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三更合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通灵玉凑到屏幕前一看,嘻嘻笑:“齐临故意逗他呢, 看他被气得快要爆炸了。”

    它已经开过天眼, 此时此刻,陈诺正在收拾行李。

    为避免麻烦, 徐妙立即给陈诺发微信——“过两天就回国了,不用你来。”

    她主动发送视频请求,在房间里绕了一圈。

    陈诺一双眼红肿, “你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

    他仔细盯着屏幕那头的她, 看了好一会, 这才开口说:“都怪我不好,没能陪在你身边。”

    ——“我又不是小孩子,别担心, 我没事的。”

    她一再坚持, 他也就只能取消定好的航班,心心念念地交待:“一定要和齐临保持距离哦。好好吃药,等你过几天回来给我过生日。”

    她点点头。

    在酒店待着休息了一天,徐妙差不多已经痊愈。

    在确认徐妙身体好转的情况下, 带队老师安排了一日游。他们去主题公园玩,凡是徐妙单独和带队老师一起玩的项目,总是出状况。

    通灵玉悬浮在半空中,提醒:“还记得前几天我说过的那个坐在家里遇地震活埋的任务者吗, 主人你自求多福。”

    她笑眯眯, 难得温柔:“等我以后出去,我就一巴掌拍碎你这破司命系统。”

    接近下午三四点的时候, 他们准备回去。带队老师郁闷至极:“今天时运不济,这一趟出来,老是惊吓多过惊喜。”

    徐妙含笑不语。

    第二个劫点,实打实地将她变成扫把星。

    带队老师说完,肚子痛起来,她赶着回酒店,顾不上原定去商场买伴手礼的事,便拜托徐妙随便帮她选一些。

    因为商场离酒店不远,又是在闹市区,而且有齐临在旁相随,所以带队老师并不担心什么。

    “买完就回来,有事打我电话。”

    进了商场,徐妙拍拍齐临,指了指她选的几款男式手表——“你觉得哪个好看?”

    齐临蹙眉:“给我的?我不需要你的回礼或者感谢礼。”

    手机屏幕——“给陈诺的。”

    齐临一愣,短暂的狼狈后,他恢复如常神情,认真选了款——“这个挺好。”

    徐妙买下他挑出的款式。

    大大小小的礼物买好,齐临忽然想到什么,打开微信确认后,示意徐妙先不要回酒店。

    “齐瑶想要当地特有的爱心手链,商场没有,我们去路边小店看看?你不想去的话,我就先送你回酒店。”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天边火烧云。

    徐妙停下来看。

    齐临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大片红霞,生出悲壮的凄美感。

    齐临忽然问:“徐妙,你有想过放弃国内保送名额,转而考取国外名校的入学资格吗?”

    她收回欣赏风景的目光,转过头看他。

    齐临嘴角含笑:“我就问问而已,没什么其他的意思,你和我一样聪明,我原以为你会趋向更有利的选择。”

    他迎上她的视线,唇角笑意讥讽:“我说错了,陈诺确实也算是个有利的选择。”

    他已经决定放弃国内的保送名额。他如果要留在国内发展,有太多阻力和弊端。必须去齐家控制不到的地方,他才有可能实现心中的抱负。

    齐临从她手里拿过袋子,顺势牵住她的手,徐妙一愣,随即抽出来。

    齐临没放,“装什么装,前几天你逗我的时候,可没见你慌张。”

    他笑起来有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与清冷感,即使是狡黠的笑意,也仿若黑夜般寒冷。

    齐临拉着她往前走,“昨天我亲你了。开视频当陈诺的面,亲下去的。”他点了点她嘴唇靠下的位置,好心提醒:“就是亲的这里。”

    徐妙顺手就是一把掐。

    齐临吃痛,将手放开。

    他们开始找寻专门卖爱心手链的路边小店,徐妙也买了两条,一条给自己,一条给窦燕。

    齐临结账的时候皱眉头:“这种骗人的东西,也就你们这些小女孩会信。”

    传闻中的爱心手链,佩戴者很久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举起手机屏幕——“讨个吉利而已。”

    齐临笑了笑,“那倒也是,你都已经找到陈诺了,祝你们玩过家家玩得开心。”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买好,他们往回走。

    天色已经大黑,灯下笼罩的道路,偶尔有几个夜跑的。

    徐妙忽然心头一跳。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前几次承受劫点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这个规律。

    坏事发生之前,她心底总会升起不祥的预兆。

    她下意识去拉齐临的手,步子加快,想要赶紧回酒店。

    齐临很不解,目光转而投向她主动牵过来的手,“怎么了?”

