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徐妙齐临番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

    他们来了十天。十天里,九天是阴雨天, 还有一天, 乌云遮日。

    齐临到处在学校附近找房子。

    齐瑶让他不要着急。她现在住在徐妙父母家,每天过得很开心。

    齐瑶很喜欢徐家父母, 他们喊她“小瑶瑶”,这个称呼,让她觉得自己是徐妙的妹妹。血浓于水, 那种真正的亲人。

    徐家父母并不是定居人口, 只是工作需要, 所以暂时在这边停留。

    齐临提醒她:“他们迟早要去其他国家,你不能永远住徐家。”

    齐瑶一怔。

    哥哥说的没错,如果徐家父母走后, 她就不能和徐妙住一起了。

    “找到房子以后, 哥哥能去和妙妙说,让她搬出来和我们一起住吗?”

    齐瑶满怀期待地看着齐临。说来也奇怪,她隐隐约约觉得妙妙会听哥哥的话。这次出国,就是哥哥促成的。

    她由衷地感谢他。这是她从小到大, 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齐临抿抿唇角,“我试试。”

    他去和徐妙说这件事的时候,房子的事还没定好,可他胸有成竹地告诉她, “找了一处地段很好的公寓, 交通方便,比你现在住的地方好。”

    徐妙应下来, 甚至没有问他新房子在哪里。

    齐临更加忙碌,希望能够赶紧找到合适的房子。

    其实一开始,在他的计划里,徐妙就该是和他和齐瑶一起住。

    他知道她曾经和陈诺住在一起,他有生第一次对同居这件事感到好奇。

    大概老天爷自觉亏欠他太多。开学前几天,徐家父母忽然接到工作安排,需要紧急赶往另一个国家进行考古发掘。

    徐家不像陈家,两口子全部的心血都放在考古文物上,没有能力提供奢侈的经济条件,留下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给徐妙,临走前,拜托齐家兄妹好好照顾徐妙,随即匆匆离开。

    齐临刚好找到房子,在学校后面,公寓旁边有个花园,一推开二楼的窗,便能看到大片的紫丁香。

    齐临替徐妙搬行李,就一个大箱子。

    他们站在小公寓前,齐临指着眼前不起眼的房子说:“就这里,我们住二楼201。”

    两室一厅,60平,又小又旧。

    去接徐妙前,他特意重新将房子布置过一遍。他老想起她在陈家住的事,这里自然比不上陈家小别墅,可也不能看起来太寒碜。

    他身上没有多少钱,问过装修师傅后,有点犹豫,最终狠下心,掏了这一份翻新的钱。

    齐临走在前面开路,走廊上遇见隔壁房的人,一对金发碧眼的情侣,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齐瑶一路打量,忍不住说:“哥哥,这里的住客,好像都是情侣。”

    刚进来时,她看到公寓外面砖墙上标的红色大爱心。像是专门租给情侣住的房子。

    齐临面无表情地打开房门:“我和房东说,我们是一妻多夫教,她给了我们优惠价。”

    齐瑶瞪大眼,“谁是妻?”

    齐临鄙夷地看她一眼,“我们是亲兄妹,你觉得谁是那个妻呢?”

    齐瑶恍然大悟,看向旁边的徐妙。

    徐妙嘴角一抽。

    房间布置得很简洁,客厅小木桌上一朵玫瑰花。

    “主卧间你和徐妙一起住,我住次卧。”

    说是次卧,更不如说是杂货间,上一对租客,专门拿来放杂物,次卧很小,放下一张床,加上靠窗一张书桌,再挪不出其他空间。

    主卧间的床坏了,买的新床过两天才送来。

    齐临指了指自己房里铺好的床:“徐妙,今晚你先睡这。”

    她低下头写东西,没写完他就知道她要问什么。

    他继续道:“我和齐瑶打地铺睡客厅。”

    等到晚上,房子忽然停电,齐临刚好做好饭,赶忙点蜡烛去次卧找徐妙。

    正好碰见门打开,两人撞个满怀。

    他板着脸揉了揉她的额头,“走路看着点。”

    少年语气冰冷,手掌温柔,轻轻地牵住她的手,带她在黑暗中行进。

    他们围在小木桌前吃饭,齐瑶辣得直喘气,“哥,你干嘛炒这么辣的菜?”

