我自己会扣,你怎么还当我是小孩。”

    陈诺呼吸一滞,立马坐回去,握紧方向盘,脸红红的,半天轻轻吐出一句:“徐妙,你声音真好听。”

    她笑着往他那边挪,几乎贴他耳朵边,问:“好听吗?”

    他脸更红,指腹缓缓在方向盘上摩挲,诚实地抛出答案:“特别好听。”

    她煞有介事地拖长尾调,喊了他的名字:“陈——诺——”

    他心头猛跳,声音有些抖,“嗯——”

    她说:“你以前不是老逗我吗,说让我张嘴喊你干哥哥。”

    陈诺快速揉揉鼻尖,视线往旁撇,“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觉得欺负你好玩呗。”

    徐妙往前更近一步,凑在他的耳朵边,低低唤了声:“干哥哥。”

    一声不够,又唤了两声。

    酥得陈诺眼睛都闭上了。

    他知道她就靠在自己右边一公分的距离,想要弄她个措手不及,猛然一回头,差点就要碰上,她刚好坐回去,眉眼皆是笑意。

    陈诺怔怔地看着她。

    对视三秒。

    脑海中已过一生。

    车外陈老三拍窗,“你倒是开车走啊,在这干耗着就别赶我下去。”

    陈诺一脚猛踩油门。  

    车开上道,她将车窗降下一条缝,风吹进来,晃动她的头发,陈诺时不时往她那边看,明明知道应该专心开车,可就是忍不住。

    她捕捉到他的视线,笑:“陈诺,你干嘛老看我。”

    陈诺立马收回目光,佯装淡定,将话题转移:“你住哪,找好房子了吗?”

    她正好从包里掏出手机,将屏幕递过去,“我暂时住这,你送我过去。”

    他一看,是家酒店。

    陈诺毫不犹豫开口邀请:“不要住酒店,住着肯定不习惯,我带你去其他地方住。”

    她笑:“反正住哪都不习惯,住酒店挺方便的。”

    陈诺沉思半秒后说:“那就住你能习惯的地方。”

    他将车一路开下高速,路旁风景热闹起来,她趴在窗边看,“这个书店怎么还没倒闭,咦,包子铺也还在。”

    她回头看他:“陈诺,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最喜欢吃这家的灌汤包,一口气能吃十几个。”

    陈诺不好意思,声音弱了下去:“男孩子吃得多,正常。”他回忆旧事,语气忽地欢快起来:“记得有一次你大早上出门,特意去给我买早餐,买的就是这家的灌汤包。”

    她接过他的话:“结果你一个都没吃,在房里放了半个月,直到阿姨翻出来嫌恶心,直接将抽屉都给扔了。”

    陈诺一噎。

    数秒后,他咳了咳,试图为自己挽尊:“那时候傻呗。”

    她笑问:“现在不傻了?”

    陈诺:“你说哪种?”

    她没说话,继续返回去看街边路景。

    他将车一路开回陈家小别墅。

    徐妙下了车,站在小花园外,打量眼前的建筑,“原来,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啊。”

    她以为小别墅空置已久,走到门前才发现,里面什么都没变。

    早已安排好的佣人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和她当年住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诺亲自替她将行李搬到二楼,就一个大箱子,他好奇问:“就这么点东西?”

    她点点头,“我懒得带。”

    陈诺想到什么,心头一紧,试探地问:“你这次回国,以后还会回去吗?”

    她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双手牵在背后,脚步轻快:“不回去了。”

    陈诺松口气,高兴地跟过去。

    他停在门边,皮鞋不再往前挪一寸,礼貌地问:“我能进去吗?”

    他没有进过她的房间。这会子已经过去五年,依旧保留当年的习性。

    她朝他招招手,“你不进来谁帮我搬箱子?”

    他们首先来到衣帽间,徐妙将箱子打开,蹲下身准备整理仅有的几件衣物,陈诺站在后面,呆立不动。

    她往前望,看到衣帽间全是她的衣裙与校服。

    徐妙笑着站起来,“这些都没扔啊?当年我出去的时候和干妈说过,让她全捐了。”

    陈诺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衣物架子,“扔了多可惜,这都是你的青春。”

    他整起东西来,比专业的佣人还要迅速,一箱子衣服与瓶瓶罐罐,眨眼功夫,就全给放好了。

    箱子里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陈诺既欢心又忧心。

    他回头看,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房间里很安静。

    陈诺站了一会,往她那边去。在床边徘徊几秒,最后搬了床边的凳子坐下来。

    他急于和她搭话,抛出的问题俗套却稳当:“以后有什么打算?”

    她脱了鞋,后背贴着大床往后舒展,双臂打开,语气慵懒:“不知道,没想过。”

    陈诺连忙道:“不急,慢慢想。”

    她侧头看他:“我不急,你这房租怎么收的,要比酒店贵,我就不住了。”

    他皱眉,没听出她语气里的打趣,“不收房租,免费住,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她撑起双手肘,捧着脸颊两边冲他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满足地点点头:“嗯。”

    (二)

    徐妙一个人住陈家小别墅。

    陈诺忙得不可开交,他自己将事情全都堆到一起,希望早点忙完腾出时间。

    他担心徐妙闲得无聊,只好催窦燕过去陪徐妙:“妈,你别老打麻将,带徐妙出去逛逛,她都五年没回国了,肯定很多地方不习惯。”

    电话那头传来麻将碰桌的声音以及窦燕和人说话的声音:“我家那傻小子说让我带你出去逛逛呢。”

    陈诺立马意识到徐妙就在旁边,顿时一懵,语气都变了:“徐妙在你那?”