    说话间,迎面走来几个摇头晃脑的外国青年,说话颠三倒四,从徐妙和齐临身边路过时,忽然笑嘻嘻地围过去,“嘿,快看,是亚洲人书呆子。哪国的 ?日本,韩国,还是中国?”

    齐临下意识将徐妙护在身后。

    有人上前抢他们手里的礼品袋。

    东西散落一地。

    “哇,还是两个有钱的书呆子。”

    徐妙警惕地扫视眼前这群不良外国青年,看他们神志不清的样子,明显磕了药。

    齐临主动将东西都交了出去。

    “哈哈,看来你们亚洲人胆子就是小。”

    齐临用流利的英文小心翼翼问:“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一头绿毛铆钉打扮的人推了推齐临,“陪我们玩玩呗,急什么。”

    齐临往徐妙那边看一眼。

    下一秒。

    他拉起她的手,将人推开,死命地奔出去。

    那几个人追上来。

    走到拐角处时,徐妙忽然绊倒,齐临准备回身牵她,发现人已经追上来。

    他们走的这段路,有些偏僻,即使奔到大马路上,也要往前走一段路,才会看到热闹的人群密集区。

    他犹豫的瞬间,徐妙已经被逮住。

    徐妙朝他挥手,示意他赶紧跑,快去报警。

    他认得她的眼神。

    小时候母亲离开的时候,也曾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绝望沮丧,无可奈何。

    齐临浑身一颤,头也不回地跑开。

    徐妙被拖进小巷子。

    “怎么不说话?叫都不会叫吗?”

    “哈哈,是个哑巴!”

    “真的吗?要不试试?”

    说话的人掏出一把小刀,他们面部表情不受控制地抽搐,刚磕了药的缘故,一个个嗨得不行。

    像美剧里的行尸。

    徐妙往后爬,快速往周围扫视,试图找出机会拖延时间。

    通灵玉飘出来,同情地看了眼被逼到角落尽头的徐妙,“主人……”

    “去你妈的世界劫点。”

    通灵玉:“看来主人的不败战绩就要被打破了,没关系,我们下一个世界再接再厉,不要泄气,主人你是最棒的。”

    就在通灵玉以为徐妙会被这个世界自带的劫点弄死时,救兵出现了。

    少年略显清寒的声音吼道:“冲我来。”

    是齐临。

    他去而复返。

    徐妙瞄准时机推开人往齐临那边跑,齐临奔上来,和那几个人进行殊死搏斗。

    慌乱间,徐妙也开始反击。

    绿毛小混混挥拿出小刀震慑人,作势就要往他们那边刺。

    齐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即使已经头破血流,却依然冒险将刀夺了过来。

    他挥着刀,气喘吁吁,“我已经报警,警察很快就会赶到,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我们不会追究。”

    这几个人都磕了药,哪里还有清醒的意识。小绿毛走上前,很是嚣张:“来,有种的你就往这刺。”

    他们又冲过去。

    扭打了一会,忽然大家停下来。

    徐妙惊讶地看着身前的少年。

    他手里的那把刀,此刻已经刺进小绿毛的身体里。

    鲜血迸流。

    小绿毛往前踉跄几步,随即倒地。

    几秒后。

    小绿毛一动不动。

    其他几个人见势不对,赶紧往外跑。

    狼狈不堪的少年强作镇定,上前查看。

    数分钟后。

    风里传来腥咸的气息。不知道是巷子里人血的气息,还是不远处大海拍浪的气息。

    徐妙低下头,地上如溪流般的血圈汩汩往外涔,沾到她的鞋面上,缓缓往后延展。

    黑暗中,蹲在地上的少年回过头。

    他面容狰狞,嘴唇颤抖,仿若身处炼狱。

    “徐妙,我杀人了。”