    齐临点了点她面前的海鲜汤,“你吃自己的这份,就不辣了。”

    齐瑶撅嘴。

    她一数,桌上四个菜,三个菜是辣的。唯一一份海鲜汤,被齐临喝了大半。

    齐瑶偏过头看徐妙,见她吃得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起来,凑过去往徐妙碗里夹了菜往自己嘴里塞:“妙妙,以后我也要跟着你一起吃辣。”

    吃完饭,齐临去洗碗,交待:“今晚应该不会来电了,齐瑶你收拾一下,打好地铺,今晚早点休息。”

    齐瑶应下。

    等齐临洗完碗拖完地从厨房出来,客厅昏黄的烛光下,徐妙抱着枕头,地上扑了三床被子。

    “哥,妙妙怕黑,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客厅。”

    齐临走过去,将他的那床被子挪过去,“我睡中间,有事就拍醒我。”

    三个人光着脚坐在地上,中间一个小木桌,摆的依然是那朵玫瑰花。

    齐瑶想起什么,悄悄凑到徐妙耳边:“其实,今天是我哥生日哦,只是他从来不过生日,我们家不兴这个。”

    徐妙一愣。

    她身边没有什么可以充当生日礼物的东西。

    转眸望见水瓶里的玫瑰花,伸手将花拣出来,讨巧地递到齐临面前。

    屏幕亮起——“生日快乐。”

    借花献佛。

    齐临瞥一眼齐瑶,嫌她多事。齐瑶眼馋地看着他跟前那朵鲜艳欲滴的玫瑰,“哥,你不要的话,就给我吧。”

    齐临立马接过来,语气故作敷衍:“谢谢。”

    齐瑶说:“接了礼物,许个生日心愿吧。”她看向徐妙,又继续说:“干脆我们一起来许愿望,等五年后再打开看。”

    她说着话,立马去房里找纸笔,没有蜡烛,老是被扳倒,一路跌跌撞撞,摔得鼻青脸肿。

    “做一个时空胶囊。”

    写完后,三个人将心愿封存。

    齐瑶指挥齐临:“哥哥,你先将它锁起来,等明天我们就去找个地方将它埋起来。”

    齐临接过装了心愿纸条的盒子,往次卧去,那里有上锁的抽屉,钥匙在他这。

    等他一进入次卧,远离外面人的视野,齐临动作小心地将盒子打开,轻而易举地找到徐妙的心愿纸条——刚才他们写的时候,他特意往她那边瞧过。

    想了三秒。

    他摊开纸条。

    烛光靠近,照亮纸条。

    一片空白。

    她什么都没写。

    齐临怔住。呆立数秒后,他拿出笔,蹙眉在她空白的心愿单上潦潦写下一行字。

    外面传来齐瑶的声音——“哥,你怎么还不出来!”

    齐临动作慌张,将纸条重新卷好,快速放入盒子里,锁进抽屉。

    三个人睁着眼躺在地上,睡不着。

    蜡烛已经吹灭。客厅又黑又静。

    “妙妙,你现在觉得无聊吗?”是齐瑶的声音。

    没等到徐妙有回应,齐瑶继续道:“我给你讲故事吧。”

    她讲来讲去,怎么也讲不好温馨的故事。后来干脆碎碎念以前的事。可回忆大多狼狈不堪,比她想讲的故事,还要绝望十倍。

    齐瑶很是沮丧。

    忽然齐临开口为她解困:“我来。”

    他说的是小时候讲给齐瑶听的那个童话故事。这是这一次,换了结局。

    “柔软的公主变身女王后,她的恋人从远方归来,那是位骁勇善战的国王,国王与女王,两人携手治理国家,从此幸福和美一辈子。”

    齐瑶皱眉问:“哥哥以前不是说,童话里幸福一辈子的事,都是骗人的吗?”