    窦燕点开扩音,“我还用得着你来提醒吗,我是妙妙干妈,她回国我不陪谁陪,你陪啊?”

    徐妙的声音传来:“陈诺,干妈一早就过来找我了。”

    窦燕:“你别喊他陈诺,你喊他干哥哥试试。”

    徐妙:“我喊过了,回国那天他来接我我就喊了。”

    窦燕自顾自地说起来:“他脸红没?你再喊一声,等等,我让他开视频。”

    陈诺啪地一下赶紧将电话挂断。

    夜晚陈诺抽空去窦燕那,牌局还没散,他在房间里找一圈,窦燕喊了他两三声,他都没理。

    在场其他太太们看他还跟看以前的小少年似的,哪怕他如今位高权重,语气也并未有所顾忌,喊:“陈诺,你找什么呢。”

    窦燕回道:“他找心上人呢。”

    太太们来了兴趣,“外面一堆人等着攀你们家的亲,陈诺自个就找上了?同学校的?不对啊,那地没女生啊,他哪找的?”

    窦燕推开牌,大四喜,笑得美滋滋:“他自个找的,没满十八岁就惦记上了。”

    她往门边看一眼,陈诺没说话,沉稳严肃地站那等她。

    窦燕不由地感慨,真的长大了。这要换以前,早就屁颠屁颠地过来打混话,哪还能稳住。

    打完这把,窦燕就不打了。等走出电梯,窦燕这才发现,她刚才的判断有失偏颇。

    外表风轻云淡而已。

    他急匆匆地问:“妈,徐妙呢?”

    “早回家睡觉了。”窦燕往外扫两眼,好奇问:“今天怎么没让人用专车送你来?”

    陈诺掏出车钥匙,他换了西装,以为她会和窦燕在一起。

    两人往车上去,他说:“我想看起来亲和些,消除点距离感。她在国外待了五年,可能不太喜欢特权这一套。”

    窦燕往后一仰,眯眼笑:“你怎么没主动要求搬到小别墅住,就丢她一个人住那,你可真沉得住气。”

    陈诺怼回去:“还好,和我后爸比,差了点。”

    窦燕伸手揪他耳朵,被他躲开,他义正言辞:“我告诉你,我已经今时不同往日,我这耳朵,一般人可揪不起。”

    窦燕狠狠点他:“以后我让徐妙揪死你。”

    母子俩又互怼了几句。

    忽地窦燕正经起来,问:“我说认真的,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怂。”

    他知道她说什么,怏怏地回了句:“她不是没喊我一起住吗,我不好意思开口。”他想到什么,提醒窦燕:“妈你别乱说话,我的事,我自己来,不要给我添乱。”

    窦燕双手抱肩,凝视他几秒后,叹口气摇摇头:“陈诺,你到底打的啥算盘,你要不想再续前缘,我就给徐妙安排相亲了,今天我带徐妙出去逛一圈,见过她的太太都找我说亲,这么一漂亮聪明学历高的媳妇,谁家不想要呀?”

    陈诺猛地将车子刹住。

    他将车停在路旁,回头和窦燕说:“谁要敢和徐妙相亲,我跟他没完。”

    窦燕啧啧两声,“你行你上呀。”

    陈诺埋头,声音沉静如水,语气缓慢:“我不知道她现在喜欢什么样的。”他顿了顿,加了句:“而且以前她也没说过喜欢我。”

    窦燕翻个白眼。

    陈诺讨好地问:“妈,你有没有问过徐妙,她现在有男朋友吗?”

    窦燕:“要有呢,你抢吗?”

    “抢。”

    窦燕哎呦一声。

    陈诺问:“她到底有没有?”

    窦燕:“我没问。”

    陈诺着急起来,“那你倒是问啊。”

    窦燕偏偏就要急死他:“不问,要问你自己问,又不是我要跟徐妙谈恋爱,我干嘛操这个闲心。”

    陈诺顺气三秒。

    而后从容冷静地继续开车。

    等到了陈家大别墅,陈诺下车,望见前来迎接的陈老三,当即面无表情地抛下句:“刚刚我妈去泡野男人了。”

    窦燕身形一滞。

    (三)

    没过几天,陈诺忙完一波又是一波。

    开完会,布置完今年的刚需任务以及训练指标,转身往外去。

    秘书将座机上等候的电话转给他,陈诺随口应付几句,挂完后,问:“还有人打电话过来吗?”

    秘书:“按照您的吩咐,能推的都推了……不过您的私人手机号码,有个姓徐的小姐打电话过来,没说什么事。”

    陈诺一怔,立马让他将手机拿过来,吩咐:“除非是在开高密会议,以后她打电话来,你立刻就将手机拿给我,懂了吗?”

    秘书有些年纪了,瞬间明白过来,识趣地点头:“好的。”

    陈诺将门关上,退到房间角落,在沙发上躺平,又重新坐起来,深呼吸一口气,按下拨号键。

    响了很久,没人接。

    他都准备拨第二遍了,忽地她接起来,气喘吁吁,“陈诺,怎么了?”

    陈诺听她语气不太对劲,下意识问:“……你在干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