    ……

    一大早,陈诺收拾得光鲜亮丽,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催促司机李叔赶紧往机场开。

    今天是周六,正好是徐妙回国的日子。

    昨天他给她发信息,她没有回。

    他想,大概是在收拾行李,他有她的航班号,知道她今天九点就会抵达。

    陈诺满心期待,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徐妙。所有的小情绪,在思念面前,瞬间瓦解,只剩见面时的欢喜。

    他不喜欢看书,这时候却忽然想起课本里一句文绉绉的话来。

    沅有芷兮澧有兰。

    幸好,他敢言。

    等她来了,他要抱她,两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往心口处贴,在她耳边说:“徐妙,我想了你整整七天七夜,一万零八十分钟,六十万零四千八百秒。”

    机场广播通知,他等的航班已经抵达。

    陈诺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伸长脖子往乘客通道看。

    总算有人从通道出来。

    他张大眼睛,生怕错过。等啊等,人都走光了,还是没看到徐妙。

    陈诺心想,她可能转乘下一班飞机了。

    他正准备打电话给窦燕,窦燕的电话就过来了。

    陈诺按下接听键:“妈,徐妙可能要晚点到……”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窦燕:“陈诺,徐妙被国外警察抓起来了。”

    陈诺一懵,下意识问:“为什么抓她?”

    “杀人罪。”

    ……

    邵水一中模范生国外杀人的新闻迅速传来,很快成为当地的热议话题。

    案发之后,警方先通知的带队老师,带队老师本来以为是什么恶作剧,差点因为这个被定上藐视警察的罪名。老师吓傻,当即通知校方,由校方通知家长。

    徐妙的父母正好在邻国出差,最先赶过来。

    齐家没有人接听电话,齐瑶接到消息后,立刻哭着去求齐父,希望他能动用手里的力量,将人先救出来。

    齐父听完,不但没有安慰齐瑶,反而斥责她不懂规矩,冒冒失失地到公众场合找他。

    齐家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齐瑶眼泪都流尽了,第一次生出勇气顶撞齐父:“哥哥也是齐家的孩子,为什么你不愿意救他,他是你的儿子啊!”

    齐父冷冰冰一句:“我不需要沾上杀人罪名的儿子,这是齐家的耻辱。现在我命令你立马擦干眼泪,回到家里,安安静静地,一句话都不要再说。”

    如五雷轰顶,齐瑶站在那,仿佛被勒住脖子,呼吸不过来。

    这时她想起齐临和徐妙来。

    她终于发现,原来自己身边真正算得上亲人的,只有两个。

    齐瑶没有再哭,她想到去找陈诺,如今她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就剩陈诺了。

    等她到陈家别墅,却被告知,陈诺不在国内。

    “他和夫人一起出国了。”

    地球另一边。

    窦燕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窦家在国外的律师团。交了高额保证金后,将徐妙保了出来。

    徐父徐母对窦燕千恩万谢,正准备上前拥抱徐妙,身旁一道黑影抢先一步冲了上去。

    陈诺手都在颤,他一把抱住徐妙,长久的忧心与害怕,瞬间冲到泪腺,眼泪刷刷地往下掉。

    他声音抖得很:“……徐妙……徐妙……”

    她被他拥在怀里,拍了拍他的后背。

    陈诺抱得更紧。

    “对不起,我来晚了。”

    徐父徐母上前,旁边窦燕推了推陈诺。

    陈诺倔强地抱着徐妙不肯松手。

    窦燕笑了笑,对徐家父母说:“不好意思啊,这是我儿子陈诺,他小时候你们应该见过的。”

    徐母:“我想起来了,他三岁那年,我们正好带着妙妙去你们家拜年,妙妙被他用泥巴砸哭了。”

    窦燕:“……”

    陈诺擦干眼泪,一双眼又红又肿,语气哽咽,冲徐家父母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徐家父母将徐妙从他怀里解救出来,“你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
利盈彩票