    齐临没说话。

    长久的沉默后。

    忽地齐临冒出一句话:“以后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他转了个身,看了看闭眼假寐的徐妙,又重新强调一遍:“所有的一切,一定都会得到。”

    黑夜漫长。

    他睡不着,盯着她没移开过眼。她大概是睡迷糊了,无意识地动了动,正好与他面对面。

    齐临屏住呼吸。

    她侧过脸来,他能比刚才看得更为清楚。窗外月光照进来,他依稀能看见她鼻尖上的一颗小红痣。

    本来她脸上没有痣,这一颗,是他们刚到这里时,她水土不服,鼻尖长了颗痘,渐渐地,痘消下去,却多了个小红痣。

    小小的,淡淡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齐临往前挪动。

    离得更近了,他几乎能闻见她的呼吸。

    齐临想起以前在酒店当着陈诺面亲她的那次。

    他从被窝里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轻轻落在她脸上,抚摸一圈,最后停在她双唇上。

    指腹摩挲,肆无忌惮地玩弄她的唇。

    她在梦里有所察觉,不安地抿了抿嘴。

    齐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他甚至支起半边身子,往前俯去。

    他亲过她一次,再亲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

    忽地身后传来声音:“哥哥。”

    齐临从容不迫地回过头。

    齐瑶坐了起来,她看着他,要求:“哥哥,你和我换一边,我睡你那里。”

    齐临重新躺回去,没有搭理她:“睡吧。”

    片刻后。

    齐瑶试探地问:“哥哥,你对徐妙,是爱情吗?”

    她问的直接,他回的含糊。

    “齐瑶,你和我,我们这种人,不配谈爱情。只有得到面包,才有资格奢望其他,懂了吗?”

    齐瑶大力将被子一扯,整个人缩回被窝里,“我不想懂。”

    齐临没看她,转而望着右手边的徐妙。

    她已经迷迷糊糊转身朝向另一边。

    他盯着她的背影,喃喃吐出一句:“可我们必须懂,只有专心面包,才能赢得生存的机会。”

    他不像陈诺,他没有他那样的好运,出身完美,名正言顺。

    一个野种,挣到前途,才能挺起腰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追求其他的东西。

    他还有太多事要去做。

    (二)

    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徐父徐母得了三个月的假期,一回来,得知徐妙已经拿下全学年奖学金并且跳级,欣慰惊喜。

    恰好之前想找的医生有了空档,徐家父母立即预约,准备带徐妙去复诊。

    徐妙有大好的前途,若她能开口说话,说不定能取得比现在更好的成绩。

    他们不希望她一辈子都是个哑巴,这样太辛苦。

    两个后,终于等到预约时间。医生看完大脑CT图,仔细分析后,告诉徐家父母,徐妙恢复正常说话的可能性很大,最好现在开始练习开口,不然即使自我治愈,她也可能会因为长时间不说话的原因,产生心理障碍,从而无法开口说话。

    徐妙照常回到公寓,齐临问这次的看诊结果。

    徐妙将医生的意思写下来给他看,齐临蹙眉:“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练习说话?”

    她点点头。

    齐临想了想,走进她房里。

    将她拿来与人交流的纸笔板子全都收起来,以严肃认真的口吻命令:“从现在开始,你与人交流,请直接张嘴,不要再用写的。”

    她不满地瞪他。

    齐临拉着她到阳台坐下。

    日光倾泻,暖暖地打在人身上。

    齐临指了指自己,教她:“齐——临——”

    徐妙翻个白眼。

    她又不是不会说话,只是不能说话而已。

    他不管,不依不饶地让她张嘴说自己的名字。

    “以后每天说一百遍。”他顿了顿,继续道:“不然以后就别跟着我。”

    这半年过去,他发现徐妙比他想象中黏人。虽然高傲,但是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他们同时跳级,修的是同专业,上课也是在一起。齐瑶本来也想待一起,但她进度慢一些,跟不上。

    除了夜晚睡觉,徐妙几乎全天都待在他身边。

    上次他将她落在街上,等回去找的时候,她一脸狼狈地坐在路边长街上,脚摔骨折了。

    从那以后,他就没再敢丢下过她。一没瞧见人,她就总是出些小意外。

    一刻也不让人省心。

    麻烦死了。

    齐临冷冷地看着她:“说。”

    她不情不愿地开口,双唇微启,无声地吐出他的名字。

    自这之后,齐临每天都极有耐心地数着次数,数满一百次,这才满意,起身到厨房做饭。

    今天他买了特价的牛肉与羊肉,托人带了国内的调料,晚上准备煮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